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1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倪秀云答:“我吃饭的时候看到你了。刚开始还不敢确定是你,没想到还真是你。对了,你现在在哪呢?有空吗?”
  梁健看了看外面:“我也不知道在哪,怎么了?”
  “方便的话,就一起坐坐,说说话。”倪秀云说道。
  “好的。”梁健应下。
  倪秀云很快发了一个地址给梁健,梁健将地址给小五看了之后,小五忽然说道:“这地方离她家很近。”
  虽然去过两次,但梁健早已不记得倪秀云家的具体为难,没想到小五还记得。

  梁健没说什么。那地方离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也不是很远,没多久,两人就到了。倪秀云已经等着了。
  是个很幽静的茶馆,人也不多,里面装修也挺普通的。梁健问了服务员后,找到了倪秀云说的包厢,进门,倪秀云穿着一身黑色套裙,靠在床边的榻榻米上,不知道在想什么,连梁健进门的都没发现。
  梁健抬手敲了敲门,将她唤回神,笑问:“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倪秀云转过头来,抬眼看向他,眼睛里有些看不懂的迷离,微微一笑,道:“想你呀。”

  “我都已经站你面前了,你还想我,这话太假!”梁健边走过去坐下,边笑着说道。
  “信不信随你。”倪秀云说着,纤手拿起桌上的茶壶给梁健倒了茶水,轻轻推到了他面前,然后问他:“今天的小姑娘挺漂亮么!”她说话时,看着他的眼睛里,有些复杂的神色。
  梁健低头喝茶,没看到,浅浅抿了一口后,回答:“是挺漂亮。今天你也在那里吃饭啊?”
  倪秀云却没回答这个问题,跳过了,说:“最近怎么样?我听说,最近那个吴万博的事情,闹得挺厉害的。”

  梁健耸了耸肩,说:“事情比较复杂。”
  这件事在梁健心里也算是个梗,倪秀云看出梁健不想多谈,就止住了。两人闲聊了几句家常后,倪秀云又拿了茶壶给梁健斟茶,伸手过去的时候,梁健忽然瞥见她胳膊上靠近臂弯的地方有一块深紫色,面积还不小。梁健便问:“你这是怎么了?”
  倪秀云一听这话,却忽然有些慌张,忙将袖子拉了下来,挡住了。口中回答:“不小心撞了一下。”说话时,笑容有些尴尬。
  梁健本也只是随口一问,可此刻看着她的反应,却是觉得有些不对。再想起之前的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就忍不住仔细打量了一下她。这一打量,打量出了一些不对劲。今天的倪秀云秀发散着,大部分都遮在右侧脸上,不仔细看看不出,仔细一看,就能看到右侧额头靠近发际的地方,红肿着。
  再往下,脖子里也有一块青紫,只不过领子有些高领,遮住了,只露出了一点点。加上头发披着,倒也不明显。

  梁健神色严肃起来,沉声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倪秀云摇摇头,目光不敢与梁健直视,道:“没事,我说了,我自己不小心撞的。”
  “真的没事?”梁健又问了一遍。
  倪秀云还是这番说辞。见她不想明说,梁健虽然有百分之八十肯定她有事,但也不好强迫人家。只好就当做是信了。
  两人之间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后,似乎心情都变得有些沉重,没聊几句,倪秀云就说有些累了。两人便散了。
  倪秀云要求梁健先走,送他出门的时候,倪秀云忽然在背后喊住他。梁健回过头,看到她,她的目光里有种说不清的哀伤,让人心疼。

  梁健没忍住,回身轻轻搂了搂她。
  她在耳边轻声说:“这辈子能认识你,真好。”
  梁健心里泛出些五味杂陈的味道,松手摆摆手,嘱咐了一句保重身体,离开了那里。
  再出门,已经十点多。梁健便寻了一处酒店,住了下来。到半夜的时候,睡梦中的梁健忽然惊醒。
  转头看看窗外,夜色很华丽,可也很冷。
  惊醒后,再也没了睡意。好不容易熬到六点多,等小五醒来后,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匆匆赶回太和。

  到太和进城没多久,梁健就接到广豫元的电话。广豫元问他:“梁书记,你现在在哪?”
  “在路上,怎么了?”梁健问。
  广豫元道:“华晨集团的事情我打听得差不多了,想跟你汇报一下。”
  “我大概还有个十几分钟也就到了,你到办公室等我吧。”
  到办公室,广豫元已经等着了。沈连清给他们都泡好了茶。梁健喝了一口茶,醒了醒有些疲惫的脑袋,坐下来,看向广豫元,道:“说吧。”

  广豫元先伸手将一个文件夹放在了梁健的面前,然后才说道:“华晨集团的问题,确实比较严重。董事会中有两个股东的股份被同一个人恶意收购,如果这个人再收购百分之八的股份,这华晨集团恐怕就要改姓了。这个人想要收购股份,肯定是会想办法要把华晨集团的股价拉低,所以,现在外界的一些流言,基本都是这个人动的手脚。”
  广豫元在说的时候,梁健看着那个文件夹,伸手拿了过来,还没翻开,就问他:“这是什么?”
  “这是城东项目的合同。华晨同志说了,他不希望自己公司的一些变故影响这次的合作。”广豫元回答。
  梁健拿着这份文件夹,在手里掂了掂,又放了下来,抬眼看向广豫元,问:“你把这份文件夹拿回来,是什么意思?”
  广豫元犹豫着回答:“我的意思是,华晨集团的变故只存在于高层,对于华晨集团本身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哪怕最终华晨同志输了,但华晨集团还是存在的。如果我们能尽早地将自己和这艘大船绑在一起,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坏处。而且,如果我们现在签了合同,就算华晨集团最终改了姓,这份合同还是有效的。”

  梁健看着他,又问:“那你觉得这份合同,怎么个签法比较合适?”
  广豫元沉默了。
  梁健拿出手指在文件夹上面轻轻点了点,道:“程序该怎么走还是怎么走。这次的合作,是太和市和华晨集团的合作,不是我个人和华晨同志的合作,这一点我希望你清楚,华晨同志也能清楚。华晨集团的变故,我可以不考虑,但这次的项目不是小事,我不可能不慎重,这一点,你作为市委秘书长,不应该不明白。”
  广豫元脸色有些难看。
  梁健其实清楚,广豫元这么着急地将这份合同拿回来,应该是存着想帮华晨一把的想法。只要梁健签下这份合同,华晨那边将这个消息一宣传,那么对于华晨集团最近急速下跌的股价,是一股强心剂,虽然不能肯定能带来多少涨幅,但挡一挡这下跌的趋势是肯定可以的。但梁健也有梁健的考虑,目前对华晨集团到底遭遇了多大的困境,背后黑手的真实目的都还不是十分清楚,就这样盲目地将自己和华晨绑在一起,太不明智。毕竟,太和市的状况根本就经不起任何的折腾了。

  这些话,梁健都没有说出来。他相信广豫元心里肯定也清楚。
  梁健叹了一声,缓了缓语气,道:“这样,这份合同先放在我这,只要在程序走完,华晨集团还是姓华的话,那么城东项目的事情,就是属于华晨集团的,怎么样?”
  日期:2016-06-06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