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15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把条幅系在腰上,爬出窗户上了空调的外机,然后小心翼翼地用脚踩了踩排水管的挂钩,觉得还比较结实,这才把脚慢慢挪了过去。随着身子的倾斜,手臂开始一寸一寸地向办公室的窗框接近。
  “没事了。”在感觉到手抓住窗框的那一刹那,萧何吏悬着的心才算踏实下来,手腕一用力,身子腾空的一刹那把一只脚伸进了局办公室的窗户里。看到萧何吏安全地过去,没费丝毫体力的陆春晖倒像是筋疲力尽一样,颓然地靠在了墙上。
  一脚里一脚外横坐在窗台的萧何吏这才感觉身上凉飕飕的,估计刚才紧张出汗了,他稳了稳气息,从窗台跳下来过去把门打开。
  乔局长拿着材料走了。陆春晖感激又敬佩地望着萧何吏,一挑大拇指:“厉害!”
  萧何吏坐在椅子上笑笑,刚才确实挺吓人,心还在腾腾的跳着。不过能在乔局长面前表现一把,还是很值的。
  表现了这一把,乔玉莹局长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倒是郝海平书记对萧何吏态度有了些明显的变化。
  前几天,陈方凌叽叽喳喳地说起过萧何吏手被划伤,和段文胜对话什么老头又医院又派出所的,被郝海平书记听了一耳朵,觉得有点像程书记那件事,有一天还特意问了段文胜一句:“程书记被撞那天,萧何吏也在?还跟歹徒搏斗来着?”
  段文胜点点头说道:“是,那天我和何吏在一块。不过程书记被撞后,我急着过去救人,就没注意其他事。后来何吏是说过抓到了人并送了派出所,不过我挨着问过了,都说没有这件事。我是担心是何吏吹牛,所以便没再问他。”说完看看郝海平书记:“我觉得,您也别问了,如果他是瞎吹,脸面上会挂不住的。”
  郝海平书记当时重重地哼了一声:“这种人还要什么脸面!”
  那个时候,郝海平书记是从内心里不相信萧何吏去追肇事者的,可是经过了翻窗拿材料这件事,心里又微微有些动摇了,觉得说不定这小子真能干得出。
  这么一想,郝海平书记尽管没再提抓肇事者的事,但对萧何吏的态度还是明显好了很多。
  陆春晖就更不用提了,两个人的关系又加深了一层。
  两个礼拜以后,市水利局配的电脑终于到位了,安在了综合科,并配了打印机。
  乔玉莹局长对这台电脑很重视,专门安排段文胜在综合科隔了一个小单间。(那时候的电脑刚刚开始普及,区里买第一台电脑的时候,窗帘要双层防静电的,地板要自动升降的,雨天是不能开机的,用完关机后要防静电的布盖上的)
  有了这台电脑,大家都很高兴,以后再打材料不用去打字社了。
  其实最高兴的还是萧何吏,等下班没人了,他就在那叼着烟玩红色警戒等那些大学里没玩够的游戏。这时候他烟瘾还不大,自己从来没买过,都是陆春晖给的,有就吸,没有就不吸。
  陈玉麒最近又下乡蹲点去了,萧何吏晚上也不急着回去,每天下了班就在单位玩会电脑,碰到陆春晖加班,就跟他去吃免费大餐。

  夜已深,整个政府大院都暗了下来。农林水牧局办公室和综合科的灯光还亮着。陆春辉鬼鬼祟祟地走进了综合科,问道:“人都走了?”
  萧何吏继续玩着电脑,没好气地说:“都几点了人家还不走?你以为都像我,贪图你那点吃的。”
  “给你看点好东西。”陆春辉神秘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光碟来,满脸的得意。
  萧何吏撇撇嘴,不屑地说:“不就是张黄盘么,看你那点出息。”

