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5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他的样子,比较像是受到了成绩。你想想,五发子丨弹丨十一环,他这个人是什么性子你不是不知道。”赵一云压着声音说。
  耸了耸肩,耿帅笑了笑,说,“那我就不知道了。等他想明白了再问吧。他刚才回头瞪眼那一下挺吓人的,我都被吓得心跳加速。”
  “你还不知道呢吧,这货在西北那边有两次与死神擦身而过,受了两次重伤,每次都很吓人。”赵一云低声说。
  耿帅显然不知道这些事,在连队没人说,到了猎人突击队也没有人去说以前的事情,尤其是西北那段时间的经历。倒是说了一件事情,说了李牧和杜晓帆训练当地女子特警队的事,都是一些评论谁谁谁胸比较大谁谁谁屁股又比较像东风军卡的屁股这些无聊的话题。

  “什么?还有这事?”耿帅明显吃了一惊。
  赵一云打了个噤声的手势,说,“别激动,以后有空了慢慢说,说好几天都说不完西北那段传奇经历。”
  好一阵子,耿帅才缓过神来,吐出一口气:“难怪见到你们之后,总是觉得你们有什么地方变了,尤其是李牧……”
  回到了营区,卸装,集合,开饭,午睡,这些就是中午的安排。不管成绩怎么样,中午谁都睡得呼啦啦的,任何情况下任何状态,在需要睡眠补充精神的时候,都必须要睡着,这也是训练科目之一。

  下午前一个小时是擦枪时间,自己的枪自己擦,自己约的炮含泪也要打完,一样的道理。
  陈韬不知道又跑哪里去了,猎人突击队除了一个金焕明看着队部,对外联系的任务在陈韬身上,可以说陈韬既当爹又当妈,拉扯着猎人突击队。谁让猎人突击队这种单位简陋到连自己最基本的勤务人员都没有。好歹战斗连队还有好些个干部可以分别负责各个方面的工作。
  基本上,猎人突击队日常的管理工作,都下放在了李牧身上,其实也就跟步兵班班长没啥两样。
  站一排进行验枪,然后围着油布坐下,就在楼下空地,就开始把枪支分解开来展开擦拭工作。
  擦枪之前的验枪原本是没有的,现在来说,似乎是猎人突击队所在的集团军的特色举动。
  李牧他们刚当老兵的时候,某仓库发生了一起事故。擦枪的过程当中,一名战士扣动了扳机,枪口正好朝上对着自己的下巴,一枪致命当场死亡。原因就是射击训练结束之后,验枪出现了疏忽,导致一颗子丨弹丨留在了枪机里面。一条鲜活的生命,教训非常的惨痛。那起事故之后,当时组织射击和擦枪的领导干部全都被撸了。
  从那以后,所有单位一方面更加严格地要求射击完毕之后的验枪程序,另一方面在擦拭枪支之前增加了一道验枪的程序。

  成了猎人突击队,兵们的习惯还是沿袭了下来。
  每个人擦枪的顺序都不一样,林雨就喜欢先擦枪膛,往里面灌油,然后用通条带着纱布使劲地捅枪管。这个地方是最难擦的,试想,枪膛是弹头活动的路线,火药除了从抛弹壳的孔喷出去之外,就只能通过枪膛从枪口喷出去,也就是说,枪膛是最脏的地方,黑乎乎的你不捅个十几分钟根本擦不干净。并且干净的标准是,用干净的纱布捅,直到纱布拉出来还是干干净净的,那就算是擦干净了。
  赵一云的习惯从小部件开始,击针什么的,慢慢的清理,把枪膛放在了最后。其余几个人基本上大同小异,当了多少年兵就擦多少年枪,这是步兵的特点。
  话说回来,虽然猎人突击队有这么一个霸气吓人的名称,但是他们直到现在都不在特种部队的作战序列中,追究到底,就是文宣队。
  看见李牧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赵一云忍不住了,他说道,“我说老李,从中午回来你就是这么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说你在思考什么重大问题嘛,不像,说你受了打击嘛,你他-妈-的像是会被打击到的人?”
  别人已经开始擦了,李牧才把95式给分解掉,他抬起头来,扫视了一眼,发现都在看着自己。
  “好吧。”

  李牧点了点头,却是飞快地把95式自动步枪结合起来,啪嗒的弹夹都装了上去,然后又把四倍白光瞄准镜给装了上去。
  “从训练场回来到现在,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打不准的问题,现在隐隐约约有点感觉,我说一下,大家帮着一块想。可能我说的是我个人的体会,你们可以借鉴一下,找出自己的问题。”李牧正色道。
  这么一说,大家都停下了动作,认真听起来。
  无疑,上午的射击训练是大家心里的一个结,这个结早晚得解开,能够自己找到问题所在自然是更好。况且,大家都是老枪手了,知道射击这种东西,很多时候真的靠感觉,也就是所谓的手感,而手感通常建立在丰富的射击量上面。
  一年没打个几千上万发子丨弹丨,说手感会惹人笑话。
  “猎头说,我有两发子丨弹丨命中目标,一发五环,一发六环。我回忆了很久,基本能确定是哪两发子丨弹丨命中。”李牧开始缓缓说来,“第二发和第三发。先不管这两发子丨弹丨到底哪发打了五环,又是哪发打了六环,因为它们都命中了,而且弹着点很近。”
  李牧再一次回忆了一下,接着说,“我记得我在打这两发子丨弹丨的时候,米-171是在做下降高度飞行。咱们不管角度,因为米-171一直在以同样的角度绕着圈圈飞行。米-171下降高度飞行到恢复平飞,然后做爬升飞行动作,基本上是你这么一个波浪状。我打那两发子丨弹丨的时候,我可以肯定,米-171是在做下降高度飞行的这个过程。”
  杜晓帆若有所思,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在米-171做下降高度飞行的时候射击,准度更高?”

  “是,也不是。”李牧苦笑地摇了摇头,说,“我还没想明白的就是这个貌似结论的结论。试想一下,如果是在任务中,难道直升机的飞行姿态不理想,咱们就能不射击吗?但是反过来想,如果是任务中,机组肯定会配合咱们,尽量保持平稳的飞行姿态。可是!谁又知道未来的任务环境会是什么样的?咱们如果不具备任何情况下的精准射击能力,恐怕猎头会给我们这个科目判定一个不及格。”

  石磊都晕了,说,“班长,绕来绕去的,怎么我感觉你说的就是一个死结。”
  赵一云听明白了,他缓缓点头说,“老李说的比较详细,总结起来就一个意思——任何情况,咱们都要有精准的射击能力,一枪毙敌!”
  耿帅皱着眉头,思索着说,“照你这么说,似乎没有什么射击体会啊。下降,爬升,平飞,都是飞行姿态,不能够说下降飞行的时候打就比较准吧?”
  “刚才已经说过了,显然不是。”李牧点头说,“不过,体会还是有的。”
  扫视了大家一眼,李牧迎着大家渴望的目光,吐出四个字:“人机合一。”
  众人瞪大了眼睛。
  “让自己的身体成为直升机的一部分,找到这种感觉,一定可以上靶!我清楚地记得,我在打那两发命中靶子的子丨弹丨时,感觉自己身体和直升机融为了一体,射击明显的顺畅多了。”李牧说道。

  日期:2016-06-04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