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9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香香眼波流转,嗲声说道:“我们输了我脱,你们输了苗苗脱。”
  萧何吏不由哑然失笑,还有这样的规矩?转头看看秃子,原以为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自己的老婆脱衣服吧,谁知道秃头正晕晕乎乎地一个劲点头。
  萧何吏来了兴致,端起水杯哈哈大笑:“嫂子,我看你俩身上的衣服可都没有几件,几把就得光了,那不是没什么看头了?”
  香香又天真模样地想了想,像突然想到妙注意一般欣喜地喊道:“可以摸啊,你赢了摸我,秃哥赢了摸苗苗。”

  萧何吏正在喝水,一听这话,噗的一口全喷了出来,一点没浪费,全喷到了坐在对面的苗苗的脸上和胸上。
  香香放肆地高声地大笑,萧何吏突然想起第一次来看房时,西边有两间房的女房客好厉害的,为了一点动静就要伸出头来骂人的,现在几个人弄得这么吵,可千万别把那几位给吵醒了, 便赶紧提醒道:“你轻点声!”
  香香才不管这一套,继续笑着:“哈哈,你把苗苗弄湿身了。你得负责。”
  秃头居然在一边也醉呵呵地笑着。
  萧何吏一时有些窘迫,对苗苗说道:“对不起啊。”

  “没事。”苗苗轻轻站起来,拿纸巾柔和地擦着脸上的水,声音很轻,如同蚊子一般。
  萧何吏这才开始注意起这个叫苗苗的女孩来,她好像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潜意识里觉得她年龄应该不小,但现在仔细一打量,发现也就十**岁的模样,很苗条的身架,脱了外套后里面是一件红色毛衣,腰肢柔软纤细,胸却很大,在瘦弱的身体上显得尤为突出,好像要把那束缚她的毛线撑开一眼,撑开那薄薄的吊带裙蓬勃而出,脖子上挂的一个很精致的红色小手机垂在胸前,站在那里低眉顺眼的,显得很安静,尤其是被喷了水,把妆擦掉了一些后,露出了清秀温婉的面容。

  香香虽然醉了,但洗牌却很麻利,看得出是老手了,噼里啪啦一阵,然后把牌啪的往桌上一放,喊道:“开始!”
  萧何吏看看表,有些无奈,加上内心里也想看看她们是不是真敢脱,便点点头:“好,开始。”
  一边摸着牌,萧何吏一边嘱咐说:“说好规矩,第一打出的牌不能往回拿,第二小声说话,别打扰人家休息。”说完朝西面的房间怒了努嘴。
  “ 切,”香香一副不屑的样子:“早出去工作了,她们是昼伏夜出,这个点你连根毛都看不见。”
  “做什么的?还昼伏夜出?”萧何吏摸起一张牌顺口问道。
  香香还是一副不屑的模样,撇了撇嘴很简单明了地说道:“鸡。”
  萧何吏有点冒汗,自己和陈玉麒这是找了个什么房子啊,除了混混就是鸡,万一公安局来个扫黄打黑,非把自己打扫进去不行。
  七八岁的天真小女孩在考虑问
  萧何吏装着漫不经心地问:“那大哥大嫂是做什么的?”
  秃子没言语,香香媚笑着说:“还能干什么?带几个小姐妹从事服务行业,混口饭吃呗。”
  秃子笑道:“鸡头就鸡头好了,还那么多说道。”
  原来掉进鸡窝了,萧何吏有点紧张起来,出牌的速度也加快了,想赶紧结束回屋睡觉。
  一把打完,萧何吏和苗苗赢了。
  萧何吏哈哈一笑:“嫂子,今天就先别脱了,记在账上,哪天方便了记得还我。”

