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2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服务员开始挨个倒酒,轮到豪放女王美玲的时候,王美玲一摆手:“今天本王不喝酒,给我倒饮料!”
  大家都很奇怪,因为王美玲虽然从背后看是绝对的美女,如果她静止的话,在前面看也算个标致的女人,眉目口鼻也很精致,但就怕她开口说话,一开口就是本王如何如何,尤其是配合有动作的时候,更是豪气干云不逊须眉,平时都是喜欢大口喝酒小口吃肉的,今天怎么不喝酒了?
  段文胜也很奇怪,问道:“美玲,怎么了?不舒服?”

  “大班长,你可别瞎想,虽然女人总有那么几天不舒服,但本王的那几天还没来。”王美玲一本正经地解释。
  一阵哄堂大笑,有的人笑的眼泪都要流下来,就连本不开心的乔素影也扑哧笑了出来。
  段文胜强压住笑:“那为什么?”
  王美玲轻描淡写地说:“本王刚做了个小手术,住了半个月的医院,昨天刚出院。”
  “什么病?不碍事吧?现在怎么样了?”段文胜一脸的关切。
  王美玲用牙签插住个小西红柿放进嘴里,甩了下头发,边嚼西红柿边含混不清的说:“没什么,女人嘛,就是***麻烦。”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乔素影用手指点着王美玲的头恨恨地笑着说:“你什么时候能改改这口无遮拦的毛病,再这样下去,我看将来谁敢娶你!”
  “本王还用他们娶?本王一向欺女霸男,看见好的就直接抢回家享用了。” 王美玲又插起个小西红柿放进嘴里,嘟囔道:“哪像你,四年就喜欢一个萧何吏,还让人家跑了!”
  乔素影没有生气,但脸也红了,羞急道:“你懂什么!。”
  姜美玲又插了个小西红柿放在嘴里,不屑地说:“要换本王,管他什么同意不同意,霸王硬上弓先把那小子办了再说,到时候让他哭着喊着求本王负责。”
  大家笑得人仰马翻,乔素影擂了王美玲一拳,骂道:“闭上臭嘴别说了,否则我把你的糗事都给你晾出来。”
  王美玲看起来也有点心虚,没接这个茬,装着不在乎地说:“哼,哼,哼,这点力气,还不够给本王挠痒痒的。”
  看着乔素影娇嗔的面容,段文胜又有点恍惚,好熟悉啊,难道常在梦里见到。突然,一个念头如闪电一般闪过段文胜的脑海,另一张成熟威严却掩盖不住俏丽的脸庞清晰出现了,两张脸不断的重合着,对,乔玉莹!他们农林局的一把手乔玉莹局长!!
  怪不得自己总是感觉乔局长如此熟悉呢。 乔素影?乔玉莹?难道他们之间有关系?段文胜被自己的这个念头震惊了。
  “想什么呢大班长?”段文胜被王美玲拉回了现实,定了定神,一看气氛已经很热烈了,举杯刚想说几句开场白,门一开,萧何吏进来了。
  大家一见都连忙起身打招呼,段文胜只好也跟着站了起来,心里却有点奇怪,不是回去拿材料了吗?怎么会来的这么快!
  王美玲因了乔素影的关系,与萧何吏非常熟悉,快步迎了上去色迷迷地握住了萧何吏的手:“萧帅哥不愧是萧帅哥,一年不见依然还是那么帅!”
  萧何吏一脸谦虚地笑笑:“不敢不敢,还是美王更帅!”
  大家又哈哈大笑起来。
  乔素影没有动,站在那里幽幽地看着,一年多没见了,萧何吏依然是记忆中的萧何吏,一点都没变。
  王美玲两手握住萧何吏的手不放,把他拉到紧挨着乔素影的自己的座位上:“帅哥请坐!”
  萧何吏略有些不自然地对乔素影笑笑:“小影你好。”
  “嗯,谢谢。”乔素影脸刷地红了,声音也变得极柔和而且没有底气,这张让她张魂牵梦萦的脸很容易就会让心跳开始加速。
  段文胜看在眼里,心里不由有些发苦,强笑了笑对萧何吏说:“何吏,这里是客人坐的,你得给我坐副陪啊!”
  “哦,好。”萧何吏连忙站起来坐到了段文胜对面的空椅子上。
  大家再次落座后,气氛变得热烈起来,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一片笑语欢颜。
  段文胜一边潇洒自若地与同学们喝酒,一边不停地吩咐萧何吏给这个添点水给那个倒点茶,语气不是命令式的,而是很亲切的感觉,有点像哥哥指挥弟弟,也有点像长辈指挥孩子,语气温和但却不容置疑。
  萧何吏忙得脚不沾地,脸上却始终挂着笑容,倒水也不忘与人嬉笑几句,但只要一聊得投机,就会马上被段文胜安排去给别的同学服务。