  陆春辉惊奇道:“你怎么知道?”
  萧何吏叹了口气说:“我看这东西都看饱和了,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挺恶心的,你要没看过最好别看了。”
  陆春辉犹豫着还是想看。
  萧何吏一挑大拇指:“你在学校肯定是个好学生,不过现在你堕落了。”
  陆春辉委屈里带点自豪地说:“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啊,我上大学时一周做着五份家教,还去要去果园帮忙,我从上大二就没花过家里一分钱,有时候还要给家里寄钱,大学四年忙得连个恋爱都没谈,亏死我了。”
  萧何吏很佩服陆春晖这一点,尽管大学里他也是如此。心里佩服,嘴里说出来却不好听:“做个家教有什么了不起,我当年在雨中发小报,淋了两个多小时呢。照样没耽误谈恋爱。”
  萧何吏最近老爱在陆春辉面前编造一些很激情的场面来刺激他。“我和女朋友把衣服全淋湿了,最后全脱下来拧干,身材真好啊,还趁机摸了两把呢,啧啧。”
  “行了行了,你牛逼行了吧!”陆春晖对萧何吏的艳史也听够了,说来说去就那点事,把盘递过来:“别扯了,抓紧时间看盘。”

  萧何吏鄙夷地说:“就看五分钟啊,晚了我就不等你了。”
  两人刚把盘放进电脑的光驱,门“吱呀”一声开了,原来是乔玉莹局长回来拿点东西,看到综合科灯还亮着,就推门进来了。两人听见响声赶紧站起来,一看是乔玉莹,吓得脸都有点变色了,下垂着的手互相推搡着让对方去把盘拿出来。
  乔局长好像挺高兴,问:“加班呢。”
  自从上次萧何吏翻窗拿材料,乔局长对萧何吏的态度最近没那么冷淡了。
  陆春辉赶紧走过去说“是啊,还是那个典型发言的材料,我让何吏帮我打印出来。这不刚弄完,我俩正准备走呢,也有点饿了。”
  乔玉莹很满意的样子,笑笑说道:“一会你俩去桃花居吃点饭吧。”说完转身准备出门,就在前脚已经迈出去的时候,影碟开始播放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还好声音不算太高,萧何吏赶紧使劲地咳嗽。
  乔玉莹回过头指着萧何吏问陆春晖:“萧……那个谁……怎么了?生病了?”

  乔玉莹最近好像对萧何吏的名字有了点印象,但也或许是他的名字太绕口,还是经常“那个谁”“那个谁”地叫着,不过最近经常把姓给带上了。
  陆春辉皱着眉头带着埋怨的口气说说:“何吏有点感冒了,不太注意身体,刚才我让他先回家吃点药,可就是不听。”
  萧何吏脸上几乎没有血色,额头也真的渗出了一层汗珠,真的像是生病了的样子。
  乔局长“哦”了一声,说早点回去休息吧,别光顾着工作,身体是本钱,说完转身出了门。
  门还没关上,萧何吏已扑到音箱上把电源关掉,站起身来长出了一口气,摸着咳得有点疼的喉咙,面如土色。
  陆春辉把手放胸口上,体验着那狂跳的心。
  经过这么一折腾,陆春辉也没了看盘的兴趣。两个人关了电脑去桃花居吃饭。
  吃饭时两个人嘴也不闲着,今晚的主题是黄盘,互相损着对方刚才的熊样并对自己沉着而又机智的表现进行猛烈的赞扬。
  有时候,世事的确存在一些略显讽刺的故事情节。
  长期默默努力表现的萧何吏,从来没有引起过领导的重视,可是通过翻窗拿材料和“带病加班”两件事,乔玉莹对萧何吏的印象改善了不少。

  市里最近搞了一次很繁琐复杂的农业生产统计,本来心气很高,想把本市的底子摸个清楚并分门别类的一目了然,但最后却弄成了一锅浆糊,不得已开始抽调各县市区的业务人员前去帮忙,黄北区农林局也收到了抽调人员的通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