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5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着越来越近,萧何吏的心不由得砰砰跳了起来,嗓子也开始发干。白衣女孩高雅诗也看到了萧何吏,从台阶上下来,微笑着向他走过来。两人相距不到半米的时候站住了,白衣女孩微笑着伸出了手。
  二人并肩走在操场上,握住温软细腻的小手,闻着发梢散发的清香,萧何吏恍然如做梦一般,幸福是不是来得太快了。
  秋风起凉,木叶萧萧,不知不觉就寒秋了。萧何吏和白衣女孩高雅诗的身影流连在校园的每个角落,萧何吏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但萧何吏没有注意到,操场的一个角落里,一双哀怨忧虑的眼睛正注视着他。
  乔素影不是忧虑萧何吏与高雅诗能真正地走到一起直到永远,对于这点,她从来没担心过,她了解高雅诗。她所担心的,是萧何吏是否能承受住伤害。
  乔素影的担心很快就被验证了,两个月后一个飘雪的日子,高雅诗对萧何吏说你这么优秀,应该找个更好的女孩。说完飘然而去,留下了漫天大雪里的萧何吏。
  消沉了整整一个月,萧何吏才慢慢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只是,他不再拒绝除一些女同学的邀请,甚至和一个叫蒋小凤的女孩还偷偷谈起了恋爱,唱歌跳舞看电影爬山郊游,日子过得春光明媚。
  但萧何吏知道,他只是麻醉自己,他依旧在期待着高雅诗。
  三年很快就在期待中过去了,萧何吏和乔素影都带着遗憾失望地离开了校园。
  “你还忘不了她吗?”乔素影有些哀怨地问道。
  萧何吏没有回答,面无表情地继续向前走。
  乔素影叹了口气,又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好半天,萧何吏才深深吐出了一口气,叹道:“能有什么打算,过一天算一天吧。”
  乔素影不忍看那张悲凉而无奈的脸庞,曾经,这是一张多么开心的脸啊,仿佛任何困难都难以让他不快活。她曾经以为这种脸会永远带着那迷人的笑容开心下去。
  突然,乔素影惊奇地喊道:“看,月亮!好美的月亮啊。”
  萧何吏一抬头,刚才还乌沉沉的天空现在竟然挂上了一弯洁净的新月,在风雪过后的夜晚,隔着疏细的枝条望去,更显的皎洁无暇。
  乔素影用力握住萧何吏的手,坚定地说:“风雪总会过去,不是吗?”
  萧何吏用力地点点头,心里的乌云仿佛也被这轮明月给照淡了许多,不再那么沉闷的令人窒息了。他望着皎洁的新月深深吸了一口清冽的寒气,又重重地吐了出来,感觉舒服多了。
  萧何吏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七点半了。平时这个时间,他已经在单位打满了四个办公室的八暖瓶热水,把走廊和楼梯也都拖完了。甚至有段时间,他顺带连隔壁机关医务室的走廊也拖一遍,害的那位负责打针输水的一脸慈祥的阿姨总盼着他来医务室打一针,好用精湛的技术和热情的服务回报一下这个勤快的小伙。后来见他总不得病,这才又把重心放在了给他介绍对象上。
  松松懒懒地穿好衣服,用水抹了一把脸,再叹一口气,然后出门,这几乎成了他最近出门前的规定动作。最近,萧何吏发觉自己越来越懒了。这种懒,是一种说不清的无力感,浓浓地笼罩着他,浸透了他的内心,然后再从内心慢慢扩散到了肢体全身。
  八点五分,萧何吏无精打采地来到了单位楼下,这是他自上班以来的第一次迟到。农林水牧局在政府大院的西副楼二层,西副楼共三层,一层是行管局的司机班,二层是农林水牧局和机关医务室,三层是个百十人的会议室,区里的中型会议都是在这里召开。
  萧何吏刚要上楼,却迎面看见乔玉莹局长从楼里急匆匆地走了出来。乔局长是农林水牧局的一把手,今年三十四岁,据说二十八岁就已经担任正职,团委书记出身,口才好,举止言谈很有风度,又在清水镇当了两年镇长,基层经验也有,后来又任了区里的水利局长,是区里重点培养的为数不多的年轻女干部之一。半年多前,区里合并农业、水利、畜牧、林业、蔬菜等几个单位成立农林水牧局这个综合大局的时候,她最终脱颖而出成了首任局长。担任局长后,因为方方面面的复杂原因,乔玉莹局长首先办了几件事,其中一件是成立了局机关的综合科,并招录了四名应届毕业生。而萧何吏,就是其中之一。另外三个是陈玉麒、温叶秋和段文胜。

  在萧何吏眼中,乔局长是很漂亮的,面庞莹润,肤白且干净,一米六八的修长身材,虽然总是穿着略显庄重的职业套装,却也难掩身材的凹凸有致,浑身上下都张扬着一个三十多岁女人的特有风华。唯一不足的是时常面沉似水,目光冷淡,有些高高在上的感觉,让人不容易接近。萧何吏每次见到乔局长,总有种莫名的拘束和紧张,有时甚至连说话都会变得不利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乔玉莹局长某一刹那的神情举止,会让萧何吏心中闪过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而这种不确定的未知的感觉又进一步加深了他的紧张和拘束。

  今天也是如此,刚恭敬地侧身站住,“局长好”还在喉头酝酿,乔局长已经从他身边走过向政府主楼快步走去,看样子是有什么急事要去找区领导汇报。
  尽管萧何吏已经适应了这种被视而不见,也习惯了乔局长高高在上的严肃与冷漠,但心里还是有几分懊恼,既懊恼自己没有适时的送上问好,更懊恼自己以前天天早来干活倒没被乔局长碰到几次,可这第一次迟到就被碰上了,尽管只有五分钟。
  “哎,那个谁......”转身刚要上楼,身后传来一个莹润但不失威严的声音。
  这是乔局长对他的标准称呼,尽管次数也并不多。萧何吏忙不迭地转过身应道:“局长.......”

  进到综合科,萧何吏扫了一眼,见只有段文胜一人,为了缓和下昨晚的不愉快,便问道:“叶秋呢?”
  “没见呢。”段文胜抬起头,淡淡地笑笑,仿佛昨晚的事情没发生一样。
  很久以后,萧何吏才弄明白“没见”和“没来”的区别艺术,这是小事,但很多事都是相同的,模糊一点,留点空间,对人对己都好。
  萧何吏拿起电话,给温叶秋发了个电话。刚把电话放下,陈玉麒推门进来了,脸色依旧苍白。
  “稀客啊。”萧何吏开玩笑道。

  陈玉麒很清瘦,面色有些苍白,神情总是冷冷的,有些清高傲气的样子,他也是综合科四个人中唯一的干部子弟。尽管他父亲只是东州市旁边平原市下面一个偏远县的小部门一把手,对他目前的工作帮不上什么忙,但在经济上还是明显要比其他三个农村出身的要强很多,起码不用月底给家里汇钱。
  “一会就走。”陈玉麒径直走到办公桌前收拾下乡用的表格。
  过了一会,段文胜拿着一个文件出去了。
  “你胆子真够大的,那家伙一看就是道上混的,你也敢打?” 陈玉麒看了一眼门口,瞪了萧何吏一眼说道。
  萧何吏一听,这才想起陈玉麒昨晚没在乡下,笑了笑说道:“现在也稍微感到有点后怕。昨天晚上是因为连生气加醉酒,没有考虑那么多,现在回想起来,那秃子腰里好像有刀,如果真拿出来乱捅,真够我受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