  整个晚上,同学都在席间酣饮畅谈,唯有萧何吏像个跑堂的一般,端茶倒水忙个不停。 其中受萧何吏服务最多的就是乔素影了,一会倒茶,一会倒饮料,一会拿餐巾纸。看着忙碌的萧何吏陪着小心的样子,乔素影心里充满了复杂,既有对萧何吏的怜惜,又有对段文胜的不满。
  众人越喝越高,除了不喝酒的乔素影、王美玲和酒量惊人的段文胜以外,其他人几乎都喝多了。尤其是萧何吏,更是醉眼朦胧,步履歪斜,甚至已经听不到段文胜的命令了。
  段文胜的眼睛一直在关注着乔素影,当看到那充满柔情的眼神不时地瞟向萧何吏时,心里便渐渐明白自己的幻想终究是镜花水月,在心慢慢地凉下去的同时,一股无名的怒气却慢慢升腾了上来,他开始更频繁的指使萧何吏干这干那,语气里也多了些命令的味道。
  萧何吏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就不该来参加这次聚会。虽然早已预料到这不过又是段文胜炫耀的一次表演,而且一定要带上自己这个一事无成的陪衬,但还是没想到段文胜会如此过分。
  下班前的突然安排加班,萧何吏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虽然段文胜临走前嘱咐让他把材料放桌上,但他隐隐地觉得还是应该带上。

  在路上的时候,还暗自嘲笑了自己几次,觉得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惜,最不想见到的一幕终于还是发生了,尤其当他故意说材料没带时,段文胜那种什么都在掌控之中的得意让他真的有点愤怒了,到底怎么得罪了你?要处处用尽心机的来为难我!
  心里的憋屈和愤懑,使得酒量本来就小萧何吏很快就醉了,对段文胜的命令渐渐充耳不闻起来。
  段文胜在叫了两次没有反应后,突然提高了腔调:“何吏!”
  萧何吏醉眼朦胧地抬起头看了段文胜一眼,段文胜也正在冷冷地盯着他,四目相对,虽然离得很远,却都读懂对方愤懑与威胁的眼神。
  萧何吏猛地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向乔素影走了过去。

  看到醉醺醺的萧何吏端着杯子跌跌撞撞地朝自己走过来,乔素影赶紧把自己的椅子让出来,坐在去了厕所的王美玲的座位上。
  萧何吏坐在椅子上,笑眯眯地望着乔素影,乔素影有点不知所措,掩饰般地用细长如葱白般的手指撩了一下鬓角的青丝,手还没等放下来,却被萧何吏突然伸出手握住了。
  乔素影一时呆住了,一动不动地凝视着萧何吏的眼睛,这双眼睛她太熟悉了,尽管很深很深,从来没看到过底,但现在,她却分明从那双眼里看到了无奈和悲凉,还有一丝乞求。这一刻,她确信,他们的眼神和心灵是相通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