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20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艳走到冰箱前,问道:“喝什么饮料?”
  萧何吏说:“什么都行。”
  话一出口就后悔了,等看到丁艳拿了瓶可乐过来,萧何吏就更后悔了,这东西也喝过几次了,却总是喝不惯,他还是喜欢喝跟甜水一样的没有气的饮料。
  水果倒是很好吃,按萧何吏的胃口,能把这一盘水果全部消灭,可萧何吏觉得有点拘束,就只象征性地吃了几块。
  丁艳坐了下来,离萧何吏很近,肩膀若有若无地靠着萧何吏。
  闻着那迷人的幽香和肩膀传来的阵阵麻酥,萧何吏的心怦怦乱跳起来,赶紧说:“丁主任,我该走了。”
  刚要起身,肩膀就被按住了。丁艳嗔怪地说:“以后别叫我丁主任,叫我丁姐或者艳姐都行。今天帮我提了半天包也辛苦了,姐姐晚上请你吃饭。”
  萧何吏看着肩膀上那只纤弱白嫩的小手,在理论上,那点力量根本就无法阻止他站起来,可偏偏就把他按住了。或许更重要的是他内心里就不想走,就喜欢这样跟丁艳呆着。
  可是徐杰让他离丁艳远一点的提醒又老在耳边萦绕,理智告诉他呆在这里不合适。
  经过一番挣扎,理智溃败了。
  丁艳这个女人真是个魔鬼,留下萧何吏,却又不理他,只顾自己吃着水果,姿势很优雅也很迷人。
  萧何吏没话找话地问丁艳:“丁姐,我听说你三十多了,是真的么?”
  丁艳还是那种妩媚的笑容,调皮地歪着头问:“你看姐像多大的?”
  萧何吏认真地说:“我看你最多二十一二岁。”
  丁艳好像很自然地抬手刮了萧何吏一个鼻子,笑道:“小嘴还挺甜。”
  萧何吏没来得及躲,头只是微微后仰了一下,就感觉鼻子被丁艳细腻的小手刮过,麻嗖嗖的感觉,甚至觉得连丁艳的手划过带起的风都有些香香的。

  气氛是不是太暧昧了,萧何吏的脸微微有些发红。
  丁艳仿佛没看到萧何吏的表情,用两个指头捏着吃剩的水果往茶几上一放,站起身说道:“买东西累了一身汗,我去洗洗,等我洗完我们去吃饭。”说完自顾地拿起衣服就进了浴室,临进门还回过头说:“乖乖坐着等我,不准乱跑,否则姐姐生气。”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萧何吏觉得空气里弥漫着很多东西,仿佛空气的密度增加了很多,粘稠得有点让人喘不过气来,既担心害怕发生什么,却又在心里期盼着发生点什么。
  过了很长时间,丁艳才歪着头用毛巾搓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萧何吏暗自嘲笑了自己一番,整个过程并没有他想象的丁艳裸露着肩膀伸出头喊他递块肥皂拿块毛巾甚至让他进去搓背之类的场景出现。

  丁艳拿了钱包对萧何吏说:“走,吃饭去。”
  佳人新浴,清清爽爽的,看着特别的舒服。萧何吏跟在丁艳后面走进了一家环境很优雅的酒店,两个人找了个小包房坐了下来。
  丁艳点了几个菜,又要了瓶白酒,要给萧何吏倒上。
  萧何吏看见白酒就害怕,连忙摆手说:“丁姐,我是真不喝白酒。在市局好几天了,你见过我喝过一次白酒吗。”
  丁艳歪头想了想,好像萧何吏真没喝过白酒,就很大度地说:“那你喝啤酒吧。”说完不顾萧何吏反对坚持跟服务员了几瓶啤酒。

  丁艳给自己倒上了一杯,晃了晃瓶子说道:“今晚这瓶酒要干出来!你不喝我就自己喝,你要心疼姐姐,就替姐姐喝一点。”
  萧何吏为难地说:“丁姐,我真不能喝白酒。”
  丁艳的脸上闪过一丝忧郁,眯着眼盯着萧何吏:“好吧!那姐姐自己来!”说完端起小酒杯“兹”的一口喝完了,杯口朝下像萧何吏晃了晃,笑道:“咋样?”
  “丁姐,少喝点,你喝太快了。”萧何吏有些担心地说道。
  丁艳飘过来一个媚眼,柔声说道:“那你就替姐姐喝点。”
  萧何吏叹口气:“姐,我要能喝,一定帮你喝。”
  丁艳沉下脸来,有些不高兴地说道:“你真不听话。”
  萧何吏很歉疚却坚定地说:“丁姐,不是不听你的话,我真不能喝。”
  丁艳没再说话,自己又倒了一小杯白酒,端起来又是“滋”地一声一饮而尽。
  萧何吏发现丁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里有些担心,小心翼翼地说:“丁姐,少喝点吧。”

  丁艳仿佛没有听到,沉着脸自顾地吃菜喝酒。
  萧何吏握住啤酒杯,想敬丁艳一杯,可杯子还没举起来,丁艳自己又滋的一声喝了一杯。
  萧何吏端杯子的手偷偷地缩了回来,心里有些烦躁,便摸出烟来点上了一支。
  两个人就这么自抽自饮着,谁也没有说话。
  等萧何吏抽第三支烟的时候,丁艳已经喝下了半斤白酒。看着狂饮的丁艳,萧何吏有些担心,对丁艳说:“少喝点吧。”

