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13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萧何吏和陈方凌也不只是在斗嘴。陈方凌慢慢发现,如果其他三个人都不在的话,他们其实也谈一些或温馨或平淡或伤感的事情。她尤其喜欢听萧何吏讲他小时候的故事,喜欢听他讲的那些乡间趣事。萧何吏有时候也会谈谈自己的苦闷,而陈方凌也会变得像个大人似的安慰他。
  一个单位,领导在与不在,一般来说总是有很大的区别。
  乔玉莹和郝海平前脚刚走,齐晓敏立刻对陆春晖说有点急事,拿起包就走了。自从郝海平书记来了以后,她上班逛超市的机会越来越少了。陆春晖也伸了伸懒腰,发出放松舒服的声音,当着陈方凌,他不好意思提溜衬衣手拍肚子。

  但偶尔陆春晖的原形样还是被陈方凌看在眼里,就觉得好笑,心想这个陆主任,在领导面前一副很认真严谨的做派,加上小伙长得帅,挺人模狗样的。可领导刚走就就原形毕露了。当她把这话说给萧何吏听的时候,萧何吏忍不住哈哈大笑。
  陈方凌也学着陆春晖伸了个懒腰,笑眯眯地对陆春晖说:“陆主任,你听会电话,我去综合科玩会。”
  陆春晖知道陈方凌又要去找萧何吏,这也难怪,就算是他,也觉得其他几个人太正经了,一起工作可以,一起玩就少了些乐趣。
  他正起身子,故作严肃地说:“去综合科可以,但萧何吏不是个东西,你千万别离他近了。”
  “就是啊,萧何吏老欺负我。”陈方凌撅着嘴说:“还有王工,别看他笑眯眯的不言语,就连笑容也是跟萧何吏一伙的。”

  陈方凌与萧何吏打闹惯了,对别人都尊称“工”,而对萧何吏总是直呼其名。
  “你去吧。”陆春晖知道这丫头的心早飞过去了:“叫个人过来听电话,我出去一下。”
  陈方凌蹦蹦跳跳地来到综合站:“陆主任安排的,说过去一个人听电话。”
  萧何吏故作不解地问:“那你做什么?”
  “我来陪你们聊天。”陈方凌笑眯眯地说。
  “我看不用了,你还是回去听电话吧,我们几个聊得挺好,不用有人陪。”萧何吏笑道。
  “你!哼……这可是陆主任安排的!”陈方凌背着双手,仰着头,搬出了她的领导。

  “好了,我过去吧。”一般在这种时候,只要段文胜在家,都是他出来解围。
  段文胜托着腮看着窗外沉思。
  乔局长虽然对自己不错,但隐含的客气就表明了距离,不像对陆春辉一样说训就训,训完之后又是一脸春光地关怀。
  还有就是萧何吏,自从同学聚会后,竟然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对自己的命令充耳不闻甩手不干了,陈玉麒和温叶秋更加指望不上,现在科里一些跑腿打杂的活只好自己亲力亲为了。
  一想到这些,段文胜就有些气闷。
  还有陈方凌,这丫头好像对温文儒雅的自己没什么兴趣,倒是整天围着邋里邋遢的萧何吏转悠。这不,领导前脚刚走,这丫头立刻欢的不行,蹦着又去找萧何吏了。
  萧何吏到底好在哪里呢?段文胜对自己的很多判断多产生了怀疑,这个社会是怎么了?萧何吏到底好在哪里?不但陈方凌,还有陆春晖,甚至连温叶秋都与萧何吏走得很近,更不说陈玉麒了,萧何吏估计是他在局里唯一信任的人。
  想想这些,段文胜不禁有些烦躁起来。

  正想着,陆春晖和齐晓敏前后脚回来了,陆春晖吵综合科方向怒了努嘴:“还在那边呢?”
  段文胜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
  陆春晖把手里提的一包文件放在桌子上说:“文胜,你回去吧,我和齐大姐听电话就好了。”
  段文胜点点头,刚要开门,门却开了,原来是陈方凌撅着嘴回来了。

