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398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这些货,能卖掉就不错了。方志强摇摇头:暂时不需要,店里库存还有。
  司机开着车,两个人往老店过去,把菜放下。刘希文跟另外一个学生已经等在那里,七手八脚把菜往店里运。
  对于新店那边的事情,方志强也跟着都没有跟刘希文他们提过,他不想影响到他们,起码这家店生意目前还是正常。只是,不知道还能正常多少天。

  方志强以往肯定是跟着一起忙活,打算今天他没有心情,就抽着烟看着这家店,他在想如果是最坏的打算,如果司前街店那边开不下去,只凭这家店他能怎么样?能不能把贷款跟李潇潇的钱还清,要多久的时间?
  但是这个念头才冒出来就被他自己给否定掉了:秦小军是要彻底地打垮他,怎么可能留这么一家店给他苟延残喘的机会。一旦司前街的店倒掉,那么秦小军一定会对这家店下手,而且是立马。
  到时候他的所有心血都会付诸东流,整个人被打回原形,甚至更惨。秦小军还要他滚回老家,方志强一想到就觉得想笑:现在是他想回去也不能 他离开老家来的时候,背着五十多万的债来的,现在难道要他背着将近五百万的债回去?他能回去吗?回去了怎么办?
  一想到这里,方志强的牙关不由自主咬紧了。

  货搬完以后,他跟司机又开着车回到了司前街店。车刚开到店门口,司机就愣住了:老板,这怎么回事?’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而且还来的挺早。这就是方志强对于光头这伙人的评价。昨天还是开完店生意做了一会才来的,今天来的居然跟开店员工一样早,方志强跟司机下了车,就看见眼前的一幕:依然是昨天那些人,依然是齐刷刷地坐在店门口。看样子,这是准备一分钱生意都不给他们做了。几个店员小姑娘大概也是没有想到今天这帮流氓不仅又来了,还来得这么早,一个两个都白着脸,不知道怎么办好。

  ‘流氓地痞来耍无赖的呗。’方志强装作轻描淡写地样子说道:别管那么多,把这些货拿进去就行了。
  司机可没有方志强这么镇定,也搞不明白情况,汗都出来了,勉强跟方志强一起把箱子搬进店里。从那些静坐的流氓身边走过去的时候,他的手都有些发抖。
  光头看着他们搬货,笑着说道:要不要帮忙啊?”伸头看看箱子:哟,怎么就这么一点啊?够不够晚上扔的?
  不得不说,这个光头算是有本事,说话能把人气得想死。方志强只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把菜搬进去,安排员工照常开店打扫卫生,迎接生意上门。
  虽然看着眼前的情景,所有入都知道,这一天只会跟昨天一样,仍旧不会有任何的生意上门。

  整整一个上午,店里面几乎就是连个苍蝇都没有飞进来的。方志强几乎能看着那些菜一点点蔫吧下去。
  而他的心情,他感觉自己就跟这些菜一样,都已经完全萎靡了。剩下的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坐以待毙。
  但是问题是,他连坐以待毙的资格都没有,他不挣扎,下场会比死还惨。
  秦小军那边,是不可能有半点希望的,一来秦小军已经不是能够讲道理或者能用什么办法改变他的心意的了,他的想法坚决的很,只要搞垮方志强,要方志强滚,尤其那一晚上的事情过后,他对方志强只剩下明明白白的恨,这一点,电话里面已经讲得很清楚。而且他人在国外,方志强甚至不能找他,打电话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除了能把彼此的恨加的更深。

  只能自己想办法,把光头解决掉,不管怎么样,让他和他的手下离开店门口。至于说光头走了以后,秦小军还会不会用别的手段找别的人来继续报复他,那暂时都管不了了,不把光头弄走,他根本没有资格想以后的任何事情。
  中午出去买饭的时候,方志强走到光头跟前,面对面跟他讲道:‘能不能谈谈?”
  ‘能,你说弹啥?弹吉他还是弹钢琴?”光头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开起了玩笑,然而眼底的戏谑神情却明白无误地说明,他根本没有拿这、拿方志强当回事,大概在倦眼里,方志强就是条垂死的鱼,还能怎么扑腾?能怎么跟他们这些人对抗?
  方志强可笑不出来,他是努力让自己保持心平气和地走到光头跟前,让自己讲出这话的。如果不是考虑到现实问题,考虑到店里的生意,他大概会掉头就走,或者,走之前也要给光头的脸上狠狠来一下子。

  但是现在,他只能忍,除了忍以外,他没有别的办法。你们都是本地还是外地的?’
  光头嬉皮笑脸,一看就根本没有和他好好说话的打算:甭管本地外地,咱们都是中国人不是?就跟你门前这块地一样,有话叫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也不能说这是你的地不是?这是国家的,甭管我们是哪里人,都是国家的人民,只要不违法不犯罪,都有权坐在国家的土地上不是?你可不能因为我们是哪个地方的,拿这个话来敢我们走啊。他居然自己能把话题绕到静坐的问题上,还堂而皇之地搬出这么一套歪理。

  方志强冷冷地听着,他甚至听出来,光头的口音里带着点四川腔,搞不好他们还是老乡。不过他一点跟这种人拉关系的意思都没有,他冷冷地说道:对,你说的对,再往大一点说,大家都是人,都是要吃饭要活下去的,你觉得挡了别人的活路让别人没有饭吃,合适吗?’
  光头一脸惊讶地说道:‘我挡了你去吃饭的路了?没有啊,我只是在这坐着,这边垲方这么大,你完全可以走的过去的。你看我们又没有拦你。’
  旁边坐着的流氓们听见了,都一齐爆发出笑声,他们是在故意配合着光头,嘲笑方志强。
  方志强环顾四周,看着那些疯狂地笑着的流氓,再看看一脸戏谑无比得意的光头,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的目的是为了钱,也知道他给了你们钱,很多的钱。但是你们为了自己的财路,断了别人的活路,这事情做得就过了。我只是个小人物,只想老老实实开好我的小店。你们若是为了求财,不让我这店开下去,那就是断了我的活路,我不介意大家拼个鱼死网破。“
  他这话一说完,光头再次放声大笑起来,比刚才笑的还要疯狂,他大概是觉得方志强像是在讲一个最好玩的笑话。其他流氓们也都一起在笑。都觉得方志强大概是已经疯了,才会讲得出来这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方志强孤身一人,拿什么跟他们这么多人去拼?这不是笑话是什么?还鱼死网破,只怕是网还没动一下,鱼就把自己折腾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