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8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二成摇摇头:“不是苍天开眼,是有贵人相助。”
  刚才说话村民马上改口:“对,对,要不是‘陈土匪’,不,要不是陈所长作证,我们肯定输了。”
  “他能帮我们确实出乎意料,但我说的不是他。如果不是因为有那个恩人,他也绝对不会帮我们的。”说着,杨二成把目光投到旁听席最后一排。
  众村民也随着杨二成目光看去,那里早已人去椅空,哪里还有那个大高个?就连陈文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就在众村民找寻楚天齐的时候,楚天齐已经在返回公丨安丨局的路上了。局长专车里,还坐着一个人——陈文明。
  “局长,今天我是出庭作证了,但肯定会遭到他们的报复,您可要保护我的安全,我可是的无辜的呀。”陈文明面现紧张神色。
  楚天齐转过头一笑:“你放心,我一会儿就要在班子成员会上强调这事,局里有义务保证你这个‘无辜’证人的安全。”在说到“无辜”二字时,楚天齐故意加重了语气。
  陈文明直接滤掉了对方话中的另一层意思,而是不停的点头回应着:“谢谢局长,局长真是对下属关怀备至。您能出任局长,是全局五百多名干警的福气,是全县老百姓……”陈文明喋喋不休的为对方唱起了赞歌。
  下午刚上班,曲刚来了。

  楚天齐知道对方来是为了什么,但却没有先说话,而是自己点燃一支香烟,示意对方也来一支。
  曲刚点着香烟,吸了两口,说道:“局长,上午临时班子成员会上,你说陈文明是山林租赁纠纷一案的重要证人,要适当保护他的安全。当时人多我没好细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前怎么没听说?”
  楚天齐一笑:“我也没想到,没想到他怎么会去做证,以前可从来没听他说过。你还记得我让他去协调的事吧,当时弄了很长时间,连一点效果都没有,他还常找一些理由搪塞我,让我很没脾气。上次听你说了开庭的事以后,我也心里没底,虽说我的直觉不是这样,但鉴定报告那可是白纸黑字,心里也直打鼓。不过你今天有事不能去,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听了,毕竟这事是让我们牵头,我们也要做到有始有终。

  今天一开庭,法官就出示了两份鉴定报告,一份是首都鉴定机构做的,一份是省里的。两份报告结论,和聚财公司做的一模一样,我心说‘完了’。当时有这个感觉,并不是因为谁输谁赢的事,而是感觉自己被骗了,被自己的眼睛骗了,也被村民骗了。我怎么也想不通,想不通看上去那么纯朴善良的百姓,竟然会做出这等事。虽然明知道判决结果会和自己的直觉完全相反,但如果有一个明确的结论,这事也就算告了一段落。至于村民承担怎样的后果,那也只能怪他们自己弄虚作假了。

  休庭三十分钟后,法庭复庭,审判长做了简单开场白后,就说‘合议厅经过合议,判决如下,驳回原’。刚说到这儿,门就被推开,陈文明闯了进来,说要作证,大伙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我平时对他印象也不好,只认为他那是落井下石,是去给即将败诉的村民们踩上一脚。可他接下来的说的话,让大家都懵了,他说村民合同才是真合同,是聚财公司造假了……”接着,楚天齐讲了法庭上后来发生的事。

  “哎呀,这可够邪乎的,顶上电视剧了。要说聚财那个副总也真是人才,就是这聪明劲儿用的不是地方。”曲刚停顿一下,又提出了疑问,“这份录像和文字说明会不会有问题呀,怎么就那么巧,还被人拍下来了?”
  楚天齐道:“应该不会吧,录像不光有图像,还有声音,应该是同期的。而且那个副总打电话时所在的屋子,和后面有合同页画面的屋子陈设完全一样。至于怎么被拍下来的,那就不知道了,只能说是有心人吧。不管怎么说,这些证据是陈文明交给法庭的,有些人肯定是恨死他了。”
  曲刚点点头:“陈文明这么一弄,就等于直接得罪了聚财公司,确实有可能被人报复。可我们又怎么保护他呢,总不能直接派两个人跟着他吧?”
  楚天齐轻轻摆了摆手:“那倒不必,你适当关注一下就行。我今天开这个会呢,主要就是造个声势,就是要让有想法的人收手。否则,一旦陈文明有什么不测,那背后黑手就呼之欲出了,我想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傻。这也算是舆论战、心理战吧。”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你今天有事没去,太遗憾了,那剧情反转的可是真够精彩。”
  知道对方最后这句话,有奚落自己的意思,而且自己也肯定听不到感兴趣的东西了,于是曲刚与楚天齐打过招呼,走出了局长办公室。
  看着对方背影消失在门外,楚天齐笑了。他知道曲刚是来套自己的话,想知道自己究竟对陈文明做证一事提前知晓多少,这应该也是好多人疑惑的事。但楚天齐肯定不会说的,连一些细枝末节也不会透露。不过,经曲刚刚才这么一问,楚天齐的思绪又回到了上周。
  时间倒拨六天,回到八月九日那天下午。
  当时,楚天齐刚刚探望完昏迷不醒的何喜发,正边想事情边下楼。忽觉有一人迎面而来却又转身而去,便急忙抬头去看。看背影就知道那小子是谁,于是楚天齐喊住了对方。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医院泡病号的陈文明。知道局长是在叫自己,陈文明不能再假装不知,只得收住脚步,回头谄笑着打起了马虎眼,假装刚才没看到局长。

  楚天齐没有就这事深究,而是说了句“跟我走”,就快步下楼而去,陈文明也只得跟着,上了楚天齐的车。
  在车上,楚天齐没有说话,直接回到局里,进了办公室。
  陈文明也只得跟着进了屋子。
  坐到椅子上,楚天齐面沉似水,就那样冷眼看着站在当地的陈文明。
  尽管心里直打鼓,但陈文明已提前想到楚天齐不会给好脸色,便表面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其实心里还在盘算着如何应付接下来的局面。
  就这样,一个怒目而视的坐着,一个就像是受气小媳妇似的站着。两人都在演戏,但演技究竟孰高孰低还一时不得而知。
  “啪”,一个声音响起,楚天齐右手冷不防的拍在桌面上。

  陈文明猛的打了一个激灵,心中不由一惊:这家伙搞什么鬼?又要吓唬人,还是真有了什么把柄?
  尽管心中略有不踏实,但陈文明并没有说话,而是又故意把惶恐指数提高了几级,全部写到脸上。
  “陈文明,你干的好事?”楚天齐冷哼一声,“说出来吧,别装了。”
  “局长,我……我怎么啦?你是说我这一段不在单位的事吧。我那不是病了吗,我这人你也知道,轻伤不下火线。实在是这一段身体指标太不正常,身上也难受的厉害,才被医生和老婆逼的住了院。虽然我住院了,可是单位的事我还是一天过问好几次,而且在住院前也对所有事进行了安排。刚才碰到你的时候,我就是准备偷偷从医院溜出来,回所里去处理事情。我……”
  日期:2017-05-02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