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34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副镇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脸上又出现了弥勒佛般的笑容:“哎呀,哎呀,你看你看,哪会拒绝呢,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顿了一顿:“你们刚到吧?”
  两个记者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估计吃闭门羹好长时间了,拿话筒的那位冷冷地说:“来了好久了,外面的情况录得差不多了。”
  “你看你看,那怎么不进屋里来坐啊。”冯副镇长虽然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但丝毫不能影响他表现出诚挚的内疚,又转头带着笑容责备守门的人:“怎么回事啊?不是告诉你记者尤其是咱时报的记者来了要马上通报我么?怎么这么怠慢呢?”
  那人忙不迭地点着头,诺诺地说:“一忙给忘了。”又转头对记者说:“实在是对不起了,刚才忙昏头了,把领导交代的事给忘了。”
  萧何吏静静地望着冯副镇长,看着那张表情丰富变化纷呈的胖脸,心里觉得很好笑,但在心底,却又隐隐有几丝敬佩,尤其是记者进来以后,胖脸上虽然一直挂着笑容,但笑容里的内疚歉意和责备埋怨却都表现得那么淋漓尽致。
  两位记者同志的心情显然不好,冷冷地不答话。冯副镇长再三恳请他们坐下,两位记者坚持不坐。
  萧何吏连忙去倒了两杯水送了上来,两位记者估计是渴了,都接了过去。
  冯副镇长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欣赏,不过仅仅是一闪而过马上就消失了,依然热情地劝着两位记者休息一下。

  两个记者阴着脸半天没说话,最后实在拗不过冯副镇长才淡淡地说到:“你们领导先忙,我们站着就可以,我们不饿,也不累。报社领导催稿了,可在现场我们发现一直没有采取行动,这样报上去怕对你们不负责任,所以想问问咱们有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
  冯副镇长一看这架势,知道外面的人把记者得罪的不轻,就连忙说道:“好,那我们就不客套了,说正事。”说着一指赵逸云:“这是我们农林局分管畜牧的副局长,我们刚才已经商量过了,马上采取果断措施,是不是赵局长?”
  赵逸云有点恼怒地看了冯副镇长一眼,还没来得及张嘴,记者已经把话筒递了上来,镜头也已经对准了他:“那请您讲讲吧,到底怎么处置这批猪。”
  赵逸云连忙站起来用手挡住了镜头:“这件事是我们局里和乡里共同研究处置的,具体的法规依据由我们局里的法规专家萧何吏同志给你们介绍一下,下一步的具体工作呢,由镇上的冯镇长给你们介绍一下。”
  记者手中的话筒和镜头又转了方向,冯副镇长无奈地笑了笑:“小萧先说,我准备准备。”说完拿出笔开始在纸上写了起来。
  两个记者又转向了已经被封为法规专家的萧何吏,萧何吏笑着站了起来,可一看到那黑黝黝亮晶晶的镜头,竟莫名地紧张起来,平时记得很熟悉的法规竟然结结巴巴地说不出来了,心里一着急,头上的汗就刷刷地滴了下来。

  其中一直表情冷淡的那个女记者这时候却表现出莫大的善解人意,把镜头放下,对萧何吏说:“别紧张,想想再说。”
  萧何吏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也学着分副乡长把要说的记在了纸上,也怪,对着镜头说不出来,在纸上写却很流畅。对着纸念了好几遍,萧何吏常常地吐了一口气说到:“开始录吧。”
  记者把话筒递了上来,萧何吏努力平稳着语气以免发出颤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第二十五条规定,这批腐烂变质的猪肉需要全部进行无害化处理。”尽管念了好几遍,这短短不到四十个字的两句话,还是被念得磕磕巴巴。
  记者转过身去等着还没准备好的冯副镇长时,萧何吏抹了抹头上的汗,脸上有些羞愧的神色,心想这种场合如果是段文胜来讲,不但会流畅,而且会有风度,也会有力度。同样的话,自己讲来就是白水煮白菜,段文胜讲却仿佛是经过了煎炒烹炸而色香味俱全。

  冯副镇长终于准备妥当了,对着镜头一脸庄重:“按照区农林局的指示,我们一定……一定……坚决杜绝不合格的猪肉流入市场!坚决保证市民吃上放心肉!”
  听着冯副镇长的讲话,萧何吏有些明白,所有的事情都是按农林局的指示办的,那就意味着出了问题不是他的责任,怪不得大家都推三阻四地尽力推脱呢。看看赵逸云,也是一脸轻松,仿佛出了事也有了替罪羊。萧何吏稍微有些怪自己太欠考虑,但心里仍很不以为然,处理这么一批猪肉至于这么严重么?
  冯副镇长讲完,笑呵呵地问记者:“可以了吧?”
  拿话筒的记者还是冷冷的表情:“我们要全程采访,直到全部处理完。”
  冯副镇长脸色变了一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笑呵呵的表情,摸起了电话“兽医站么……”“工商所么……”“农委么……”“派出所么……来两辆警车。”“无害化处理厂吗……什么下班了?不行,马上调一辆挖掘机上去!”

  冯副镇长的工作效率还是很高的,一会就来了二十几号人和三辆大货车和两辆警车,几个年轻人穿上隔离衣,带上橡胶手套就爬到了车上,却发现笼子已经被烧的打不开了,只好又派人去找电气焊工来把笼子切割。
  冯副镇长对这点小插曲看来不是很满意,不过并没有发火,依旧是乐呵呵地笑着,终于开始抬猪了,却又发生了点小情况。那些团在一起的死猪,放在那里倒还没有什么,可这一搬一动,立时就发出了熏天的臭气,只好派人又去给抬猪的人买口罩。
  冯副镇长有点坐不住了,对记者说:“我看弄完还得有一会功夫,大家也都还没吃饭,不如先去吃个饭,回来我们一起去无害化处理场。”
  赵逸云对冯副镇长说:“看来一切都进入程序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了,这样吧,我和朱所长先回去,小萧在这里盯盯,有什么情况我们及时联系。”
  冯副镇长笑着说:“吃晚饭再走吧?”
  “不了”赵逸云说完也不等冯副镇长回答,转身对两个记者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两个记者或许是真饿了,也或许是刚才生的闷气在冯副镇长的笑脸面前渐渐地消了,也或许是现场的气味确实太难闻了。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两个记者同意去吃饭了。
  冯副镇长很高兴,安排到了乡里一家比较高档的酒店,又嘱咐农委主任去把当地的特产弄了几箱硬塞到了记者的汽车后备箱里。
  两个记者坚持不喝酒,不过脸色缓和了很多,在冯副镇长的幽默下,甚至出现了笑容。萧何吏倒是被连哄加逼地喝了不少,吃罢饭,已经有些身形摇晃了。
  回到农技站,猪已经装好,满满三大车。冯副镇长下令,前面警车开路,三辆货车紧随,后面一辆警车押后。上路以后,记者的车很快就插进了车队,可能要录运输的情况,冯副镇长怕他们弄出别的花样,赶紧跟着插进了车队。
  二十分钟后,车队到达了无害化处理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