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19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三,他们为什么这么慢?”庞处长笑着问道:“第四,我们为什么定七天?”
  萧何吏摇摇头:“不知道。”
  “因为咱们抽调是有补贴的,补贴是按天数来计算的。”庞处长笑了起来:“我们下通知,时间定的稍微长一点,如果提前完成,大家也不用回单位,就当是放假了。以前的话,市里还可以组织去个近点的地方旅游一下,不过这次估计不行,领导催的太紧了。”
  “哦,”萧何吏点点头:“我明白了。”
  “这两天帮帮丁艳那边吧。你也得理解老哥,如果催得太紧,又没什么好处,下次抽调谁还来啊。”庞处长用他那宽厚的手掌拍了拍萧何吏的肩膀:“不管干什么,得给人留点想头,你说是不是?”
  萧何吏笑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第二天下午开始,萧何吏被安排帮丁艳整理报表。
  丁艳一会跟萧何吏嘻嘻哈哈好像很亲密的样子,一会又好像很疏远爱搭不理的样子,弄得萧何吏心里迷迷糊糊一点也摸不着头绪。
  虽然徐杰话总在耳边萦绕,但丁艳那艳丽的容颜和勾人的幽香总是让他无法抗拒,还是乐的给她服务。
  五天很快过去了,萧何吏也学会了控制节奏,留了两张表最后一天整理完。这几天,萧何吏一直没有机会再同丁艳亲密接触。期间也打过几次牌,但丁艳都坐在了对面徐杰的床上。

  这女人,到底心里想的什么?萧何吏心里说不出的无奈、惆怅与失落。
  好在东方不亮西方亮,报表整理完全达到了要求,市局领导非常满意,吩咐财务列了一个补贴表。每个人在签字后,领了伍佰元的补助。
  这对工资只有九百多元的萧何吏来说,是笔不小的数目。开心之余,开始盘算着过几天回老家的时候买点什么。
  中午市局安排了庆功兼送行酒。其间,有两个专家级的精英又想唱唱跳跳,可惜大多数人都归心似箭,于是只能作罢,留给了那俩专家一点小小的遗憾,但据他们自己说最拿手的曲目还没奉献给大家,仿佛倒是大家的损失不小。
  饭后,偏远县里来的借调人员相约一起到附近的大超市去购物。萧何吏从来都是在小卖店里买东西,所以根本就没想去。
  可丁艳一瞪眼:“小屁孩子怎么那么不听话!”拖着他就走。
  萧何吏实在是搞不懂这个女人的心,自己的心刚一平静,她就过来撩拨,更可恨的是自己却拒绝不了,完全被这个女人玩弄于掌故之中。

  进了商场,萧何吏才明白了丁艳为何拖他来,是让他充当丁艳的提包雇佣工。身上到处是满满的袋子,手里提着,肩膀挎着,脖子上还挂着几个。
  看着丁艳花钱如流水,萧何吏又心疼又羡慕。
  丁艳买东西磨磨蹭蹭,两个人很快就与大部队脱钩了。等他俩转转悠悠地结账出来,已经看不到其他人的身影了。
  萧何吏尽管被谜一样的丁艳吸引,但心中的理智还是告诉他,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离这个女人远一点,再远一点。

  “要不你在这里等等他们,我也得回家了。”萧何吏鼓起勇气对丁艳说道。
  “这么多东西,你让我怎么拿?”丁艳一瞪眼,想了一想说:“不等他们了,反正是各走各路,你把我送回家吧。”
  萧何吏看看全身的袋子,想想也是,丁艳还真拿不了,只好无奈地答应了。仗着腰包里有刚发的五百元,很豪气地招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丁艳的家而去。
  丁艳的家在南山区,在东州市的南面,市局所在地属于东湖区,在东州市的东面,而萧何吏租住的小屋属于黄北区,在东州市的北面。这三个点连起来基本是个等边三角形,打车都需要四十分钟左右。
  一路上,丁艳基本没有和萧何吏说话。
  萧何吏也习惯了丁艳的冷热无情,脑子里总是闪过徐杰提醒他的那些话,他很想知道那个领导是谁?是个多大的领导?
  很快,车就停到了丁艳的楼下。
  萧何吏大方地说:“我不上去了,直接坐这车回家了。”心里却在想,出门我就赶紧下车,可是该坐几路公交车回去呢?
  丁艳白了萧何吏一眼,不容置疑地说:“帮我提上去!”然后把车费递给了司机师傅。
  萧何吏本想抢着付账,却又被丁艳一个白眼给制止了,只好下车提着袋子跟随丁艳上楼。等丁艳打开了房门,对房子还没有奢望过的萧何吏不由发出一声惊叹,实在是太漂亮太温馨了。
  来东州快两年了,由于各种原因东移西挪地搬了好几次家,每次搬家从身体到精神都是一种折磨。萧何吏心里渴望着哪天能有属于自己的一方安身之所,哪怕再小再小都行,地下室也行,只要它完全归属于自己。

  曾经因为嫌搬家太过麻烦,萧何吏将一些不重要的物品放在了大学同学张康家的崭新的地下室里。自从去过那个地下室以后,萧何吏多次产生了买地下室的冲动,方方正正的,除了光线暗一点,上厕所不方便一点,其他的都要比自己曾经租的民房强得多,起码非常干净。
  丁艳看到萧何吏惊羡的表情,脸色露出一丝笑意,指着沙发说:“你坐一会,我去洗点水果。”
  萧何吏拘束地提着袋子,看着光洁的地面不知道该不该脱鞋,他朝厨房里喊道:“丁主任,我不坐了,我得走了。”
  丁艳从厨房出来,有点生气地说道:“让你坐你就坐,快点把东西放下,把鞋换了!”可能是觉得自己的口气有点严厉了,又柔声说:“快点,听话啊。”口气瞬间又变成了好像是一个姐姐在哄着一个不听话的弟弟。
  萧何吏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把袋子放下,换上了脱鞋。
  像以前的很多农村孩子一样,萧何吏小时候几乎是不洗澡的,更别说洗脚了,如果非要说洗过,那就是夏天去河里扑腾着玩水就算是洗澡了。最早听说城里人进屋要换鞋的时候,当时还在山村的萧何吏与伙伴们着实好笑了一番,进自家屋子还搞得这么麻烦。直到在去过苏若风和张康等几个同学的家里以后,看着那洁净的地面才慢慢开始理解。
  洗脚的规律期是在大学,这并不是因为萧何吏爱干净了,而是睡前大家都端个盆去水房洗脚,。虽然也感受到了洗完脚睡觉确实舒服,可即便这样,洗了四年脚的萧何吏至今也没养成这个良好的习惯,只要一回到自己的小破屋还是脱鞋就上炕。
  不过萧何吏倒也不怕脱鞋,他的脚从小就不臭。而且知道去市局帮忙以后,萧何吏特意买了两双新袜子和三双新鞋垫,并且这些天在宾馆几乎天天洗脚。
  萧何吏暗想,看来自己的脚都是给别人洗的,因为自己一个人时洗的就很少。
  坐在软软的沙发上,头倚着靠背,闻着沙发上若有若无的香气,感觉真是舒服。虽然知道是奢望,萧何吏还是忍不住想,自己将来能有个这样的房子该多好。
  丁艳端了一大盘水果出来,放在了茶几上,里面有樱桃和梨,还有一些萧何吏不认识的水果,都切成一块一块的,上面插着一根根很精致的小牙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