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3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着萧何吏手上的力道,乔素影默默地站了起来,慢慢地坐在了萧何吏的腿上,揽住了萧何吏的脖子。萧何吏一手端着酒杯,一手环搂着乔素影的纤纤细腰,两人四目相对,萧何吏的醉眼里全是谢意,而乔素影的眼里却溢出了泪花。思盼了多少次的被拥入怀,却是如此的情景,自己居然只是一个道具。
  刚从厕所回来的王美玲大呼小叫道:“干啥呢,干啥呢?我早听说同学聚会是实心眼的在唠嗑,缺心眼的在死喝。心眼少的在唱歌,心眼多的在乱摸你俩心眼可够不少的!”
  “心眼多的钻被窝!”萧何吏笑了起来:“小影,你说是吧?”
  乔素影脸微微发红,轻轻捶了萧何吏一下。

  看着萧何吏和乔素影的亲昵,段文胜感觉马上就要掩饰不了自己的愤怒和失落,慢慢站起来控制着语调柔和地说:“好了好了,我看大家都喝得不少,今天咱们就到这里吧,改天有机会我再请大家。”说完自顾地出门结账去了。
  大家也都醉马刀枪地嬉笑摇晃着地散去。
  王美玲送走了所有的同学,冲两个人意味深长地一笑,摆摆手上车走了,留下了纷扬大雪中仍手牵着手的萧何吏和乔素影。
  乔素影感觉到萧何吏握住自己的手突然紧了一紧,她知道那是感谢,也是分别,心里不由一阵悲伤,她再也顾不上矜持,转身紧紧地抱住了萧何吏,用低低地声音说:“别走!晚上……陪我……走一会吧。”
  萧何吏慢慢地推开乔素影,脸上没有了惯有的笑容,低沉地说:“小影,对不起。”

  乔素影的泪如决堤的河水止不住地流淌:“我不要你说对不起,我不要你说对不起……”
  看着乔素影悲伤得有点变形的脸上挂满了冰冷的泪珠,萧何吏心里升起一丝不忍,他轻轻地又拉起乔素影的手,温柔地说:“那我们走走吧。”
  深夜的街道,空寂无人,只有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不一会两人的头发上、衣服上就落了一层。
  萧何吏感觉雪落在脸上融化的时候很凉,风吹在脸上很冷,但这些都没有心里更凉更冷,因为心里有一把冰刀,在不断地刺砍着他那本来温暖喜乐的心。
  虽然在乔素影的委屈配合下,算是成功回刺了春风得意的段文胜一下。但萧何吏心里却感到很悲哀,自己居然沦落到需要女人为自己撑面子的地步了。
  两个人牵着手在街头一直默默地走着。
  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雪花也不再飘落。
  乔素影终于忍受不了这让她喘不过气来的沉重,打破了沉默。

  “你还忘不了高雅诗吗?”乔素影有些哀怨地问道。
  忘了又如何,忘不了又如何?
  萧何吏抬起头,仰望着天空,长长的一声叹息,乔素影带给他的记忆一幕幕地闪现,连同他努力忘记但依然刻骨铭心的倩影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大一,初秋,周末,黄昏。
  萧何吏心情愉悦地站在街口,那时的他完全不是现在这么委屈的模样,目光中总含着笑意,笑意中又带着轻狂桀骜。在校散打队和拳击队都很风骚的他,年少气盛,曾有那么一段时间走路也是斜眼看人的。
  那天的小报发的特别顺利,太阳还没落山,那两摞厚厚的小报已经没剩下几张了。萧何吏大体算了算差不多能挣十八元钱以后,开始盘算着晚上约上两个老乡一起吃个饭,最近总是他们请客了。
  霓虹初上的时候,萧何吏揣上钱向学校进发了。归心似箭的萧何吏走的是条僻静的近路,穿过那片梨树林,再跨过一座小木桥就能到学校了。

