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10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何吏悄悄进了秃子的屋,见两口子还在吵,便没有打扰,赶紧提了香香的羽绒服就溜了出来。
  香香穿好衣服,又换上了笑脸:“你不想知道我的过去么?”
  萧何吏摇摇头:“谁不想正正经经做人呢,你的过去肯定是一部血泪史,不听也罢。”
  香香有点诧异,也有点黯然,半天没说话。
  萧何吏看看苗苗,再看看香香:“你俩在哪住?”
  “老远呢。”香香抬起头来说道:“现在也打不着车了,咋办?”

  萧何吏内心煎熬着,不过最后还把自己的被子和枕头抱起来说道:“你要不方便走,就在这里睡吧,就一床被子了,你俩凑活吧,我去隔壁睡。”萧何吏心里真不情愿让这个不洁的女人睡自己的床,可这时候赶出去又未免太不近人情,再看看苗苗,心里更不忍,心想明天我把床单和这床被子扔掉就好了,但怎么也得留一床自己盖。
  香香坐在床上没什么反应。
  萧何吏看苗苗还在一旁站着,便说道:“坐下吧。”
  苗苗没动,香香说道:“坐下吧。”
  苗苗这才小心地坐在床边。
  萧何吏看苗苗害怕的样子,心里突然闪过了一个骇然的念头,不会是拐卖来的少女吧,留宿拐卖兼卖yin女,倒时候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两个人坐在床上也不说话。萧何吏本来还是盼望着她俩能走的,现在一看,俩人没有走的意思,看来只能自己走了。便抱着被子要出门。

  “别走了,我们也在这租的房子!”香香仿佛看透了萧何吏的内心,说“坐下吧,我们一会就走,别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
  萧何吏心一宽,嘴上却说道:“我心里没鬼,行得正走得端,有什么好担心受怕的。”
  香香扑哧一笑:“煮熟的鸭子,就剩下嘴硬了。”
  萧何吏走回来,用力把被子和枕头塞在床最里面的一个角上,尽量不与香香坐过的地方接触。
  “至于吗?”香香凄然一笑:“表面装着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心里觉得我们很脏。”
  萧何吏的心事被看穿,脸上有点发红,但嘴上仍辩解道:“哪有。”

  香香苦涩地笑了笑:“你是个好人,今天你说的话我感触挺深,我也是上过大学的人,可以找个正当的工作。”
  苗苗吃惊地望着香香,仿佛见到了天外来客。
  香香瞪了她一眼,苗苗赶紧又把头低下了。
  香香叹口气,对萧何吏说道:“明天我就走了,换个环境,看能不能干出个样子来。”
  萧何吏有些惊喜,地连连说道:“肯定能的,肯定能的。”
  “看你美得那样,”香香白了萧何吏一眼:“是不是觉得挽救了一个鸡,心里特别有成就感。”
  萧何吏又被说中了心思,脸又开始发热,心里惊异这个女人的聪明。
  “对我来说,男人脱光了都一样,只是一些人穿上了衣服便道貌岸然起来,这样的男人只能让我更恶心,还不如秃子那些男人来的磊落。”香香临走前又解决了萧何吏的一个疑问。
  “苗苗交给你了,多帮帮忙吧。她是个好孩子,我一直没让她入行。”香香又转头对苗苗说:“好好在酒店当服务员,等姐姐混出来了,就来接你。”
  苗苗忍着泪点点头。
  香香走到门口,回过身一眨不眨地盯着萧何吏。
  萧何吏摸摸脸:“咋了?有花?”
  “我要记住你!”香香有些深情地说道:“虽然只一面之缘,但我想永远记得你这张脸。在我生命里,你算一个不能忘记的人。”
  萧何吏看她表情那么诚恳,刚想说点什么,却被香香脸一板阻止了,指着萧何吏一字一句地说道:“因为你居然敢嫌我脏,我恨你一辈子。你记着,我会回来找你的!”说完拉着苗苗转身走了。
  萧何吏被她神情的飞速转换弄的哭笑不得。送走了两个人回到屋里,站在床前犹豫了一会,还是把床单揭下来扔掉了。
  躺在床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很开心,脸上不自觉地挂满了笑意。
  第二天一早,陈玉麒红着眼睛推开了萧何吏的房门,一看就是整晚没休息好,很郑重地样子:“换房子吧,我受不了了。”

  萧何吏边穿衣服边笑着说:“这挺好啊,昨天我还挽救了一个边缘女青年,多有成就感。”
  陈玉麒很坚决地说:“你如果不搬,我就自己搬。”
  萧何吏看着陈玉麒坚定的神情,半响,叹了一口气,搬就搬吧。其实他内心里是不想搬的,他很适应这种环境,他喜欢与社会底层的人打交道。他觉得自己本来就是这个团体的一员,而且是比较有出息的一员,所以跟他们在一起既有亲切感也有成就感。
  接下来的日子里,陈玉麒忙着找房子,不是价格高就是离单位远,总是不合适,急得嘴上起了泡。萧何吏倒是挺滋润,天天被苗苗一早叫起来,两人去幽静的公园慢跑上几圈然后吃早饭上班,日子过的平淡而有规律。
  然而好景不长,陈玉麒终于找好了房子,两室带厨卫,三个月一千元。萧何吏心里虽然有点心疼价格,可看着满嘴是泡有些憔悴的陈玉麒,也只好答应了,他心里清楚,这种地方住,对陈玉麒来说每天都是煎熬。
  临搬家的前一天,早上跑完步后,萧何吏对苗苗说:“我要搬走了,你以后别在酒店做了,还不如摆个小吃摊或者水果摊,也算自食其力。”
  说话的时候,萧何吏很严肃,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的话有多荒唐。
  在当时的农村,如果一个女孩子在酒店或宾馆当服务员,甚至是理发师,都给人一种不好的感觉,正统的家庭找儿媳妇会很计较这些。萧何吏自小耳濡目染,这种观念也根深蒂固。
  苗苗愣了一下,低下头没说话。
  第二天,萧何吏搬走了。苗苗也去辞去了酒店的工作,为此还被扣了几百元的押金,将剩下不多的钱买了辆三轮车,从此每天不到四点就去水果批发市场批发水果,然后再与城管们周旋。
  萧何吏自然体会不到这份工作的艰辛,偶尔也来找苗苗玩,苗苗总是乐呵呵地把剩下的一些好的水果拿给萧何吏吃,从来不提劳累艰辛的事。萧何吏很有成就感地吃着水果,仿佛是自己给苗苗指了一条康庄大道。
  直到一个礼拜后,萧何吏坐着公交车去送文件,看到了窗外苗苗瞪着三轮车正在吃力地在爬一个大坡,那苗条的身材此时只能用羸弱形容,在体力活面前,壮才是唯一的王道。
  萧何吏的眼里闪过了泪花,仿佛看到自己很小的时候推水的影子。

  晚上,萧何吏买了好多零食跑回了废墟。一开门,却发现苗苗正在哭,秃子和矮冬瓜在一旁劝慰咒骂着。原来苗苗的水果连同三轮车都被城管没收了。
  苗苗看萧何吏提着东西来看她,心里很高兴,抹了一把眼泪,笑着说:“萧哥,没事的,你别往心里去,我本来也不想卖了,我不是那块料。”脸上绽放着笑容,但泪还是不停地流出。
  萧何吏抚住苗苗颤抖的肩膀,呆立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秃子埋怨地数落苗苗:“早就告诉你,卖水果赚钱全在秤上,你不会弄秤,卖的哪门子水果?”转头对萧何吏说:“跟着了魔一样非卖水果,也不知道谁给出的馊主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