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23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玉莹局长从来不过问畜牧的事,分管畜牧的赵逸云副局长,大事找姚子辰汇报,小事自己拍板。无论萧何吏怎么努力,在赵逸云的小王国里,却怎么也容纳不了他一个小小的萧何吏。
  面对这些,他无助,他无可奈何。但即便如此,他仍然强打着精神钻研着业务知识,期待着哪天能够一展身手。他要求并不高,只想自己的能力能被领导认可,能安排给他一些工作,但可惜地是就连这点要求也变成了奢侈的愿望。
  沉淀在心底不愿触及的这些事,这时就像海啸卷起的巨浪,就像脱了缰的野马,在他的心底里翻腾着,冲撞着,承受了太多委屈的萧何吏再也忍不住,泪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但这种无声的哭泣并不能缓解他的痛苦,反而让他的胸口更加闷得发疼。
  不知过了多久,萧何吏慢慢地从地上站起身来,长长地叹了口气,向政府门口走去。
  陆春晖是列席局丨党丨委会的,既然他说没有自己,那肯定就是没有自己了。其实这样的结果,萧何吏也不是没有心理准备,毕竟他在单位的地位付出,与王叶秋和陈玉麒相差甚远。如果这次是直接提拔,不管是提拔谁,他心里也是很容易接受的。可这是竞争上岗,就算让他竞争恐怕也不会成功,却为什么还要用这么残忍的践踏尊严的方式来对待他呢?

  萧何吏使劲晃了晃脑袋,努力不去想这些一想就扎得他胸口疼的事。
  出了政府大院,萧何吏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出了很远。
  直到一声寒鸦的悲鸣划过寂寥宁静的天空,萧何吏才从恍惚中惊醒,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白杨林。记得他刚来东州报道时,就住在这附近的一家叫白杨客栈的小旅馆里。
  踩着厚厚的层层枯叶,望着秃秃的棵棵白杨,萧何吏心里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初见时,一个傲立挺拔苍翠欲滴,一个踌躇满志神采飞扬,而现在,却都在经历着酷冬严寒,秃枝败叶,狼狈不堪。
  萧何吏苦笑着摇瑶头,他又怎么能跟白杨比呢?再过些日子,料峭的春寒就将过去,二月春风的剪刀仿佛已经能看见影子,再下个月杨絮就该漫天飘洒了吧,而自己呢?自己的春天什么时候才能来临?
  想到了杨絮,萧何吏走到那棵最粗的杨树旁边,拍了拍树干,苦涩地说道:“你就算开了花又怎样?别人开花招人怜爱,你开花,只是招人烦而已。咱俩还是一样。”
  轻抚着树干,萧何吏低低的叹息:“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伤心泪。”
  这是苏轼《水龙吟》中的首尾两句,萧何吏把离人泪改为了伤心泪,觉得这两句简直就是为了千年后他的无助与悲凉写的。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一轮明月挂上了树梢,冬天的月色总是那么美,尤其是隔着稀疏的枝条望过去。
  萧何吏想起了上次那个委屈的寒夜,乔素影握住他的手说风雪总会过去。今夜,明月还在,伤心也在,只是那劝慰的人却不在了。
  萧何吏自嘲的摇摇头,一直以为自己不需要安慰,所有的委屈历来都是自己吞下化解的,今天怎么变得婆婆妈妈多愁善感起来了。经历过那么多的欺凌与不公,自己不也一路微笑着走过来了么。
  想想以前贫苦困窘的生活,萧何吏的心渐渐地平和了,在心里对自己说,现在的日子已经够美好了。
  一路走着回到租屋,早已深夜,陈玉麒还没睡,听到动静,从房间出来,站在那里默默无言地看着萧何吏,一脸的担心。
  “我没事,睡吧!”萧何吏的心里仿佛淌过一股暖流,微笑着打了个招呼进屋睡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综合科的气氛起了些微妙的变化。
  看起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变,但萧何吏知道有些东西已经在变化了。不管是陈玉麒还是温叶秋,尽管依然氛围轻松和谐,但掩盖不了两个人的心事,尤其是陈玉麒,总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脸上即便挤出点笑容,也显得那么不自然。王叶秋倒还好,还是淡淡的模样,话也跟平时一样少。
  这也难怪,平时关系平淡和睦的同事现在却成了竞争对手。虽然对这两个人的品行都还算比较放心,但萧何吏还是禁不住暗暗有些担心,在名声利禄面前,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的洒脱呢?两个人会不会因此刀兵相见而日后心存芥蒂形同陌路呢?
  萧何吏内心里觉得,竞争就应该像美人比香,往自己头上插几朵花增加点香气无可厚非,但如果向对方身上泼粪那就很卑劣了,虽然这种行为也经常听说。
  这两个人该不会使出泼粪的招数吧?萧何吏自己的事刚化解的差不多,又开始操心别人的事了。
  萧何吏使劲晃晃头,不操这些闲心了,自己反正又没资格。
  一看表,已经中午了,王叶秋跟着乔玉莹开会去了,陈玉麒跟着李善才下乡去了,办公室就剩下他和段文胜两个人了,气氛安静的让人沉重。
  萧何吏突然意识到,没了陈方凌,他的单位生活居然就少了一大半的阳光,而这一大半,在很多时候就是全部。
  今天他不想去食堂吃饭,打算这出去转转,顺便买口吃的就行了。
  出了门,路过办公室,见门开着,陈方凌自己坐在里面,托着个腮,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活泼。
  这是这丫头生气最久的一次了。萧何吏心中有些不忍,想叫她,又担心她误会。

  正站在门口犹豫要不要进去,陈方凌无意中一扭头,看到萧何吏在门口默默地看着她。
  “咱们出去吃饭吧!”陈方凌有些惊喜地说道,说完突然觉得自己应该生气不理他才对,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减少。
  “走吧,今天我请你。”萧何吏笑着说道。
  “真的?”陈方凌立刻忘了应该生气了,喜形于色地锁了门,蹦蹦跳跳地跟着萧何吏下楼了。
  陈方凌挺高兴,一直就喜欢跟萧何吏单独吃饭,只是萧何吏总是爱叫上温叶秋和陈玉麒,很少跟她单独在一起吃。
  出了政府大院,萧何吏说:“咱们去农家菜馆吧,我请客。”
  “好啊好啊。”陈方凌雀跃着,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你还有钱么?要不我请算了。”
  萧何吏沉下脸,没理她继续向前走,陈方凌跟在后面,偷偷地乐。
  今天又是这样,两个人一起去了政府对面那条小胡同里的农家菜馆。萧何吏点完几个便宜的菜,端起茶杯刚想喝,陈方凌探过头来,悄声说道:“告诉你一件事,别告诉别人。”
  萧何吏对这种故作神秘早已经司空见惯,便没有说话,继续喝茶。
  陈方凌看萧何吏面无表情地喝茶,根本没有问的**,感觉很失败,可又憋不住,就把嘴靠到萧何吏耳边说:“郝书记想让我当他的儿媳妇。”
  又来了!为了一个陈玉麒就生了这么久的气,这次再整出个郝书记,这事还有完没完了?
  萧何吏眉头微微一皱,心想这次可不能说“挺好,你同意吧”之类的话了。

  见萧何吏的脸色有变化,陈方凌以为萧何吏是在乎自己,心里一阵暖暖的,仿佛怕萧何吏担心,又把嘴靠上去小声说道:“放心吧,我没答应。”
  萧何吏愣了一下,知道陈方凌误会自己了,便赶紧说道:“你爱答应不答应,跟我什么关系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