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8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联想到魏文长此行来日本的目的,十八年前跟陆野狐论道灭神之后,他妻子之死——
  “难道说……”
  “三位太上长老,您……您们怎么出来了?”

  柳生宗瀚吓了一跳。
  “参见太上长老!”
  新阴流的武者们,连忙起身,给这三个老者见礼。
  柳生宗瀚是一门之主,名义上是新阴流地位最尊贵之人,倒是不用鞠躬行礼,不过从神态来看,也是恭谨得很。
  由此可见,这三名老者,在新阴流,地位不是一般的高。

  太上,那可是至高无上的意思。
  三人修为都在武道亚圣,都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年事已高,天赋和气运,都已经消耗得差不多,前面基本上没有路了,没有办法,只得坐死关,寻求突破。
  坐死关,一旦坐定,就不得打破。
  破了,那就彻底失去了更进一步的机缘。
  现在,新阴流三大太上长老同时出关,意味着什么?
  只有宗门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他们才会作此选择吧!
  “永昭叔叔,您认识这个魏先生?”
  柳生宗瀚问为首那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
  此人叫柳生永昭,是他的亲叔叔,也是柳生家现在辈分最老、实力最强之人。
  其他两人,一人叫柳生永善,也是柳生家的人,一个叫御堂家康,是御堂家的人,至于草雉家,这一代没有出过亚圣级别的强者,所以在宗门里才没有多少话语权。
  要不然,世代掌握在说中的天丛云剑,也不能因为柳生圭吾说借就给借了去,最后落在了陆羽说中。

  这三人,就是新阴流三亚圣,新阴流真正的最强力量。
  “宗瀚,故人来访,不得不见啊。”柳生永昭笑了笑,最后看着魏文长,“魏先生,十八年没见,您可是风采依旧,而我们三个,却已经是风烛残年了。”
  魏文长冷冷一笑,“柳生永昭,说得好像在你们春秋鼎盛的时候,就打得过老子一样,二十年前,你们三个正值壮年,而我不过二十出头,还不是打得你们三条老狗哭爹喊娘?”
  三人闻言,脸色俱是阴寒无比。
  偌大的武厅,因为魏文长这箭拔弩张的一句话,氛围瞬间变得凝滞冰冷。
  柳生永昭面对魏文长毫不含蓄的挑衅,倒是没有发怒,而是淡声道:“魏先生,没想到二十年没见了,您的脾气,还是跟当年一样火爆。”
  魏文长冷声道:“脾气好不好,也要分人不是。当年淞沪会战,我魏家上下七十八口人,死的就剩下我父亲一人。国与国的仇恨,或许可以消弭,但我魏家与你们日本武术界,从来就是不死不休,这是家恨。”

  柳生永昭冷冷一笑,说道:“魏先生,二十年过去了,您的实力,不降反增。现在的日本武术界,论单打独斗,确实没人会是您的对手,不过魏先生若是在日本国界之内,毫无缘由的做出一些太过分的事情,那我们日本武术界上下,说不得就要不讲道理一次,群起而攻你了。”
  陆羽听了,忍俊不禁。
  “小子,你笑什么?”柳生永昭眼眸一冷,“陆家也是华夏数一数二的武道世家,你家的长辈,就没有告诉过你,出门在外,要尊重一下长者和前辈么?”
  陆羽冷笑道:“老头儿,这就实在不好意思了。我妈死的早,我爹又不管我,有爹生没妈养,说的就是我。不过我们讲讲道理嘛,你虽然年纪比我大一些,不过我觉得你是个无德之人,凭什么做我的长者。至于前辈,那就更是笑话了。武术界,想来是强者为尊,别看你胡子都白了,痴长我几十岁,能不能打得过小爷都是个问你,你丫凭啥当小爷的前辈?”
  “哼,不自量力。你是小辈,我懒得跟你胡搅蛮缠。”柳生永昭冷哼一声,“老夫刚才是在跟魏先生讲道理,你冷笑什么?”

  “笑口常开,笑天下可笑之人呗。”陆羽耸耸肩,“老头儿,七十年前你们一个小兵在卢沟桥失联了,屁大点儿事,你们讲道理哟,直接就发动了七七事变,侵华战争打了八年,华夏人被你们杀了三千万,四万万华夏人,有三分之二都受到战争波及,颠沛流离、倾家荡产那都不算事儿,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者,更是数之不尽。你觉得这是道理?”
  “我为什么笑?”陆羽眼眸微眯,“我去你大爷的。老子为什么不能笑?当年你们比我们强,你们可以不讲道理。现在老魏比你们强,他当然也可以不讲道理。再说了,我觉着吧,老魏挺讲道理的。”
  “信口雌黄,刁蛮骄横。”
  柳生永昭脸色铁青,转而看着魏文长,“那么魏先生,请问您堂堂华夏武圣,为何来日本?莫非魏先生是想挑起两国武术界的战争么?”

  魏文长冷声道:“柳生永昭,你别给老子扣高帽子,老子说得很清楚了,魏某此行,不为国仇,只为家恨。”
  “七十年前,你魏家满门,确实全都死在日本武者手里,不过当年杀你魏家的人,已经全都死绝了。魏先生现在到日本来,说您此行,为的是家恨?”柳生永昭冷笑。
  “老子不是为了七十年前的陈年旧事。”魏文长脸色阴沉,“柳生永昭,我只问你,十八年前,老子跟陆野狐在紫禁城‘论道灭神’的时候,我妻子是怎么死的?”
  “魏先生的妻子……”
  柳生永昭眼眸流转不定,他沉吟片刻,说道:“魏先生是在讲笑话么,您的妻子怎么死的,应该问您自己才是,为什么来问我?”
  “柳生永昭,戏倒是演得不错。敢做不敢当?也对,这不是你们从来的风格么?”魏文长眼眸突然一红,身上气势散发出来,须发张扬,气度凛然,加上他身姿雄伟,一时间,惶惶然如天神在世。
  “老子此行,不是来调查的,而是来讨回公道的。本来懒得跟你解释,不过你既然拿挑起两国武术界战争的事情来压老子,老子就让你死的明白一点。”
  魏文长眼眸微眯,寒芒乍现。
  “当年那个杀死我妻子的杀手,叫柳宗海,他是个遗腹子,母亲是华夏人,父亲是谁,户籍资料上,没有显示。不过我知道,他的父亲,就是你!”
  魏文长指着柳生永昭,“他的真名,也不叫柳宗海,而是叫柳生宗海。柳生永昭,你派了这个连新阴流宗门上下,也没人知道他存在的儿子,杀了我的妻子。这件事情,你们干的太隐秘了。我一开始虽然怀疑过我妻子是死在你们日本人手中,”

  柳生永昭闻言,脸色一变,叹了口气,说道:“魏先生,你终究还是知道了。可惜了,当初我就该杀了宗海的。可是虎毒尚且不食子。他毕竟是我的血脉。所以……”
  日期:2016-10-12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