  香香嗲声笑了起来:“今天就方便。”说着站起来就要脱。
  萧何吏吓坏了,一把按住香香的手:“嫂子,只是开个玩笑,你真敢脱,我可是真不敢看。”
  香香坚持要脱,被萧何吏死活按住,挣扎了一会,仿佛酒也醒了几分,不再挣扎,坐在那里大口的喘着粗气。等气喘得匀了,斜瞟了萧何吏:“小子,刚才看你挺有种的,原来也是虚有其表啊。”
  萧何吏笑笑:“骗不了嫂子的火眼金睛啊。”
  几个人正说笑间,门咣当一声,进来一个女人,矮矮胖胖像个冬瓜,走到桌前,先冷冷地笑了一声。

  秃子和香香脸色大变,两个人连忙站起来,秃子好像酒全醒了,搓着手说:“你不是明天回来么?”
  矮冬瓜又是冷哼了一声。
  香香却仿佛酒意又上来了一般,趴在矮冬瓜的肩膀上醉意朦胧地说:“姐回来了啊,我们正在打牌,你也来啊。”说完又嗤嗤地笑道:“是不是不放心秃哥啊。”
  矮冬瓜不耐烦地一挥胳膊把香香甩开,两道小短眉向上挑了挑:“咋地,我就一晚上不回来,你就想上我的床了?”
  “咋说话呢?香香不是正好碰到了,过来玩玩嘛。”秃子嘟嘟囔囔的说着,被矮冬瓜斜了一眼,立刻把嘴闭上了。
  萧何吏开始明白点了,原来眼前这位矮冬瓜才是正主啊,**,太复杂了,趁乱赶紧撤吧。想到这里,慢慢地站了起来,悄悄地向屋外走去。
  不料还是被香香发现了,踉踉跄跄地追了过来,嘴里还喊道:“帅哥,等等我。”
  萧何吏没敢停留,赶紧溜出来进了自己的屋。没等他关门,香香就紧跟了过来。萧何吏拦在门口,说:“大嫂,还是二嫂?你赶紧回吧,我得休息了。”
  香香不管那些,硬硬地挤了进来,把门关死,倚在门上仿佛长出了一口气,脸上一点醉意都没有了,还伸了伸舌头,这次倒真有几分真实地小女孩做派。
  萧何吏不由笑道:“看你怕得,早知道就别跟人家抢老公。”
  香香翻了翻白眼:“屁老公。”
  “人家连孩子都有了,难道还未婚?”萧何吏心里莫名地有点酸溜溜的,就秃子那样的也值得这些个女人挣来抢去的?

  “人家有证的大老婆在家里呢,她最多是个二nai。”香香不屑地说着并顺手把吊带裙给脱了下来,上半身只剩下了一个乳罩。
  萧何吏大惊,连忙过去把门插死,低声喝道:“快穿上。”
  香香咯咯地笑了起来,做了个鬼脸说道:“虽说咱是女子,但说话也要一言九鼎,决不食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完闪电般抓起萧何吏的手塞进了乳罩里。
  一阵软软温温的感觉袭来,萧何吏脸有点红,连忙把手摔开,转头鄙夷地说道:“看你也像上过几天学的,还能说几个成语,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对得起学费么?”
  香香呆了一呆,本来还得意洋洋的脸慢慢黯淡了下来,走过去颓然地坐在床上,眼里居然渗出了泪花。
  萧何吏本来是铁了心要赶她走,可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有了几分不忍,把她的吊带裙扔了过去说道:“先穿上吧,别丢人了。”

  香香穿上吊带,可能感觉冷,四周看看,目光定在了萧何吏的被子上。
  萧何吏吃了一惊,连忙说道:“我去给你拿羽绒服。”
  香香又愣了一下,没说话。
  萧何吏一出门,却发现一条人影静静地站在门前,把萧何吏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苗苗。萧何吏暗骂自己糊涂,怎么把这个小女孩给忘了,赶忙说:“快进去吧,外面冷。”
  苗苗没动,直到里面的香香说“进来吧”,这才慢慢地走了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