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21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何吏刚转过身,丁艳却扑了过来,从背后死死地抱住了萧何吏。
  萧何吏感觉到那对柔软就顶在自己的后背上,随着丁艳的哭泣而蠕动。回头看着梨花带雨的丁艳,强自支撑的防线彻底崩溃,柔声对丁艳说:“你松开手吧,我不走了。”
  丁艳马上由悲转喜,挂满泪的脸上绽满了笑容,突然意识到自己还在紧紧地抱着萧何吏,脸上顿时又出现了羞涩,忙松开手低声说:“我给你泡杯茶喝。”说完转头快步走向沙发。
  萧何吏第三次换上拖鞋,走过去挨着丁艳坐下。丁艳表情很不自然地盯着茶杯,脸上有些羞涩的神色。萧何吏习惯了艳丽的风情万种收放自如的丁艳,这时见她突然有些楚楚可怜起来,心中顿时升起不忍,慢慢地伸出胳膊揽住了丁艳的肩膀轻轻地拍着,丁艳很自然地靠了过来,温顺地依偎在萧何吏的怀里,静静地一句话也不说。
  抱着丁艳温软的身体,望着那红艳欲滴的樱唇,萧何吏有些心猿意马,慢慢地把头低了下去。可还没接触到香香软软的嘴唇,却先闻到一股了他厌恶的浓浓酒精的味道。
  萧何吏皱了皱眉,刚想把头扭开,丁艳的嘴又堵了上来,萧何吏躲了两次没有躲开,终于还是被那条软香纠缠上了。

  过了好一会,两个人才气喘吁吁地分开。丁艳摸着萧何吏的脸颊,娇羞地说:“我们去床上吧。”
  萧何吏没说话,一把抱起了丁艳向卧室走去,看丁艳闭着眼一脸享受的样子,赶紧扭头偷偷地把嘴里混合着酒精的津液吐掉。
  这是萧何吏今天第二次抱丁艳了,不知道是他情绪的亢奋,还是清醒的人容易抱,这时候的在怀中的温软身体是那么轻盈柔软,一点也不像从酒店抱出来时那么沉重僵硬了。
  萧何吏把丁艳轻轻地放在床上,丁艳轻轻地问:“以前有过么?”萧何吏有点不好意思点了点头。

  “臭小子。”丁艳又抬手刮了萧何吏一个鼻子,嘴又贴了上来。
  如果说沙发上的丁艳还是欲拒还迎的话,那床上的丁艳就是完全主动热情似火了。她眼里仿佛燃烧着熊熊烈火,,疯狂亲着萧何吏的嘴唇、眼睛、鼻子、脸颊和脖颈,萧何吏有点愕然地躺在那,有点不大适应,觉得满脸都是丁艳的唾液,粘粘糊糊的,却不敢伸手擦掉。
  萧何吏以前的经历是在大学时和蒋小凤,那是个激情特别容易被点燃的年纪,在那个一辆辆军车驶入香港的凌晨,校园每个有电视的教室里都人声沸腾。凌晨二三点,激情还没完全释放的,有人去了无人的街道闲逛,有人去了山脚河边呆坐,有人突破了第一次,有人在宿舍通宵打牌。萧何吏那晚,这四样都做了。
  蒋小凤是个极为保守被动的女孩,任何事都是逆来顺受,从没有过自己的想法。
  而眼前的丁艳,却与蒋小凤完全不同。
  整个过程都是丁艳主动的,动作剧烈而疯狂,萧何吏躺在下面一直很担心,怕剧烈疯狂的动作万一出现失误,别给他坐断了。
  这种紧张的情绪使得他一直不能投入,直到丁艳数次飘上云端,筋疲力尽地如休克一般的倒了下来瘫在床上的时候,萧何吏依然如铁。
  半响,丁艳才恢复过来,把脸埋在萧何吏的胸膛上,叹道:“你可真厉害!。”
  萧何吏得到了自己艳慕的丁艳的身体,心里好像很满足,但奇怪地是总感觉又丢了一些什么,可仔细一想,又不清楚到底丢了什么。
  那丢失的物件仿佛就在眼前飘荡,但定睛一看,却又什么都没有。

  萧何吏叹了口气,起身就要穿衣服。丁艳一把按住了他,幽怨地说:“别穿,你就不能陪我躺一会吗?”
  萧何吏有点为难地说:“我该回去了。”
  丁艳满足又惆怅地笑了笑说:“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纠缠你的,多抱我一会,明天我们就是路人,不过今天你带给我的快乐,我会记住的,谢谢你。”
  看着那张楚楚可怜的美艳面孔,萧何吏无言地转过身,抱住了那光滑柔嫩的身体。
  丁艳的脸上突然泛起了红云,把头钻到萧何吏的臂弯里,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好久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

  萧何吏笑了笑,问道:“你为什么喝这么多酒啊?”
  丁艳听了面色一苦,但居然马上就换上了调皮的神情,伸手刮了萧何吏一个鼻子说道:“酒能乱幸,我想放纵啊,哈哈。”
  望着笑吟的丁艳,萧何吏也有些满足感,点上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问道:“你为什么离婚啊?”
  丁艳的笑容瞬间消失了,脸上全是哀愁。半响,才强挤出点笑容来说道:“你不要问了,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你只要记住今天晚上的事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就行了。”
  萧何吏觉得两个人自从认识以来,这句话像是丁艳最真诚、最发内内心的一句话了,手里不由更加用力,抱得更紧了。
  两个人就这么一起抱着,一直到了后半夜,萧何吏才悄悄地离去。

  回到租屋,陈玉麒不在。萧何吏疲惫地爬上了床,疲乏却没有睡意,心里总有一些莫名地不安,自己对丁艳是什么感情呢?自己会把一生都给她吗?自己对丁艳来说又算是什么呢?
  萧何吏反复衡量着,娶个这样漂亮的老婆真的很有面子,只是年纪大了一点,家里可能会不同意。别人又会怎么看呢?是不是觉得自己是图她的房子呢?想到漂亮的房子和柔软的床,萧何吏心里又是荡起一阵涟漪。
  或许,两人只是匆匆相遇的浮萍过客而已。
  萧何吏怅然若失地长长叹了一声,把最后一支烟掐灭。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丁艳的模样,却又理不出个头绪。
  天刚蒙蒙亮,萧何吏就早早爬起来赶去单位。因为是第一次出差,离开虽然不到一周,居然有几分想念,尽管这里带给他的总是不愉快更多一些。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
  来到单位,打开综合科办公室的门,看到屋内的一切,心里还真有几分亲切感。
  提了暖瓶来回两趟,把八暖瓶水打满,拖着走廊的时候,陆春辉陆续到了。
  陆春晖先推了推乔玉莹局长的门,知道没来,就大呼小叫起来,又开玩笑地问萧何吏在市里有没有给黄北区丢人。
  “擦!”萧何吏满脸笑容:“老子是统计工作先进个人!证书在屋里呢!”
  那证书是临走的时候,庞处长单独给他的。别人也有,但都是市局办公室的掌,他的有人事处的章。

  “我日!”陆春晖一脸不信和鄙视,但看得出还是为萧何吏高兴:“别拖地了,走,让老子看看,妈的几天就弄个先进,还有没有天理了!”
  萧何吏放下拖把进屋,拿出证书给陆春晖看。虽然多年以后,这样的证书他都是随便乱扔的。但现在,他的第一个先进证书,都没敢放在出租屋里,觉得没单位安全。
  陆春晖看了看,点点头说道:“不错,这证书评职称的时候可以加分的。”说完拍了拍萧何吏的肩膀:“不错啊小子,给个机会就上脸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