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5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还是抓住以前的矛盾不放。金焕明,做人要大度,放不下私人恩怨对你自己没有什么好处。”李牧沉声说道,“猎人突击队的保密级别你是知道的,任何计划外的通讯工具都不得使用。我提醒你,咱们现在驻扎在靠近边境的陆航基地,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里就是前线。私自使用非计划通讯工具有可能会造成什么后果,你作为队部文书最清楚。”
  看见金焕明又要顶撞,李牧猛地抬起手,双眼迸发出慑人的寒光,“不用多说,两个选择,第一,要么你自己去找猎头坦白,第二,我替你去说。”
  走近了一步,李牧盯着金焕明的眼睛,吐出一句话:“现在老子要打你,绝不会像以前那样只是鼻青脸肿。”
  说完,李牧怜悯地扫了金焕明一眼,走了。
  看到李牧的背影消失,金焕明才发现自己的脊梁上全是冷汗,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冷汗。现在的李牧全然不是以前那个李牧的,以前那个李牧一瞪眼,除了凶还是凶,现在的李牧一瞪眼,既有点像大头旅长那样的高级领导的威严,又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直刺人心脏的冷意。
  他也就明白,以前打架,比街头混混互殴强不了多少,现如今,打起来可就是招招致命了。

  金焕明失神地回到队部,队部和李牧他们的宿舍一左一右,中间是楼梯口,陈韬的房间在队部边上,再边上就是兵器室。
  坐在办公桌前面,把手机拿在手里看着。这是一台很普通的只能打电话发短信息的手机,市面上卖二三百块钱。金焕明有两台手机,全都是智能手机,但是他以前在连队的时候,偷偷买了一台备用的非智能手机。过来之后,两台登记在册的智能手机上缴了,他偷偷留下了这台非智能手机。
  金焕明显然清楚纪律,关于通讯工具管制这方面的规定,他比兵们理解得更加深刻。私下里使用手机打电话,他也是被迫无奈。以前在连队还能用公用的固定电话打外线,到了猎人突击队,一切和外界的联系都被切断了。
  而恰恰在金焕明进入猎人突击队之前,他和女朋友之间闹了点别扭,到了准备离开五连的时候,事情变得很糟糕,闹到了要分手的地步。
  在这个关键时刻,金焕明知道如果自己失踪,那么女朋友肯定就吹了,他这才冒着风险把藏着的手机拿出来给女朋友打电话。
  说起来,咱们这些当兵的在这方面是比较苦逼的。入伍前没谈对象的还好,反正到哪都是光棍一条,光棍兵是比较让指导员省心。那些入伍前有对象的兵就比较麻烦了。
  这身皮一披上,短则两年长则无法预估,时间绝对是一把屠龙刀,什么都斩得断。有多少对情侣可以做到两年不见面还能保持如故?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有女朋友的,决定参军,就必须得做好分手的心理准备。
  兵们心里这个问题是存在的,政工干部也是有一套的,通常他们是怎样来开解在家里有女朋友的兵呢?
  他们会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你们安心训练,两年时间正好是一个考验,两年之后她还爱你,那么就说明是真爱,如果她等不了了,那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
  多么霸气!
  二十左右岁的大头兵们自然是给忽悠得一愣一愣的提着脑袋就往前冲,两年后退伍回家了,有些人慢慢的就知道了一些无法忍受的事情。喂喂喂,你走之后你女朋友就跟了别人,到你回来都记不清楚换了几个男的了,喂喂喂,你女朋友还在等你,可是当你和她终于有机会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她同时有几个男朋友。诸如此类的烂事比比皆是,并不是贬低女性,毕竟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的是这么一个社会想象。

  为什么军婚受法律保护,女方不得提出离婚,因为军人在这一方面,是绝对的弱势群体,而不是他-妈-的什么特权。
  指导员当初说的那些话自然也就在金焕明的耳边响起,这个时候金焕明不觉得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而是真真切切的认为“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是很有道理的。
  也许自己应该放手,顺其自然?
  金焕明内心挣扎着苦苦思索着,好长时间都没能下定决心,放手不甘心,不放手又无能为力,应该怎样做?
  此时,陈韬回来,从窗户走过,扫了一眼队部,站住脚步,金焕明一惊,连忙站起来,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手机……
  下午开半年总结会议的时候,会议开始之前,陈韬很严厉地强调了一番纪律,尤其是私自使用计划外通讯工具的情况,并且进行了一次自检自查。

  这突如其来的检查让兵们很不解,到这里的第一天,所有的个人物品都进行了清点,任何规定外的东西全部被封存了起来,像手机这种东西就更不用说了,全部拆了电池往据说有隔绝电磁功能的箱子里一扔,那箱子就在陈韬的房间里。
  兵们没太大所谓,猎人突击队战斗队这几个人,除了李牧明目张胆的搞了人家第三旅的旅花冯玉叶上尉大摇大摆的刻上了有女朋友的这么一个标签之外,其余几个人都没有女朋友。
  当然,赵一云、杜晓帆和石磊这仨曾经的公子哥,女朋友那是一抓一堆,多到数不清楚也可以被视为没有女朋友。耿帅和林雨这俩入伍前的二十四K纯-**-丝就不用说了,鬼都看不上他们。
  所以,能不能和外界联系上,之于他们是没有什么所谓的。
  仿佛有心灵感应一样,焦点都集中在了金焕明身上。果然,陈韬随后点名批评了金焕明。处理结果是口头警告,下次再犯就得形成正式的书面处分进入档案了。
  意外的插曲之后,就是总结会议了,也是一个套路下来。陈韬是军事干部,他内心里实际上也不是很在乎这些形式,但是在没有政工干部的前提下,他这个队长是要把兼职工作给做好了的。
  果然,简单的做了一番思想教育之后,陈韬的话题就转到了军事工作上面来。他也是做足了功课的,从集训到现在,所有训练的科目以及每个科目的得失经验,他都很详细的体现在文案中,他那本厚厚的工作笔记本都翻得纸张发毛了。
  陈韬用简洁的语言回顾了一遍过去半年里的军事工作,但是他对西北驻训这一段,却是只字不提。
  “总的来说,上半年的军事训练搞得不错,同志们都很努力,但是还是存在着一些问题,其中最突出的是出现了懒惰现象。”
  陈韬扫视着兵们,“猎人突击队草创,编制尚未配备完整,在这种情况之下,主要靠你们的自觉性,克服懒惰。这个问题大家一定要引起重视!训练中的主观能动性还不是很强。都是老同志了,你们在座的几位,都或多或少参加过实战行动,按理来说,经历过战火的人,对训练应当是很有紧迫感的,很奇怪我没能在你们身上看到。”
  顿了顿,陈韬说道,“六月十五日,剩下多少天时间?”

  “报告!还有二十五天!”石磊举手回答。
  日期:2016-06-05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