《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37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叶秋和萧何吏的工资虽然都比陈方凌高一些,但从来不敢跟她攀比着请客,因为家庭经济实力差距太大了。自从陈玉麒调到财政局以后,综合科一直没进人,今天段文胜跟着分管局长下乡了,就剩下萧何吏和温叶秋两人。没等萧何吏说话,温叶秋笑眯眯地说:“好啊。”
  “温工说话总是这么简洁,就不能多说几个字?”陈方凌心情很好的开着玩笑,她是局机关里唯一称呼温叶秋为“温工”的人。
  温叶秋笑眯眯地说:“那我就多说几句?你俩能让我安安稳稳地吃一次饭么,别一到饭桌上就吵架,陈玉麒可走了,今天没劝架的。”
  吃十次饭,起码有三四次是陈方凌没吃完就哭着走的,每次都是陈玉麒无奈地数落萧何吏几句后去追哄陈方凌。
  “谁吵架了啊,每次都是他欺负我好不好!”一说欺负两个子,陈方凌脸一下子红了,眼睛偷瞄着萧何吏。
  萧何吏歉疚地笑笑,很为难地说:“方凌,我可能去不了,中午我有点事。”

  陈方凌的脸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她咬着嘴唇,那多泪的眼睛又想泛滥。
  萧何吏犹豫着解释道:“我一个大学同学过来了,约好了中午一起吃饭。”
  陈方凌确实还是孩子,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明媚起来:“大学同学啊,男的女的?你叫他过来我一起请。”顿了一顿又笑嘻嘻地说:“不会是大学的恋人吧?”
  萧何吏先是一愣,然后也用开玩笑的口气说:“你真猜对了,是我女朋友。”

  这次轮到陈方凌愣住了,仔细看萧何吏脸的笑容,平时萧何吏只要有这笑容,那就肯定是骗她,所以就很大度地说:“你给她打电话,我一起请了。”
  萧何吏推脱道:“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敢让你见,她长得太丑,我怕你笑话我。”
  谁知道一听这话,陈方凌更来了兴趣,非逼着萧何吏打电话。萧何吏后悔地想扇自己两个耳光,看着眼睛发光兴致勃勃地陈方凌,实在是不忍拒绝,心想不可能永远瞒下去,晚见不如早见,就摸起电话打给给乔素影:“小影,你到了么?我带两个同事一起过去,马上就到。”
  乔素影放下电话,心砰砰直跳,有些紧张,也有些开心。萧何吏能把自己介绍给同事认识,那就说明已经真正的接纳她了。另外,在她心里,既盼望与萧何吏见面,又很怕和萧何吏见面,因为每次单独在一起时气氛总是那么压抑,有同事来气氛肯定能活跃一些。
  陈方凌心情极好,一边蹦蹦跳跳地走着,一边嘴里不时地埋怨萧何吏选的饭店档次太低,简直是贬低她的身份。

  萧何吏苦笑着不说话,暗自头疼着,见面后怎么介绍乔素影,才能最低限度地减少对陈方凌的刺激呢?
  进了农家菜馆,陈方凌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胖胖的女孩独在坐在那里。看着女孩那有点臃肿的身材和极为普通的五官,不善掩饰的陈方凌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偷偷瞄了一眼自己苗条的身材和青春飞扬的衣服,一丝轻松和得意就不由自主地浮上了面容,瞥了一眼眉头微皱的萧何吏,信步走了过去。
  “何吏,你来了。”正当陈方凌刚要热情地与胖女孩打招呼的时候,一个清脆却柔和的声音从身面响起。
  陈方凌回头一看,一个穿着雅致的女孩略显局促地站在那里。深灰色的长裙,眉目俊俏而精致,长长的秀发乌黑发亮,柔顺的披散在肩上,那种素淡清雅真像古代山水画里的美人。
  这个女孩正是乔素影。乔素影虽然是精心打扮而来,但听萧何吏说同事要来,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于是又去洗手间去对着镜子细细端详了半天,左修右补的直到自己完全满意了这才出来。
  陈方凌愣愣地呆在那里,心里充满了被欺骗的愤怒,看着面前的乔素影,自己打扮的就像个花里胡哨的孩子。
  萧何吏咳了一声,对乔素影说:“这是我们单位的温叶秋。”

  温叶秋和乔素影相互微笑着略微点了下头。
  萧何吏又指着陈方凌说:“这是我们单位的单花,陈方凌。”看着陈方凌的表情萧何吏心里已经感到不妙,赶紧奉承了一句。
  乔素影略显热情地伸出了手:“很高兴认识你。”
  本来一直呆呆的陈方凌突然哼了一声,猛地转身跑出了门去。

  乔素影愕然,温叶秋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从一看到乔素影他就知道肯定会出事。
  萧何吏看到陈方凌转身的那一刹那,眼里似乎又出现了泪光,虽然这丫头平时泪也来的快,但今天的生气与往常肯定不同。不会出什么意外吧,想到这里,萧何吏也冲了出去。
  乔素影本来对陈方凌的行为感到很惊愕,但现在看到萧何吏连招呼都顾不上跟自己打一声就一脸紧张地追了出去,心里顿时一凉,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萧何吏和陈方凌的关系绝非一般的同事关系。
  看到乔素影略显尴尬的表情,温叶秋很温柔地说:“他俩就爱闹,天天打得不可开交,一会就好了,咱俩先坐下点菜。”

  乔素影强打起精神,微微一笑说:“好。”默默地坐了下来。
  萧何吏看到陈方凌不管不顾地正在穿过车辆川流不息的马路,急忙一边跑上去拉住她的胳膊,一边大声喊道:“小心车!”
  陈方凌既不回头也不说话,只时一个劲挣扎着想要甩开萧何吏的手。
  萧何吏强拉着陈方凌退回了路边,看着陈方凌泪流满面的样子,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慢慢地伸出手,想替她擦拭脸上的泪。
  陈方凌猛地一抬手把萧何吏的手打开,大声喊道:“不要你管!不要你管!”
  路上行人纷纷投射过来异样的目光,有惊异,有责备,有气愤,每道目光都像火一样烤着萧何吏,他连忙对陈方凌说:“咱们进去说,好不好,你看,人家都在看。”
  “看就看,你为什么骗我?”陈方凌还是高声地叫喊。
  萧何吏尽量把头扭向人少的一面,小声解释:“我没骗你啊,就是大学同学嘛。”
  “你不是说她很丑么?她那么漂亮,你就是存心让我出丑!”陈方凌哭了起来。

  萧何吏一时语塞,只好拍着陈方凌的肩膀一个劲地说:“别哭了,别哭了。”
  陈方凌一看萧何吏不再解释,心里更加生气,那肯定是默认乔素影比她漂亮了。虽然自己也觉得乔素影很漂亮,但还是想听到萧何吏说“本来我就觉得她丑啊”“比起你来,她就是很丑啊”“你比她漂亮多了,真的”之类的话,哪怕自己不信,可也听着舒服啊。
  陈方凌越想越气,突然又朝向马路跑去,萧何吏赶紧一把拉住了。
  陈方凌还是死命地挣扎。
  萧何吏知道,女人生气或者悲伤的时候,不要奢望跟她讲道理分析前因后果,只要牢牢而温柔地抱住她,大多数时候她就会慢慢地静下来,会变得泪流满面且温顺起来。当年蒋小凤就是这样,只要她一流泪,他就抱着她,什么委屈都化解了。可是,现在的对象是陈方凌,而且就在区政府大院对面的马路上,萧何吏实在是不敢抱,只好牢牢拉着她的手任由其挣扎,心里焦虑着,担心被熟人路过看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