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32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这是事后的结论,在当时还没人知道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本来这样的事情一般也惊动不了省里的领导,但巧地是国家一个安全检查组过来,在因熊熊大火而造成了中断通行的国道上堵了近三个小时,省市领导非常重视,立即做出了重要批示,要求黄北区政府迅速妥善地处理好此事。
  分管农业和安全工作的副区长姚子辰气得拍了桌子,人、车、猪跟黄北区一点关系都没有,可偏偏就在黄北区出事了,前期区里已经发生过几起安全事件并死了人,眼看人数就要突然红线,分管安全的他担心呢,谁料到外地的人和车又来添乱。
  面对着姚子辰的暴跳如雷,平原镇的镇长刘占真低头不语,比起姚子辰,他更恨那个猪贩子,甚至把猪贩子的祖宗八代咒骂个遍也不解恨,只是他已经没有心情去骂了,心里只盼望着上面能公正一点,别把他当替罪羊给免职。
  “占真啊,今天我在市里开会可是被训了个狗血喷头,我知道你心里也不好受,我就不喷你了。但是,一定要按照市里要求,妥善做好死者家属的工作,现在他们情绪不稳定,一定要盯紧,以防其他意外情况发生。”姚子辰看了看耷拉着头的刘占真,叹了口气说道:“占真啊,我也知道你心里委屈,但现在从上到下都是讲属地管理属地管理,在谁的地盘上出事,就追究谁的责任。不光你委屈,我也委屈啊。”

  刘占真抬起头来:“姚区长,您放心吧,绝对能妥善处理好。只是上面怪罪的时候,您可要为我说几句公道话啊。”
  姚子辰起身走过去,轻轻地地拍了拍刘占真的肩膀:“放心吧,本身不是多大的事。只是国道中断才引起的重视。还是那句话,安抚好家属。”说完又笑了笑:“也算不幸中的大幸了,多亏是柴油,如果是汽油,车爆炸不说,估计连加油站也保不住了。”
  刘占真听得直流汗,想想都心颤啊,告别了姚子辰赶回到乡里,立刻召开会议,要求三个副镇长靠上抓,两个副镇长负责两个死者家属,另一个副镇长负责伤者及其家属,并抽调多名乡镇干部二对一、三对一盯住每个家属,并一再嘱咐要进行三陪,陪吃,陪住,关键时候,甚至可以陪哭。
  幸运的是,两个死者家属都是明事理的安分人,虽然伤心欲绝,却也明白事因己起怪不得政府,几天来看着这些乡镇干部忙前忙后,有的竟然消瘦了好几斤,心里很过意不去,也不想再给政府增添多余的麻烦,便带着死者回乡了。
  整个事情处理得如此顺利,有关人员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谁知这口气还没出完,一个新情况又出现了。

  人的事刚解决,猪的事又冒出来了。
  在这几天里,刘占真带领着乡镇干部把精力都集中在了解决人的问题上,却忽略了那车“烤乳猪”。在姚子辰和刘占真眼里,是人的问题高于一切,但在另外一些人眼里,却是猪的问题高于一切。
  自从事故发生以后,车的附近就常常聚集着三三两两的人,对着那车“烤乳猪”指指点点,动着小心思。
  这些人都是当地的一些屠宰户,正逢生猪出栏锐减的年景,生猪价格不断攀高,但收购活毛却极其困难,有些屠宰户甚至已经几天没有开张,这时见到满满一车的“肥肉”,怎么能不红着眼睛垂涎三尺。
  有部分心思比较活络的人想联系家属洽谈,但死者家属被乡镇干部包围的水泄不通,根本靠近不了,偶尔有个短暂的机会,可那边正在伤心欲绝,也没有心情谈这些事情。其他两个猪贩子都躺在医院里,一时也难以找到,事情便拖了下来。
  还有部分胆子大的,想趁月黑风高来个简单明了的。可事发后,被烧车辆就被吊车给弄到了乡农机站的院子里,那里的传达二十四小时都在,很难得手。

  几天下来,那车猪已经开始散发难闻的气味,农技站的站长沉不住气了,见死者家属都走了,便去找刘占真:“刘镇长,这车猪得赶紧处理了,已经臭气熏天了,再不处理农技站没法办公了,”
  刘占真没当回事,点点头:“你去处理吧。”
  消息一传出来,来找农技站站长的人开始络绎不绝起来,都想低价买走这批猪。人情都有个远近亲疏厚薄,在众多的屠宰户中,这位站长情有可原地选择了与自己沾亲带故的一位。
  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有叫的,有闹的,有骂的,农技站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农技站长赶忙出来向大家保证,这猪绝对没有卖,请大家明天一早来商量。私下又对那位亲戚说晚上十二点以后赶紧派车来拉。
  一干人闹了半天,看没什么效果便全撤了。人是撤了,举报电话却漫天飞了起来,电视、广播、报纸的记者都来了,区公丨安丨分局、工商分局,区农林局、商贸局、卫生局一干单位也都收到了市里的命令:接群众举报,你区平原镇有批劣质肉要出售,请抓紧实地调查,按相关规定处置。

  陆春晖接到市畜牧局的通知后,立即向乔玉莹做了汇报,乔玉莹提起笔了批示道:请逸云同志办。想了想,又觉得不妥,摸起电话亲自给赵逸云打了过去。
  赵逸云眉头紧锁,事不大,但时机敏感,上上下下都在关注着这个事呢。因为前期死人的事市里对媒体下了封口令,把那些记者急得一个个抓耳挠腮的。现在出了这个事,那帮记者肯定会来钻空子,只说人的事不让报道,那猪的可以报道吧?
  他马上叫来动检所长朱兆强问怎么办?朱兆强犹豫了半天说咱们的职责是处理病死畜禽,还真没处理过烧死的动物呢。
  商量了半天,也没拿出个可行的方案来。赵逸云不耐烦地站起来:“走,去看看再说。”
  朱兆强想了想说道:“赵局,这事挺大的,别都砸到站上,局机关不是有综合科吗?让他们也去。毕竟还是局机关水平高啊,我们站上还是以配合为主,听局里指挥。”
  赵逸云想想也有道理,有黑锅得他和乔玉莹一起背,便让陆春晖通知萧何吏一起去平原镇。
  萧何吏接到通知时,心情是十分高兴的。
  虽然段文胜和温叶秋甚至是已经调走的陈玉麒跟随分管局长下乡早已是家常便饭,但对萧何吏来说却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这时见赵逸云主动让自己随行下乡,心里多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连忙回到办公室收拾好纸笔并整了整衣服,还破天荒地擦了擦皮鞋上的灰泥,整理妥当,这才急匆匆下楼。
  一行三人驱车赶往平原镇农机站。
  离农机站还有老远,就看见站里站外围满了人,各式各样的车辆也顺着路停了长长地一排,路被堵了个水泄不通,朱兆强只好把车停在了远处,三个人步行着走进大院。
  赵逸云与朱兆强大步向办公室走去,却被人迎面拦住了,原来有几个记者一直在这里等着,一看朱兆强穿着动检的制服,马上就围了上来。
  怎么忘了换衣服呢?朱兆强有点后悔,赶紧连连摆手,先别录,先别录,我先进去问问情况,边说着边挤出一条窄路冲了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