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36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在绿云湖小区的房子。楼下有个人老转悠,我很害怕。”陈方凌家有好几处房子,绿云湖小区离单位最近,平时一直是年迈的奶奶住在这里,陈方凌有时候贪图上班近可以多睡一会,偶尔也会在这里过夜。
  “别害怕,我马上过去。几号楼几单元?”萧何吏穿好鞋,边打电话边出了门。
  “你知道绿云路的肯德基么?南边有一条路,你顺路进来就到了,我手机马上没电了。”陈方凌依然是压低着嗓音。
  萧何吏连忙打车赶了过去,由于离得很近,坐车的时间还没等车的时间长。掏出电话打过去,却传来关机的提示。萧何吏正在着急,一抬头却发现对面楼上有个人拿着手电筒忽明忽暗地照来照去,那手电筒的光还不时定在他脸上。
  萧何吏又好气又好笑,弄得跟地下党接头一样。数了数楼层,确定手电发光的位置是十三层,便蹭蹭地跑了进去。
  刚从电梯里出来,就看见穿着睡衣的陈方凌在门缝里竖着食指贴在嘴上做“嘘”状,然后轻轻地把萧何吏拉了进去,又极轻地把门带上,朝一个房间努了努嘴,张大嘴说话但不出声,不过萧何吏看懂了她是说的“奶奶”。
  陈方凌屏住气息拉着萧何吏蹑手蹑脚地走进她的房间,等把门关上的时候,开始满面笑容地大口大口喘气,仿佛已经憋到了极限。
  望着陈方凌笑颜如花的脸庞,萧何吏很纳闷,不像害怕的样子啊,就问道:“你说楼下转悠的人呢?我怎么没看到?”

  “走了。”陈方凌若无其事地说。
  萧何吏埋怨道:“那你还让我进来干嘛?让你奶奶看到告诉了你爸妈,非揍你不可。”
  陈方凌换上了委屈的神情:“人家害怕嘛。”
  萧何吏无奈地说:“那现在你不用怕了,去睡吧,我到阳台抽支烟。”

  “恩。”陈方凌美滋滋地钻进了被窝。
  萧何吏推开阳台的门,点燃了一颗烟,发现这就是刚才陈方凌发暗号的地方,手电筒还在窗户上放着,不由笑着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陈方凌,那小妮子正用被子裹住全身,就露出一个头正俏皮地望着他。
  萧何吏心里暖暖的,多安谧的景象。
  抽完烟,萧何吏回到卧室,拍了拍陈方凌的脑袋:“好了,安心睡吧,我得走了。”
  陈方凌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拉住了萧何吏,撅着嘴央求道:“再多陪我一会。”
  萧何吏无奈地坐在床边,任凭陈方凌抓住他的手不放。
  两人有一句没有一句的聊着,过了一会,萧何吏起身又要走,可面对陈方凌可怜巴巴地央求,只好再次坐下。往来反复了几次,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陈方凌毫无倦意,清澈的眼睛一会变成弯月一会瞪的溜圆,依然是表情丰富精力十足,萧何吏却坐在床边脑袋一耷一耷的打起了瞌睡。

  看着萧何吏困倦的样子,陈方凌噘起了小嘴,但很快她就发现,萧何吏根本看不到她赌气的样子,不禁生气地拉了萧何吏的袖子一把,结果萧何吏被拉地一头倒在了床上。
  萧何吏惊醒过来,疲惫地睁开眼,问:“让我走了?”
  “就不能多陪我一会!”陈方凌嗔怒道。
  “哦。”萧何吏想起身,但床给他的舒服感觉又让他实在不愿起来。
  陈方凌用小手温柔地拍了拍萧何吏的头:“嗯,睡吧。”然后把手缩回被子里,用被子把脖子裹紧,只剩个头在外面,毫无倦意地盯着萧何吏的睡相,一脸幸福的模样。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本来坐着都能迷糊过去,连陈方凌的絮絮叨叨也不能干扰他。可躺下后,舒适的姿势反而让睡意渐渐远去了,最后清醒地就连陈方凌射在他脸上的的目光都能感受得到。
  萧何吏睁开眼,看见陈方凌正睁大眼望着他,两个人相视一笑,谁也没说话,就这么头脸对脸地躺着,距离如此得近,以至于萧何吏能清晰地感受到少女特有的吐气如兰。

