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24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道:“格子,这个事,其实是这样的,无论你要不要和我分手,我都要说清楚。”
  格子看着我,脸上都是眼泪。
  我说道:“昨晚,和我兄弟谈事情,她也来了,这个女的,然后,喝多了,她本来是要扶着我去宿舍的,可是,到了酒店门口,没力气了,然后,就去了开了房,我当时意识模糊了,吐了一塌糊涂,然后,当时只有这间双人房,她进去了后,她睡她的,我睡我的,我这么说,你信吗。”
  我自己都不信。
  该死的黑明珠!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完全不理我的感受,每次她都要给我添堵,不让我好过,她才心里舒服。
  让我去帮她整贺兰婷,一个是我玩不起贺兰婷,一个是我不忍心去整贺兰婷,我也不能整她,还有,怎么帮啊?
  而我不帮她,她就要整我,这黑明珠,可真是把我整惨了。
  我说道:“格子,我知道我这么说,你是不太会相信的,呵呵,这样子谁会相信呢。”
  我自己拿了酒杯,喝酒。
  我很无奈。
  格子没哭了,说道:“你和她有什么,没有什么,我都不那么在乎。即使真是有人陷害你,我也不在乎这个。我在乎的是你不在乎我,你身边那么多的暧昧的对象,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我说道:“这我改。”

  我伸手,牵了她的手。
  格子没有挣脱开,说道:“你可能会说你改,你改,我也相信你,可是,你没改过。我最受不了的是你的不在乎,你根本不爱我,你还不承认,你不在乎我,所以你才会这样子。”
  这我必须承认,我的确不爱她。
  说爱,也没多爱,游移不定,爱的不够深,心里想到的柳智慧可是比她多多了。

  格子说道:“我想,冷静一段时间。”
  原本,格子一直就对我的这种对她的态度,而耿耿于怀,然后,在上次爆发了一次后,我好不容易哄好了,这次,又让黑明珠这么一搅,我真是烦啊,然后,格子好不容易暖了的心,直接就又冷了回去。
  我点了一支烟,喝了一杯酒,说道:“我尊重你的选择。”
  她抽回了她的手:“我回去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她站了起来,转身离开了。
  我自己坐在那里,喝完了两瓶啤酒,然后,我也离开了。
  我打电话给了黑明珠,骂黑明珠,谁知道刚开口要骂,她就挂断了我的电话。
  回到了宿舍,倒头睡觉。

  却睡不着。
  心里各种烦。
  黑明珠各种给我添堵,可是我又拿她毫无办法。
  太气人了。
  好不容易,睡着了。
  一大早又要爬起来,去上班。

  现在的日子,真是苦,以前都没那么惨,可以各种偷懒。
  我抽屉里,一个面包,还有,牛奶。
  我抬起头,看着刘静。
  她带来的。

  她该不是看上我了吧?
  我胡思乱想着,不过,我该想的是,她该不是搞不好什么时候,在给我吃的东西里,偷偷下了药,毒死我吧。
  不过,这个几率应该很小,因为,刘静并不是那么恶毒的女人。
  再说了,其实刘静,胆子没那么大。
  我拿起来,问道:“你买来的。”
  刘静说道:“你每天都很少去吃早餐,我就顺便带过来了。”
  我说道:“以后不用带了。”

  刘静问道:“怎么了啊。”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我说道:“就是不用了。”
  她点了点头,有些不开心的样子。
  我想和她解释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干脆说道:“我怕别人会误会我们。”
  刘静低着头,点了点头,很伤心的样子,然后说道:“我只是,觉得作为朋友和同事的关心,你不要想多了。”
  我说道:“好的。”
  然后,她对我挤出了一个微笑。

  我也朝着她挤出了一个微笑,接着,把面包塞进嘴里,吃了起来。
  白莎燕在秘密的积攒了自己的力量,把自己以前的人马,开始召唤,重新立起来。
  她的那些人,本来就对帮派解散很是惋惜,加上解散后受到狒狒这帮人的强烈欺辱欺压,更是激着她们的不满情绪。
  白莎燕在重新组织后,原帮人马,几乎全都重新回来组成帮派,开始对抗狒狒那帮人。

  狒狒她们立马就知道了白莎燕重新组织起来,因为监区就那么大,不可能不知道的,然后,在狱警管教的睁只眼闭只眼下,又开打了起来。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开打的那天,还是让全监区都知道的,不是偷偷开打,而是昭告天下,我们要打架啦,我们要打群架啦。
  然后到放风场上,大家列好阵势,开打。
  对于白莎燕她们来说,其实很不利,因为她们刚重组没几天,就要迎来这次群殴,而且,狒狒的人很多,比白帮的人多出不少。
  狒狒她们想的就很简单,手段也简单,你牛是吧,白莎燕你们重新组起来,我就重新把你们打散回去,不服打到你服,时不时,每天的就对你们动手,有本事你们打赢我。
  当看到两军对垒,白莎燕的白帮比狒狒的人少了一大半的时候,结局已经是意料之中。

  白莎燕白帮输定了。
  开打后,果然如此。
  人家三四个人,围着白帮的一个人打,白莎燕的人扛不住,打了还没几分钟,兵败如山倒,只有挨打的份了。
  一个一个的抱着头,任人宰割。
  不过,a监区的打架,和d监区的不同,d监区那一场架下来,排队进医院一大群,原本狱警管教都不想管,但是在d监区,打起来了后,收都收不住,没办法,d监区的女囚太猛,太压抑,太暴力,太戾气太重,a监区的女囚,打架见好就收,打赢了后,基本上追着打了一会儿,就偃旗息鼓了,倒是带头的白莎燕,被揍得严重一些,不过,似乎双方都不想闹出严重的大事件,不想闹出人命来,所以,也是见好就收。

  毕竟在a监区,大家都是几年徒刑,不想把自己搞得更加糟糕,几年也就忍忍就出去了,还有不少的女囚,进来了几年后,离出去的也没多久,所以更不想闹事,不想惹事。
  打完了后,她们自己各自收拾战场。
  白莎燕伤得有些重,被人送去了医务室。
  我偷偷的去了医务室。
  守着白莎燕的人,这时候,都不知道跑去哪儿了。
  我就到了医务室外面的那个窗口,拉开了窗口,然后对着里面的白莎燕说道:“是我。”

  日期:2016-12-19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