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22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乔玉莹局长今天下午还有个发言,陆春辉和萧何吏打了几句哈哈就去忙了。
  拖完走廊不一会,段文胜也来了,看到萧何吏,居然有些亲热的打了个招呼。
  时间是最好的治疗,这话真没错。如果萧何吏一直待在单位,段文胜突然有态度变化,俩人恐怕都会觉得尴尬和不自然,可是出去这几天回来,这种感受就不那么强烈了。
  萧何吏本就想和段文胜搞好关系,他总是喜欢和大家和和睦睦开开心心的。这时见段文胜态度亲热,便忘记了那些不快的往事,一边擦着桌子,一边笑呵呵地跟段文胜聊了起来。

  擦完桌子,萧何吏又洗净了抹布,便端着脸盆去水房倒脏水。
  一进水房的门,就看到了陈方凌的背影。陈方凌正专心地洗刷着办公室三个人的水杯。
  萧何吏悄悄走了过去,把嘴靠在陈方凌的耳旁轻喊了一声:“呔!”。
  陈方凌被吓得一哆嗦,手里的杯子差点掉在池子里,恼火地回过头,看到是萧何吏,眼睛里立刻发出了光,欢喜急促地问道:“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萧何吏看着她欢喜的表情和兴奋得闪亮的眼睛,心里很感动。
  在以后岁月中,萧何吏经常回想起这一幕,兴奋、喜悦、钦佩、悲哀,怜悯,所有的表情都可以作假,都可以伪装,都不可轻信。但如果在没有预谋的,在瞬间迸发的感情应该是真实的可靠的,就像这一幕。
  陈方凌脸上的笑容还没褪去,就一副神秘的样子对萧何吏地说:“你觉得陈玉麒怎么样?”
  萧何吏一愣,问:“怎么了?”
  陈方凌一脸幸福地说:“他追我了,要我做他女朋友。”

  萧何吏看着陈方凌那迫切想探视自己内心而瞪大的眼睛和虚假幸福表象下的紧张,心里觉得很好笑,这小妮子也学会动心眼了。
  萧何吏忍住笑,表情很严肃地说:“他人很好,可以托付终生。”
  陈方凌掩饰不了自己的失望,脸上还强笑着,好像不死心地又问:“那我就答应他?”
  萧何吏点点头说:“答应吧。”
  陈方凌掉头就走,刚走出几步,又回过头来说:“反正你不行!我妈不让我找农村人。”
  整个上午,陈方凌都没在综合科露面。
  萧何吏知道陈方凌这次是真生气了,想想那可爱的笑脸,心里也有几分不忍。其实这样直率活泼,纯真无邪,甚至连身体也那么柔嫩的小姑娘,又有谁能不喜欢呢。只是,内心深处总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告诫他:你们两个不合适的,你不要痴心妄想了。
  萧何吏觉得有不少进城的农村孩子都或多或少有自卑感,只是隐藏的方式不同。段文胜衣着穿戴甚至比城里人还要讲究,也从不谈及自己那穷乡僻壤的人和事,仿佛自己生来就是个城里人,早已与那些落后及贫穷厘清了关系。萧何吏却往往爱带着自豪谈论农村的各种事情,仿佛那是段值得炫耀的经历。而王叶秋永远是淡淡的,淡到好像在他眼里城市农村都是一样的,根本就没有区别。
  如果说段文胜是把自己的自卑深深隐藏在地下黄土里的话,那么萧何吏就是把自卑隐藏在天空呼啸的风中,而王叶秋则是隐藏在浓浓的雾中。但是不管隐藏到哪里,那些自卑都是存在的。

  萧何吏能确定陈方凌至少现在是喜欢自己的,但喜欢自己什么呢?长相或者性格?还是因为自己没对她表现出过好感而引发了她的征服欲?如果这些作为爱的根基,那太不牢固了。而且,陈方凌还不到二十岁,她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挥霍。等她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自己早已年过三十了。这漫长的等待中,谁能保证中间没有变故,何况还有陈方凌的父母,他们会同意将自己的独生女儿嫁给一个一无所有的外地农村孩子么?退一万步讲,即便他们同意,可她们家人对自己乡下的奶奶和妈妈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类似的故事听的太多了,萧何吏觉得那些矛盾和冲突都特别真实,都在每天上演。
  萧何吏怅然地摇了摇头,心想地想,还是老老实实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农村人吧。
  日子又重新回到了平淡如水。
  尽管萧何吏在市里帮忙时表现不俗,也获得了某些的表扬与肯定,但回到农林局以后,依然是被作为闲人来使用的。
  日子一天天如流水般过去,两个月后,乔玉莹局长和冷晓峰局长当初定的科级竞争上岗悄悄地拉开了序幕。
  陆春晖拿着一份人事局文件的复印件走进了综合科,笑眯眯地说:“好消息,你们马上要进行自相残杀了。”说完顿了一顿,挤眉弄眼地对萧何吏说:“你和段文胜除外。”
  “为什么?”萧何吏脸色有些黯然,虽然他对提拔从来没抱过什么希望,但即便如此,直接没有竞争资格,还是让他心里一阵难受。
  陆春晖仿佛并没有体会萧何吏的心情,幸灾乐祸地说:“人品问题,绝对是人品问题。”
  “我日,我人品不比你强啊。”萧何吏心情很低落,也很烦躁,实在没有心情开玩笑,问道:“为什么没我?”

  陆春晖拍了拍萧何吏肩膀:“提拔副科,必须参加工作三年以后,所以你不够条件。”
  “哦。”萧何吏应了一声,立刻就叫了起来:“你晕头了,我们四个不是同一年来的?”
  陆春晖知道萧何吏心里肯定难受,本来还想以他的性格,自己再开个玩笑大家哈哈一笑就过去了,萧何吏也能避免当场的难堪和尴尬。至于心情难受,只能晚上叫他喝酒时再开解了。
  但没想到萧何吏今天居然较起真来,温叶秋和陈玉麒站在一边,也不知说什么好,笑不合适,安慰不合适,甚至连过来想拿文件看看都觉得不合适。

  陆春晖对温叶秋和陈玉麒笑了笑,把文件留下,拖着萧何吏下了楼,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无奈地叹了口气:“何吏,我知道你心里苦,但也未必是坏事啊。”
  “这话你自己信吗?”萧何吏摇摇头,一脸的悲凉。
  “在某种程度,我信。”陆春晖努力想找理由解释:“你看,你们三个都不够格,只能破格一个吧?你现在退出,属于坐山观虎斗。他俩这一争,必然伤感情吧?”
  萧何吏叹口气,没有说话。
  “你想啊,那个这次败下来的,恐怕比你还难受。”陆春晖说道:“现在还不知道,估计这几天领导就得研究,估计在陈玉麒和温叶秋里面选一个吧。”
  萧何吏黯然不语。
  陆春晖看着萧何吏,心里也不好受:“别想那么多了,上去一个算一个,总比在这都挤着强。”
  萧何吏强挤出一丝笑容:“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会。”
  陆春晖叹了口气,重重地拍了拍萧何吏的肩膀,没说话转身走了。
  看到陆春晖的背影消失进了楼道里,萧何吏再也忍不住,颓然地蹲在了地上,鼻子酸酸的,眼角似乎闪动着泪花。
  这些天虽然平淡如水,但这样的日子,纵然你再怎么适应,那些失落和消沉总还是在不经意间就从心底泛起,他只是把这难熬的日子装出快乐的样子来度过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