  丁艳凄然一笑:“酒是好东西啊,你慢慢就会懂了。”
  萧何吏看她好像很悲伤的样子,也不敢再劝,轻声说道:“那就慢点喝。”
  丁艳点点头,好像是同意了,但喝酒速度依然不减。萧何吏抽完第五支烟的时候,丁艳的一瓶白酒已经见底,醉眼朦胧地让萧何吏再去拿酒。
  萧何吏坐着没动,说别喝了,已经喝太多了。

  丁艳突然愤怒了,拍着桌子大叫:“服务员!服务员!”
  服务员慌慌张张跑进,一听说是要酒,看看丁艳的醉态,用征询的目光望着萧何吏。
  萧何吏忙使了个颜色,服务员带着会意的微笑着出去了。
  丁艳更加愤怒了,又开始拍着桌子喊服务员。见没人理会,扶着桌子摇摇晃晃站了起来,用手指着萧何吏骂道:“死东西,你给不给我拿?”

  萧何吏坚定地摇摇头、
  “好,好,你们没一个听我的话。我自己去拿!”丁艳说完就踉跄着向门外走。
  萧何吏顾不上理解“你们没有一个听我的话”的含义便赶紧过去拦住了丁艳。
  丁艳拼命挣扎着向外冲,萧何吏没想到这个娇小妩媚的女人会有这么大力气,抓丁艳胳膊的手感到越来越吃力,有几次差点被丁艳挣脱,一看这样下去不行,就趁丁艳又往前冲的时候突然放开了她的胳膊,丁艳没有防备,脚下不稳扑进了萧何吏的怀里,萧何吏便趁机将她牢牢地抱住。
  起初还感觉怀里的丁艳在奋力挣扎,过了一会却没了动静。萧何吏低头一瞧,刚才的小母虎现在变成了面条,自己如果一松手,就会瘫倒地上。
  吃力的把丁艳扶到椅子上,把服务员叫来结账。等服务员拿来账单,萧何吏的心像被针狠狠地扎了一下,三百六十五元!仅那瓶酒就一百四十多元。
  天哪,萧何吏在心里悲叹道,发的这点补助就这么糟蹋了,给家里买东西的打算是泡汤了。
  结完帐,回头一看,丁艳已经从椅子上出溜到了地上,叫了半天也没有反应,萧何吏只好弯腰把她抱了起来。
  抱着丁艳回家,一路上引来很多的目光,为减少指指点点,只好尽量低着头快步向前走,胳膊都酸了也不敢停下。
  等把丁艳扔在沙发上的时候,萧何吏也像虚脱了一样瘫倒在地上。过了好半天才爬起来,擦了一把头上的汗,解开了自己的衣服扣子,走到阳台上透气。
  萧何吏点上了一支烟,回头看看昏睡的丁艳,心里很为难。走吧,有点不放心。不走吧,那要呆到什么时候,万一来了人,自己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啊。
  在连续吸完第三支烟以后,萧何吏还是决定把丁艳叫醒。萧何吏看着那美艳安详的面庞,狠了狠心,晃了晃丁艳的肩膀,丁艳没有醒来,可眼前的两个肉团却随着萧何吏的摇晃而汹涌起伏着。
  萧何吏一时觉得嗓子有些发干。
  丁艳被晃地半睡半醒的,眼睛闭着,嘴里却在嘟囔着,依稀像是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老的不是个东西,小的也不听话。

  萧何吏坐了下来,静静地端详着那张精致却写满委屈的脸庞。
  丁艳忽然翻了个身,像是发狠一般地说:“你做初一,别怪我做十五。”
  声音高而且清晰,把萧何吏吓了一跳,发现那艳丽的面庞居然带了几分狰狞,心里不由一惊,连忙扳住丁艳的肩膀用力地摇晃:“丁姐,醒醒,丁姐,醒醒。”
  丁艳终于吃力地睁开了眼睛,看到萧何吏,眼中闪过一丝迷惑,马上意识到自己刚才喝多了,艰难地坐了起来,有点难为情地说:“哎呀,酒喝太多了,我先去洗把脸。”
  看着丁艳的背影进了浴室,萧何吏心里像放下了一块石头,走到门口换好鞋子,想等着丁艳出来跟她告别。
  许久,丁艳才出来,头发蓬松地散落着,看上去比平时更多一些亲切的味道。
  萧何吏说:“丁姐,我该走了。”
  丁艳脸上闪过一丝失落,不过立刻就恢复了正常,笑着说:“嗯,走吧,路上慢点。”
  萧何吏打开门,刚跨出一只脚,丁艳突然叫到:“别走!”语气里充满了哀求:“再陪我一会吧。”
  尽管拒绝女人对萧何吏来说是件非常难的事情,但还是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必须得走。心底的烧动已经让得他浑身难受,刚才在晃丁艳的时候,看着眼前的晃动,那种灼烧让他几乎失去理智。如果不是极力地克制自己,手估计早就摸了上去。
  “我走了,以后再来看你。”萧何吏狠狠心回头说道。矛盾的心挣扎着,这次最终是理智略占了上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