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17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杰意味深长地说:“南山区的,叫丁艳,统计办主任,你猜她多大?”
  那红衣女孩看上去跟陈方凌差不多年纪,也就十八、九岁的模样,感觉最多不会超过二十岁,可看她的风情万种,又不像是个孩子。再看着徐杰有点诡秘的表情,萧何吏在心里盘算,干上主任起码也得参加工作五六年了吧,就是从十八岁参加工作,现在至少也得二十四五岁了。
  可是,实在也不像啊!萧何吏狠了狠心说道:“二十三。”
  徐杰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得意地笑着伸出手翻了翻,低声道:“反过来!”
  “三十二?不可能吧!”萧何吏吃了一惊,声音也顿时高了几度。
  “小声点。”徐杰用手一拍萧何吏,神秘地说道:“三十四了。”
  萧何吏摇摇头,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乔玉莹局长在同龄人算长相比较年轻的了,这个女孩怎么会跟乔局长同龄呢,不可能啊!
  午饭比较简单,喝酒也不多,大家只是象征性地端了端杯子。
  饭后,专家们都回各自房间休息去了。萧何吏和徐杰一个房间,他没有午休的习惯,等徐杰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他便轻手轻脚地出了门,去会议室看报表去了,笨鸟先飞。
  下午两点半,专家们陆陆续续们到齐,萧何吏此时已经整理完了一套表,除了有个别出肉量、能繁存栏与当年生仔数的关系没大有把握,其他的基本都理清楚了。
  庞处长也专门过来,先说了几句鼓劲的话,然后客气地请大家下午多辛苦就走了,统计会战算是正式拉开了序幕。
  看大家都在低头忙,萧何吏也不好意思问那几个拿不准的问题,便继续弄下一套表。
  半小时后,徐杰科长也走了,会议室的气氛渐渐放松了下来,大家开始喝茶聊天,有说有笑起来,中间也互相验证一下个别的逻辑关系。如果两个人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往往还是请那个外地口音的权威站长最后进行裁决,然后一锤定音。
  萧何吏见气氛宽松起来,便找了个机会,拿着报表走到权威站长旁边,很谦恭地问了那几个拿不准的对照关系。
  没等萧何吏问完,那权威站长一摆手,也不说话,随手拿过一张白纸,刷刷刷地写着,不到一分钟,把笔一搁,对萧何吏说道:“拿着这个,不懂的就看看。”

  “好的,谢谢站长。”萧何吏心里疑惑,但脸上还是很感谢的表情,拿着那张白纸回了自己座位。
  等坐下一看,萧何吏顿时心生佩服,一条条逻辑关系清晰明了,几乎全部涵盖了这套表所能用到的。找到那几个自己拿不准的,基本跟自己想的一样,只有两处不同。权威就是权威,一对比就立刻知道自己的思路出错了。
  解决了这几个问题,萧何吏的进度明显就加快了,一个下午就整理了八套表。接近分配给他二十五套任务的三分之一,,剩下的估计明天下午就能结束。他有些奇怪,通知上说至少一周时间,有这么大工作量吗?难道除了这些报表还有其他的工作?
  萧何吏生怕落后,又赶了一套,觉得实在有些累了,这才起身活动了活动身体,在会议室里来回溜达了两圈,顺便看看别人整理了多少。
  这一看,吓了他一大跳,他发现这些统计精英、专家们却一直在说说笑笑东扯西拉,一下午也就整理三四套表。除了那位权威,虽然一直没断了聊天,但他手里已经整理出了六套。
  傍晚的时候庞处长笑眯眯地来了,背着手四处转着。当看到萧何吏整理好的一大摞报表时显得有些吃惊,拿起一套看了一会,略点着头对萧何吏说“不错”,然后把表放下,背着手继续转去了。
  等转到那几位统计专家旁边的时候,脚步停下来做了长时间地驻留,而且头随着专家们的抱怨而频繁地点着,再见缝插针地夸上他们几句。
  专家们都有些疲惫的样子,拿着手里的几套表反复说着设计的缺陷,初填的不完善,整理起来的费劲。仿佛这么困难的工作只有他们才能胜任,而即便是水平很高的他们,也要付出太多的苦累才完成的这么漂亮。
  萧何吏看着庞处长那张充满钦佩、感谢之情的真诚的胖脸,心里很迷惑,这位庞处长是真迷糊还是假迷糊呢?萧何吏又联想到农林局的工作,农林局的领导,是不是也这样迷糊或者是装迷糊呢?
  不想那么多了,反正自己已经领先了,就歇一会吧。萧何吏把表收好,伸了个懒腰,做了做颈部运动,一转头看到了美艳的丁主任,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又吓了萧何吏一跳,原来那丁副主任依然眼神飘忽神游九天,一下午就弄了三张表,连一套表的一半都没完成。
  萧何吏不禁有点替她发愁,这速度什么时候才能弄完啊。

  在庞处长的再三恳求及催促下,统计专家们才很不情愿地同意去吃晚饭,恋恋不舍地挥别了那些表格,仿佛没干完工作就是吃饭也难以下咽的样子。
  到了酒店,大家分头就坐。唯一和中午不同的是,主桌晚上好像多了一把椅子,萧何吏被庞处长看似不在意的一边说话,一边领到了主桌上。
  晚上的酒喝得比较尽兴专家们旁征博引高谈阔论,不一会就醉意冲天了。
  已有醉意的丁主任更是美眸流转莺声燕语娇笑连连,腮上的绯红让面庞看起来更娇艳,却仍在频频举杯。

  萧何吏偷偷估算了一下,丁主任足足喝了有半斤白酒和五瓶多啤酒,心里很惊奇她那小巧的身体怎么能装得下那么多啤酒。
  酒过七八巡,庞处长看样子也是不堪重负了,醉醺醺地站起来对徐杰说:“我还有个应酬,先走一会,你把县市区的老大哥老大姐还有小兄弟们照顾好。如有差池,拿你是问。”说着还用掌做了下劈的动作,仿佛手起刀落的样子。
  徐杰连忙笑着点头,并小心翼翼地搀着处长下楼去了。
  庞处长一走,气氛更加活跃,几个专家更加肆无忌惮,一个专家让服务员把正在房间里的卡拉OK打开了,大家纷纷开始唱歌跳舞,场面一片混乱。 (当时卡拉OK铺天盖地,东州所有像样点的酒店房间里都有卡拉OK,甚至乡镇的小酒店里也有,很多还有陪唱的。但在2000年后的一两年后,就迅速而悄无声息地退出了酒宴的舞台,陪伴它一块消失的,还有萧何吏他们刚买不久的传呼机,手机从奢侈品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成了人手一支的大路货)

  萧何吏平时最多也就喝两瓶啤酒,由于第一次来市里,又加上郝海平书记给他的阴影,他今天足足喝了四瓶,头晕的厉害,觉得随时能吐出来。而那些专家“叫声”更是让他不堪忍受,于是跟徐杰打了个招呼偷偷溜回了房间。
  房间是老乡徐杰分配的,他和萧何吏一个房间。
  萧何吏回到房间,一进洗手间就吐了,晚饭基本白吃了。洗了把脸,本来还想看会电视,结果刚躺在床上就迷糊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萧何吏迷迷糊糊中被一阵喧闹声给吵醒了,原来专家们唱完歌要打扑克,徐杰只好领他们来了自己的房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