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24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方凌觉得萧何吏是吃醋了,更加心花怒放,居然像姐姐哄弟弟一般说道:“好了,好了,跟孩子似的,快吃饭吧。”说完还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了萧何吏的碗里。
  “还说不清楚了是吧?”萧何吏哭笑不得,
  “我告诉郝书记,我喜欢萧何吏那样的人,但得不是农村的才行。”陈方凌笑眯眯地说道。
  听了前半句,萧何吏吓了一跳,后半句听完才算放了点心,瞪了陈方凌一眼:“能不能别大喘气!”
  “我还知道为什么郝书记看你不顺眼了。”陈方凌又神神秘秘地说道。
  “为什么?为了你?”萧何吏白了陈方凌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酒是一方面,我也是一方面。你不知道,我说了喜欢你这样的以后,那几天你挨训特别厉害!”陈方凌捂着嘴吃吃地笑起来,有点得意的样子。
  “还有一方面吗?”萧何吏拿起杯子,随口问道。以前总把一切都归咎在自己和段文胜的身上,原来对面坐着的才是个特大地雷。
  “有!”陈方凌往前探了探身子,跟萧何吏都快鼻子对鼻子了:“他儿子!”说完把身子退回去坐好,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
  萧何吏确实迷惑了:“我跟他儿子有什么关系?”
  见萧何吏忍不住问,陈方凌有些得意,说道:“因为郝海平书记想把儿子安排进来,后来被你顶了。”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他也是学畜牧的!”
  萧何吏问道:“他儿子不是大学生?”

  “嗯,技校。”陈方凌撇撇嘴说道。
  萧何吏点点头,似乎一切都明了起来,除了还有一点,那就是郝海平书记针对他的背景关系,那又怎么解释呢?
  *****
  陈玉麒和温叶秋的关系越来越微妙,两个本来就是话少的人,现在更是几乎不说话。萧何吏偶尔开几个玩笑想轻松一下气氛,每次都被沉默的气氛弄的兴味索然。

  随他们去吧,萧何吏觉得有点气闷,老子没有资格竞争,都没像你们这熊样。
  于是干脆坐在电脑前玩起了游戏。
  自从竞争上岗没有资格,又知道了郝海平看他不顺眼的原因,萧何吏的心情反而放开了。以前总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犯了错误让郝书记生气,甚至连段文胜飘过来的目光都能让他感到丝丝寒意,生怕又被逮到告状的把柄。现在不怕了,挨训的次数多,脸皮自然就厚了,而且郝书记也训不出什么新花样了,翻来覆去总是那点事情。
  更何况,温叶秋也算到了关键时期,帮他吸引点火力也算回报他了。
  萧何吏很坦然地往电脑上安装了红色警戒、剑侠情缘几个游戏,没事就往那一座,叼上支小烟,优哉游哉的。

  中间被郝海平逮住过几次,依然是声色俱厉,依然是劈头盖脸,但萧何吏的感觉却不一样了,以前总是被训的狗血喷头汗流浃背,现在却面带笑容地站在那里,不停地点着头检讨自己:“郝书记,我错了,您别生气,我一定改,一定改。”
  郝海平看着他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老油条模样,直气的七窍生烟。等他转身一走,萧何吏立刻又坐下玩起了游戏,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德行。
  萧何吏左手捏着烟,右手控制着鼠标,消灭了四个冷酷敌人,有点洋洋得意。
  看到萧何吏聚精会神地玩着游戏,陈玉麒心里却在矛盾地挣扎,前思后想,也理出不个头绪,心情渐渐有些烦躁。

  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温叶秋依然是准时离开了,陈玉麒心里有些佩服,几乎看不出他有什么情绪波动,是不在意?还是稳操胜券?
  段文胜收拾了一下也走了。
  光线渐渐暗淡了下来,陈玉麒没有开灯,抬起头看着这次竞争的置身事外者,只见那个逍遥人还在优哉游哉地玩他的电脑游戏。
  陈玉麒苦笑了一声,受这么多委屈不公,还能有心情在这玩的恐怕也就萧何吏了。
  陈玉麒起身走了过去,拍了拍萧何吏的肩膀说:“走,我请你吃饭去。”
  萧何吏把脚从电脑桌上面撤下来,眼睛还盯着显示器:“等我一会,我存上盘。”
  “你还真当正事了?”陈玉麒有些哭笑不得。
  两人找了一个烧烤摊,要了些肉串、翅尖,蒜爆肉,又要了一桶扎啤,边喝边聊起来。
  陈玉麒喝酒速度很快,萧何吏喝完一杯的时候,他已经喝了五杯。萧何吏最近也想放纵一下自己,便也加快了速度,第二杯很快就下去了。这时,陈玉麒已经喝到了第八杯。
  八杯下肚,陈玉麒面不改色,依然苍白,但话却多了起来,开始絮絮叨叨地谈起了自己的烦恼:“有件事,我憋在心里几个月了。”

  “我擦,你真够能憋的。”萧何吏头晕晕的,一个劲犯困,说话也有点含糊不清。
  “前段时间,区里组织大棚项目验收......”陈玉麒看着打瞌睡的萧何吏,有些生气地提高声音说道:“能不能好好听我说!”
  “听着呢。”萧何吏抬起头来,眼睛仿佛有些睁不开:“我知道,你是验收组成员嘛。”
  陈玉麒有些无奈,不过还是继续说道:“验收组组长是财政局局长王傲林,他觉得我不错,想把我调到财政局去。在几个场合,非正式地询问过我的意见。”
  “你怎么想的?”萧何吏仿佛清醒了一点,抬起头来问道。
  不管是哪一级,也不管是哪个地方,财政部门永远是最好的部门之一。
  陈玉麒叹口气:“我当然愿意去,但也有顾虑,如果万一这事办不成,在乔局长那里怎么交代?是不是会落下不安于在农林局工作的印象?”
  “嗯,”萧何吏点点头:“那你当时怎么说的?”
  “我说到哪工作都行,我都愿意。”陈玉麒说道。

  “几成把握能办成?”萧何吏问道。
  陈玉麒叹口气:“我哪知道,王局长说只要我同意,剩下的他来办。”
  “那就同意啊!”萧何吏来了精神:“听说财政局福利可好了,什么都发!”
  “嗯,”陈玉麒点点头:“王局长说,去了以后可以先分我套房子。”
  “我擦!”萧何吏猛地一拍大腿:“这么好的事,你还犹豫个屁啊!”
  陈玉麒又叹了口气,说道:“王局长说,财政局的科级位子都满着,临时不可能有我的职位。他的意思是最好我能在农林局解决了科级以后再过去,”说完看看萧何吏,愁眉苦脸地说道:“我心里很矛盾,这次竞争,万一竞争不上,王局长怎么评价我?就算竞争上了,如果马上调走,乔局长会怎么看我?如果我放弃,显得不尊重王局长的建议,也显得自己没信心,”
  萧何吏挠挠头:“好像确实挺难的。”

  两人又聊了一会,还是觉得这事左右为难不太好办。
  萧何吏一边听着陈玉麒的诉说,一边喝酒,不知不觉又喝完了第三杯,笑道:“今天我很满意,第一,对我今天的酒量很满意,第二,对你的敞开心扉也很满意。”
  “我相信你!”陈玉麒也已经有些醉眼朦胧:“这件事除了我和王局长,没人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