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35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何吏刚一开车门,就被迎面扑来的一股说臭不臭说馊不馊的味道熏了个半死。这是他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听名字还以为是个工厂,等下了车才发现其实就是个大型垃圾场,什么垃圾都有,就如一个垃圾大海,这几车猪散发着臭味的不过是几条小溪而已,一旦进入这个大海,马上就被吞并的无影无踪。
  一辆挖掘机已经挖好了一个大坑,用那铁臂轻易地就把卸载地上的猪拨了进去,然后又在上面盖上了散发着臭气的浮土。
  萧何吏终于没有忍住,难闻的气味和腹内翻腾的酒意使得他哇哇吐了半天,等吐的差不多了,这才上了冯副镇长的车。
  车驶出无害化处理场的时候,萧何吏摇下玻璃又想吐,却突然发现路边停着几辆车,其中一辆赫然就是下午在农机站门口停着的那家著名火腿肠企业的运输车,路边的树林里隐隐绰绰有好些人影在晃动。
  “是不是那些人准备挖出来运走?”这个念头让萧何吏骇然,他看了一眼冯副镇长,还是一脸笑容地开着车,仿佛什么多没看到。

  萧何吏急切地说:“冯镇长……”
  话刚说了半截,就被冯副镇长堵住了:“小萧啊,工作几年了啊?家里还有什么人啊?”
  萧何吏口不应心地回答了几句,又张张嘴想说,却几次都被冯副镇长给截住了。
  萧何吏正在着急,手机响了,一看赵逸云打来的,说派了司机到乡政府接他。
  放下手机,萧何吏又想开口,冯副镇长慢悠悠地说:“小萧啊,今天一见到你,就觉得咱俩投缘,你还年轻,很多事不明白,我告诉你几句话,也算是我半生的经验了。”

  萧何吏有点愕然也有点兴奋地点点头,很少有领导对他这么亲切。
  冯副镇长脸上不见了惯有的笑容,出神地望着前方,仿佛自言自语地说道:“很多事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该看的看,不该看的不看,有些话能说,有些话就是烂在肚子里也不能说。有的事能做,有的事坚决不能做。”
  萧何吏看着冯副镇长那张好似无奈的表情,心里有些明白了,其实那些车和人他都已经看到了,只是装作没看到而已。
  到了镇政府,与冯副镇长告别,上了赵逸云派来接他的车。虽然今天辛苦了一点,但待遇还是很高的,居然有专车接送。
  回到租住的小破屋,萧何吏还在反复回味着冯副镇长的话,不该看的不看,不该说的不说,不该做的不做。如果当时说了做了呢?下车阻止?报警抓人?无论哪种情形都可能将会导致一个新的突发事件,这或许是各级领导都不愿意看到的。
  领导重要?法律重要?人民生命安全重要?想的头疼的萧何吏终于迷迷糊糊睡地进入了梦想。在梦里,他看到许多人在坑里向外抬猪,他大叫着跑过去阻拦,却被那些人抓住丢到了坑里并不停地向他身上填土,他大叫,但没人听见,就在土就要漫过嘴的时候,才突然从梦里惊醒,一摸身上,湿漉漉的全是汗水。
  第二天东州时报用不大的篇幅正面地报道了此事,大家都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但谁也没想到,中午的时候,东州新闻电视台对生猪事件也进行了报道,冯副镇长的镜头没有出现,萧何吏的讲的那句话却完整地播出了,而且旁边赫然打着几个字:法规专家。
  区里有些领导也看了新闻,很高兴,说农林局不简单啊,居然有这么年轻的专家。
  萧何吏听说后,喜悦的成分不多,窘迫的成分倒不少,因为他知道自己讲的那几句话磕磕巴巴的,实在是不敢恭维。到了晚上,赶紧回到租屋,一头钻进陈玉麒的房间打开了电视,迫不及待地等着晚上的重播。等画面出来后,却惊奇地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磕巴,而且好像很流畅的样子。看着萧何吏迷惑的样子,陈玉麒笑道:“傻熊,人家有剪接啊。”
  萧何吏很想去一趟无害化处理厂,看看那些猪到底被挖走没有。各方面的原因,拖了好久也没成行,后来渐渐去看的**就淡了,估计早就被做成火腿肠或者香肠了吧。
  有了这个念头,萧何吏半年之内对香肠火腿之类是望而生畏。
  萧何吏因在电视上露了一个小脸,而且是以专家的名义,这让几个领导对他有些刮目相看起来。其中郝书记的态度变化最明显,在一些场合多次说年轻人就要敢说敢做敢负责任,我看小萧这方面就不错。
  赵逸云也因了这件事与萧何吏关系密切起来,开始让萧何吏参与站上许多重要的工作。虽然工作多了,但萧何吏的心情却异常地愉快起来,终于摘掉了综合科第一闲人的帽子,也是有工作可干的人了。为了不辜负赵逸云的期望,萧何吏对每一件工作都是尽心尽力务求完美。
  可是就在萧何吏很有信心与温叶秋一较长短的时候,却发生了点小变故。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话一点都不错。
  科级竞争终于要登场了,然而,萧何吏和温叶秋却同时成了看客。
  事情的缘由是单位调来一个神秘人物,叫刘文正,四十三岁,身材魁梧,浓眉方脸,异常严肃却又让人亲近。
  刘文正一来就显示出了与众不同,他是带着正科级的帽子来的。一周后,人事局就下发了任命文件:刘文正同志担任黄北区农林水牧局综合科科长,并同时免去陆春晖同志黄北区农林水牧局综合科科长职务。
  因为有了刘文正和段文胜一正一副两个科长,综合科副科长的竞争自然就被取消了。
  时也命也,没等萧何吏嗟叹完,又来了一件雪上加霜的事情,刚与萧何吏关系融洽起来的赵逸云突然调离了农林局,升任了区文化局党组书记,畜牧站的工作暂由朱兆强代理负责,由苏银祥临时分管。刚刚融入了畜牧圈子的萧何吏,就这样又被慢慢地隔离了出来。

  日子又平淡了下来,刚充实了没几天的萧何吏又开始闲了起来。
  陈玉麒终于领到了财政局分房的钥匙,兴高采烈地对萧何吏反复讲解着那房子的位置、面积、楼层。
  心绪低落的萧何吏一句也没听见去,陈玉麒到福利极好的财政局去了,还分到了房子。温叶秋结婚了,女孩也在政府上班,长相普通,不过单位很好,也分有一套房子。段文胜虽然没有房子,却年纪轻轻就成了副科级,而且受到一干领导的赏识。就剩下自己,一事无成。
  在帮陈玉麒搬完家以后,萧何吏便找到房东把房子退了,重新找了一个月租一百元的民房,只有小小的八个平方,放进一张床边再也放不进任何东西。
  收拾妥当,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萧何吏躺在床上,随着拿起了那本竞争科级时的考试教材,看着一份份的模拟题,八十分的选择和判断题,除了有两份得了七十二分,其余的模拟题得分都在七十五以上。有什么用呢,萧何吏叹了口气,合上书本准备睡觉。
  刚要脱衣服,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萧何吏拿起手机一看是陈方凌的号码,心里疑惑,这么晚有什么事。

  电话一接通,立刻传来陈方凌压低的声音:“我很害怕,你赶紧过来。”
  “你在哪?”萧何吏不由得紧张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