  萧何吏突然有了吻下那娇艳欲滴嘴唇的冲动,这个念头把萧何吏吓了一跳,陈方凌基本上还算是个孩子啊。想到这里,萧何吏再也躺不下去了,想起身赶紧离开。谁曾想刚一起身,被陈方凌一拉,居然倒在了陈方凌的身上,张着的嘴正好含住了陈方凌的耳垂。
  陈方凌脸刷得红了。
  萧何吏慢慢松开含着的耳垂,嘴唇看似不经意地划过陈方凌的腮,又划过了陈方凌的唇,那温温滑滑地感觉让萧何吏再也难以自已,将自己的嘴重新又滑了回来,最后停止在那温润的位置。
  很快,两条舌头碰在了一起。萧何吏第一次感觉接吻原来可以如此美妙,陈方凌的甜香让萧何吏如醉如痴,他闭着眼,慢慢地将那香甜吮在嘴里,然后一寸一寸的让它划过自己的唇逃掉,等将要完全逃离的时候,再猛地一口将其完全吞噬,再慢慢地放掉。
  以前跟蒋小凤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萧何吏兴奋不已,平时对自己的告诫已被抛到九霄云外,手也慢慢伸进了陈方凌的睡衣里,这丫头居然里面什么都没穿。
  随着手开始游走。陈方凌仿佛有些恐惧并微微抗拒着。萧何吏啊萧何吏,方凌还是个孩子啊,你怎么能干这样丧尽天良的事。萧何吏颓然坐在床边,点了一支烟,然后穿上了衣服,内 疚地拍了拍陈方凌裸露的肩膀:“方凌,对不起,你不要生我的气,我走了。”陈方凌咬着嘴唇没有挽留。她穿上睡衣,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轻轻地把门打开。在萧何吏出门的那一瞬,陈方凌突然又扳过他来踮起脚尖吻了一下萧何吏的嘴唇,低低地说:“路上慢点,要梦到我!”

  这不舍的一吻和暖暖的一句关心,让惶恐不安的萧何吏稍微有点放心,起码陈方凌并没有生气。
  人生往往就是这样,时时处处存在着变数,如果那晚真地进入了,那么后来的故事或许就会全部改变。
  第二天一早,萧何吏就接到了乔素影的电话:“中午一起吃个饭吧,如果你时间紧,我过去也行。”
  萧何吏想了想说那你就过来吧。
  乔素影放下电话,心情很高兴,开始打扮起来。自从那天萧何吏给她发了短信以后,她就一直在等萧何吏约她,可等了几周却一点消息也没有。算了,还是自己主动点吧,反正一直也是自己主动。
  而此时的萧何吏,心思却都在陈方凌身上。整整一个上午,萧何吏都在克制着他想去看看陈方凌的冲动,也不知道那丫头怎么样了,怎么没来综合科呢?
  快中午的时候,乔素影打电话来说她已经到区政府门口了,萧何吏便让她先去农家菜馆占个座位,他一会就过去。
  放下电话刚要出门,陈方凌推门进来了,脸色有点嗔怪有点羞涩又有隐藏着点喜悦。她整晚没睡,一直处在兴奋中,毕竟是她第一次全身赤光地亲密接触男人。上午以为萧何吏能过来问候一声,结果左等右等不来,眼看下班了,再也顾不上矜持,就跑了过来。
  “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去,我请客。”陈方凌对萧何吏和温叶秋喊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