  渐渐地,前面已经能看到学校朦胧的灯光了,萧何吏心情一阵愉快禁不住哼起了小曲。就在这个时候,有点俗套但确实是真实发生了,萧何吏听到了一个年轻女孩的尖叫。萧何吏心里一阵激动:发生了什么事?将要发生什么事?难道自己盼望了多少次的英雄梦就要在今天圆了不成?
  萧何吏紧跑了几步,发现路边停着辆钱江摩托车,离车有十多米的地方两个个头都不高的小子正把一个穿紫裙子的女孩子逼到一颗大树前,其中一个小子的手朝着紫裙女孩的身上乱摸着,不知道是在抢东西还是在占便宜,女孩边叫喊边慌乱地躲闪着。
  萧何吏心道:“报学院散打班也有两月了,还没实战过呢,今天在这两小贼身上试试。”
  想到这里萧何吏一个箭步冲上去,先“咣” 地一脚把摩托车给揣倒了。两个小贼听到动静,都有点吃惊也有点慌乱地回过头来。
  萧何吏好整以暇地站在那:“兄弟,干嘛呢?”
  ??散去。
  两个小贼一看萧何吏穿着学生校服,又是一个人,身材也不像很壮的样子,心里略微有点踏实。其中一个放开紫裙女孩走了过来,恶狠狠地说:“给爷们送钱来了?”说完“嗖”地拿出把弹簧刀,在手上掂了掂:“是自己拿出来呢?还是爷们自己动手?”
  萧何吏的两只手开始有点颤抖,但他知道,那不是怕,而是一种兴奋。萧何吏两眼紧盯着拿刀的小贼一步步地逼了上去。
  萧何吏这一动,立刻改变了双方气势的平衡。小贼的气势明显被压倒,在萧何吏走近时慌乱地拿刀胡乱挥舞,刀尖离萧何吏至少还有半米。
  萧何吏继续向前逼,小贼开始往后退。
  萧何吏进了六步,小贼退了六步。另一个小贼也放开了紫裙女孩,开始退。萧何吏迈出第七步的时候,小贼的心理承受极限已经被彻底突破,随着喊了一声“快跑”,两个小贼掉头逃窜了。

  萧何吏对两个小贼的突然逃跑深感意外,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下意识地拔腿就追,却不想被一块石头绊倒,结结实实地摔了个狗啃屎。这一跤摔得不轻,半天没爬起来。多亏两个小贼已经崩溃,否则回过头来一顿乱脚,轻轻松松就能把萧何吏踹个七荤八素。
  萧何吏吃力地爬起来,抹了一把脸上沾的树叶和土,却发现手上有血,原来把嘴给摔破了。
  一直呆住的紫裙女孩,这时候赶紧跑了过来搀住萧何吏,急促地连续问:“你没事吧?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萧何吏心里那个窝囊,本来很完美的一次行动,结果弄成了小丑收场,看着手上的鲜血,一时无名火起,用力地一甩胳膊,紫裙女孩蹬蹬退了好几步最终没站稳一屁股坐地上了。
  萧何吏还不解气,顺手抄了块石头朝摩托车一阵乱砸。砸得累了,萧何吏呼呼喘了一阵气,回头一看那紫裙女孩还坐在地上,眼里含着泪,心中不由生出了几分歉意,走过去一把把紫裙女孩拽起来训斥道:“还不走?!”紫裙女孩惊恐地点点头。

  萧何吏烦躁又憋闷的在前面走,紫裙女孩亦步亦趋地在后面跟着,一步也不落下。等进了校园,萧何吏不耐烦地说:“别跟着我了,赶紧走!”
  紫裙女孩连忙低头走了。没走几步,紫裙女孩想起没问萧何吏的名字,想回头问,又有点怕,正犹豫间,听见萧何吏喊 “等会”,紫裙女孩赶忙转过身来。
  萧何吏摸着受伤的嘴有点难为情地像是命令又像是恳求地说:“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