  陆春辉笑道:“怎么了,刚才出去还欢天喜地的,去了趟综合科怎么撅着嘴回来了?是不是萧何吏那小子又欺负你了?”
  “就是他!”陈方凌气鼓鼓地趴在桌子上,眼里还噙着泪。段文胜心里一酸,萧何吏啊萧何吏,别人对你好,你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以前对乔素影如此,现在对陈方凌又是如此!
  “陆主任,”陈方凌眼里还有泪花,脸上却已绽放出笑容,“哪天你带我去乡下骑猪吧,我才不稀罕他带我去。”
  “骑猪?”陆春辉怔了一下,“萧何吏要带你去骑猪?”

  “恩,”陈方凌抹了一把泪,委屈地说:“都说了好几次了,总不带我去。”
  齐晓敏抿着嘴不想笑出声来。
  段文胜同情地说:“他逗你玩呢。猪那么脏,怎么骑?”
  “不对,”陈方凌反驳道:“萧何吏说了,猪其实可干净了。”
  陆春辉哈哈大笑。
  段文胜皱着眉说:“他说什么你都信啊!”
  陈方凌一脸严肃的说:“萧何吏养过猪,他肯定知道,他说他小时候就经常骑着猪出去玩!”
  段文胜差点就脱口而出:“我也喂过猪!”可话到了嘴边终于又硬硬地咽了下去。在段文胜看来,拔草喂猪的经历并不光彩。也只有萧何吏才能天天挂嘴上,像多耀眼的经历一样。
  陈方凌又开始浑身不得劲,长吁短叹,一会揉揉头,一会晃晃肩。陆春辉把材料改完,抬起头,不解地问到:“又想过去了?怎么每次你哭着回来,那帮小子连个追着过来劝劝的都没有,反倒是你不一会就又主动地窜过去了?”
  “我才不过去呢!”陈方凌赌气般地拿起了那本看了快一个月还没翻到第十页的会计考试用书。
  “综合科么,我陆春辉,让萧何吏过来一趟。”陆春辉把电话放下,看了看面有喜色翘首企盼望着门的陈方凌,心想萧何吏这小子确实有两下子。
  “陆主任,有事?”有第三个人在场时,萧何吏对陆春晖还是表现得很尊重。

  陆春晖说:“何吏,你老捉弄方凌干什么?”
  “告状了?”萧何吏笑着看看陈方凌,陈方凌赌气地把头扭过去看着窗外。
  萧何吏有点委屈地说:“她老让我带她去骑猪,我说三遍猪不能骑她不相信,我说一遍猪能骑她就信。”说完转头对陈方凌说:“方凌,猪不能骑。”
  “你骗人!”陈方凌眼睛里又要溢出泪花,带着哭音说道:“你就是不想带我去!”

  “你们看。”萧何吏无奈的摇摇头。
  一直没说话的齐姐忍着笑对萧何吏说:“那你小萧也不能老惹人家小陈哭啊。”
  萧何吏很真诚地对陈方凌说:“那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嗯。”陈方凌立刻喜上眉梢,坐直了身子说道:“你讲吧。”
  萧何吏用很缓慢很低沉声音说道:“那是上上周日的一个上午,我和陈玉麒陪方凌去乡里玩,正逢秋收大忙......”
  “别说了!”陈玉麒眉头皱了起来,扫了一眼萧何吏,转身拿着单据出去了。
  “吆,你仨还去郊游啊?怎么不带上我?不像话!”陆春晖大惊小怪地叫道。
  “下次带上你,最好你找个车,我们就不用挤公共汽车了。”萧何吏应了一句,继续用朗诵地语气说道:“正值秋收大忙,地里金灿灿的玉米都已经收割回家,只剩下残留的几分苍黄的小半截玉米秸根根直立的矗立在一望无垠的田野上。我们的小陈同志看到这丰收的景象,激动地脸都红了,闻着大地喜悦的香气,大声地深情赞美道:真可惜啊,这么小的树就都被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