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30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没等乔局长说完,大姑插话道:“实在觉得他不合适,我上次给你介绍的那个国税局的小伙子也挺好啊,改天我再给你约约,你跟他见个面,见了面你要觉得不行,大姑也不勉强你,总得见见吧。”
  大家七嘴八舌地劝着乔素影,乔素影突然一跺脚,大声喊道:“除了他,我谁也不见。”几颗豆大的泪珠落了下来。
  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都有点吃惊地看着乔素影,因为乔素影从小就性格温婉乖巧,极少说这种话。
  还是做母亲的心疼女儿,一看女儿掉泪,当妈的立刻就坐不住了,走过去给乔素影擦了擦眼泪,温柔地问道:“小影,你跟他怎么认识的?为什么觉得他好,你得给我们说一说,我们对那个小伙子一无所知啊。”
  乔素影眼里含着泪,哽咽了一句“在大学时认识的,他救过我!”就转身跑了,留下了一屋子的目瞪口呆。

  乔素影的母亲更是怕的要命,“救”这个字分量太重了,究竟在乔素影身上发生过什么,想到这里,乔素影的母亲拔腿就要向外追,但被乔素影的父亲一挥手给制止了。
  乔局长暗骂自己糊涂,竟然没想到萧何吏是与小影一个学校的,刚想到这层,另一个念头也闪现在脑海,小影是学林业的,难不成段文胜是她的同班同学?
  “玉莹啊,虽然小影这事我们很着急,但也要把人看仔细才行,你回去多留意留意。”小影的母亲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也挺着急的,你也别太沉住气。”引得大家又笑起来。
  回到黄北区以后,乔玉莹局长对萧何吏经意不经意间自然也多了几分留意,但通过一番观察,依旧还是觉得这小伙子太普通了,平时衣着随便,嘻嘻哈哈,没有一点严谨认真的样子,见了自己又装老实相,那畏缩拘束的样子实在让人反感,心里也越发觉得萧何吏根本配不上自己的小影。

  直到那天下乡,本来乔局长看到萧何吏在班上叼着烟玩游戏,心里已经对他彻底失望了,可后来看到萧何吏面对大黄狗时那勇敢沉静的面容,跟自己平时的印象简直判若两人,又想起他爬窗户取材料的事,乔局长耳边瞬间响起了乔素影说的“他救过我”“勇敢”的话。再后来见他与老头聊得融洽,好像业务也很精通的样子,印象才有了改善。
  也许这小伙子身上确实有一些好的品质,乔玉莹局长的心有点动摇,可又拿不定主意,晚上回家后马上给大哥大嫂打了个电话征求意见。
  商量的过程很艰难,大家都清楚老爷子的脾气,他一辈子最看不惯的就是吊儿郎当没有进取心的人了,他能同意么?毕竟这是乔家孙子辈的第一桩婚事,老爷子肯定会过问的,何况还是他一直最疼爱的长孙女呢。
  最后还是母亲心疼女儿,她觉得其实只要女儿喜欢,那小伙子又能对女儿好,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反正家里也不缺吃穿,有本事没本事,上进不上进又有多大关系呢。于是她极力主张先让他们见个面再说,在她的坚持下,乔素影的父亲最终也犹犹豫豫地同意了。

  有了大哥大嫂的答复,乔局长的心才略有踏实,于是安排了这场家宴,也就有了今天晚上的一幕。
  萧何吏与乔素影四目相对,心情却各有天地,一时也就无语。
  乔玉莹局长拿出了作为东道主的热情,招呼着两个人:“来来来,坐下吃饭。”
  这顿家宴三个人吃得都很艰难。
  萧何吏早就明白乔素影的心思,也早就给过她明确的答复,可现在加了乔玉莹局长的因素,事情顿时就变得复杂起来。
  乔素影心中的小兔子砰砰地跳个不停,心里既有幸福美好的憧憬,又有隐隐不安的担忧。
  乔玉莹局长不时观察着两个人的表情,她一直担心乔素影重蹈自己的覆辙,高不成低不就,心里就有些盼望着两人水到渠成开花结果,心爱的侄女找到自己的幸福归宿,她也算放下心里的一个包袱。可又觉得俩人要真成了,又太委屈小影。另外,老爷子那关怎么过?一想这些,再好的饭菜也是难以下咽。
  晚餐终于在各怀心事的煎熬中艰难结束了,萧何吏又稍坐了一会就起身向乔玉莹局长告辞。
  乔素影一直盼望着小姑能把事情挑明,让萧何吏答应下来,也好让悬着的心不再折磨自己。
  挑明还是不挑明,乔玉莹局长其实也一直在犹豫着。反复的衡量过后,她还是决定不宜太早决定,事缓则圆,留点时间再观察观察。所以她一直就装作没看到乔素影频频望过来的近似乞求的目光,对萧何吏的告辞也没有挽留。
  萧何吏换好了鞋子,又恭敬地对乔局长道了一次别,转身就要出门。
  乔玉莹局长转头看着紧咬着嘴唇眼里仿佛要渗出泪花的侄女,心里也是很大不忍,就说道:“小萧,让小影送送你。”

  二人并肩走在路上,天空依然挂着一轮明月。
  这是萧何吏和乔素影第二次并肩行走在东州夜晚的街头,同样的人,同样的明月,却是不同的心境。上一次萧何吏心里是苦涩悲凉,这次却是莫名的忧惧,而后者比前者还要让人压抑和烦躁。
  乔素影能猜到一些萧何吏的心情,对自己带给他的压力也感到很内疚,望着萧何吏紧皱的双眉,轻声说道:“是不是每次我的出现都会给你带来不快乐呢?”
  萧何吏抬起头,仰望着星空,长长的一声叹息。
  两个人在街头默默地走着。走到第三个公交站牌时,乔素影停了下来,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对萧何吏说:“你不要有压力,怎么选择你自己决定。就算你不同意,如果有事需要我小姑帮忙的,告诉我,我一定让小姑帮你。”说完顿了一顿,眼圈里又溢出了泪花:“萧何吏,我真的喜欢你。”
  “小影,你容我考虑考虑,好么?”萧何吏轻轻地用手指帮乔素影眼角的泪珠拭去。

  乔素影挤出一丝苦涩的笑容,重重地点了点头。
  望着乔素影远去的背影,萧何吏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面对一个漂亮女孩执着的等候和直白地坦露心声,他何尝能没有一丝感动,只是心里面,高雅诗的影子总是挥之不去。
  如果换一个女孩,萧何吏说不定也就答应了,他本就不是一个对生活、感情要求很高的人。可是偏偏就是乔素影,只要一看到她,就会想起高雅诗。
  高雅诗在萧何吏的记忆里已经化为一尊永恒的风景,甚至,他的脑海里几乎没有出现过与高雅诗亲热的镜头,对他来说,高雅诗仿佛是千年神木上结的一粒奇珍,让他终日为她守护可以,为她浇灌除草也可以,但让他摘下来品尝,却总感觉是件太奢侈和罪过的事。他能想到的最美好的情景,就是与高雅诗彩云湖中泛轻舟,桃花山上玉手牵,同眺山清水秀,共赏波碧天蓝。
  雅诗,你在哪里?这几年过得还好么?萧何吏在心里轻轻地喊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