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8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说现在县政府已责成县公丨安丨局插手此事,听说县法院已经立案,但如果没有我这次提供的证据,恐怕事实将永远会被遮盖,是非也将永远不分。您可能会奇怪,奇怪我为什么现在敢拿出这些证据了,因为现在聚财公司已经不可能找到我,我马上就会到一个很隐蔽的地方。你也不要问我是谁,我也不想要政府的奖励。哈哈,跟陈所长开玩笑了。我只是一个知情者,只是一个不愿看到好人遭殃的人。”读到这里,书记员停顿了一下。

  然后接着读下去:“下面,我要用一段文字,对优盘中的画面内容进行说明。这段画面是去年十月下旬的,画面中的那个男人,是聚财公司副总吴信义,他打电话说的就是合同造假的事。是他亲自动手,把与村民签的合同进行调包。画面中一共有六张合同页,其中打印页码‘2’的是原合同上的第二页。打印页码‘1’的,有一页是原合同页,其余四页就是吴振义造的假合同页。吴振义这四页假合同页,有两页用于替换掉他自己手里真合同的第一页,另两页假合同会给靠山村村长何喜发,让何喜发替换掉代村民保管的两份真合同的第一页。

  陈所长,您肯定要问我,真假合同页如何鉴别,可能所有人都有这个疑问。我想人们可能会通过对指纹与纸张的鉴定,来判断合同的真伪,这也是常用的而且是较有说服力的方法。但是如果只是比对第一、二页指纹的吻合数量,只是鉴定两页用纸的克数规格,那就错了,大错特错。因为吴信义已经提前想到这一步,已经设计好了几乎所有的环节。他设计的结果就是,一旦只鉴定这些内容的话,那么假合同就变成了真合同,而真合同却成了假合同。

  不得不佩服吴信义的良苦用心,其实他在和村民谈租赁之前,已经设计好了一些细节,为以后造假而设计的细节。当时签合同的时候,双方一共签了四份,甲、乙双方各两份,每份合同页正文两份。但在签字的时候,每份合同正文和一张同尺寸白色打印纸被一同夹在文件夹中。村民签字、按手印的时候,会由工作人员帮着打开文件夹,然后由村民自己翻开白纸与合同页。
  由于白纸夹在合同正文的上面,村民在翻动时,肯定会在白纸上面留下指纹。合同正文第二页需要签字、按手印,自然也会留下村民的指纹。而合同正文第一页夹在白纸和正文第二页中间,不用按指纹,并且好多人已经看过合同所有内容。所以有的人在签字时,干脆就没有翻动合同正文的第一页,合同正文第一页也就不会留下所有村民的指纹。
  在签字环节,吴信义还设计了一个细节,那就是村民每在四份合同上签字并按完手印,就会给这个村民支付第一年租金。待这个村民拿到现金后,才会让下一个村民签字,在这段间隙,工作人员会让文件夹重新合上,下一个村民签字时就会重复打开文件夹、翻动合同页的过程。等到真正交给村民那两份签字完毕的合同时,文件夹和白纸就不见了。
  现在那四张造假合同页,就用的是当初签字时的白纸。这样,假合同第一页就有所有签字村民的指纹,而真合同第一页反而只有一部分村民的指纹。至于合同用纸,那就更简单了,那只要用七十克的纸做原合同第一页,用八十克的纸做合同第二页,并把八十克的白纸也夹在文件夹里就可以了。对于这两种纸张,如果不仔细分辨,根本看不出薄厚,更何况纯朴善良的农民了。合同两页没有都签字,也没有盖骑缝章,这本身就为钻空子留出了余地。

  可能您会有疑问,我是怎么知道的,相信好多人都有这个疑问。我不会告诉你们的,就让我自己保守着这个秘密吧,你们只要再对合同进行鉴定就行了。在吴信义这种几乎天衣无缝的设计下,常规鉴定根本也辩不出真假,但只要再增加一项鉴定就可以了。那就是提取两套合同第一页的几个指纹,鉴定一下文字是在指纹之上,还是指纹是在文字之上。如果文字是在指纹之上,那自然就是在留有指纹的白纸上,后打印的文字了。

  吴信义可谓是挖空心思,无所不用其极。但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只要重新鉴定一下,真*相自会大白。我想,到那个时候,尽管吴信义机关算尽,等待他的也只能是法律的制裁了。陈所长,我相信您,相信您肯定会把这些证据交到该交的地方,也相信法律最终会还村民清白,会给村民做主的。”读到这里,书记员停下来,用投影仪分别展示了三页打印纸。
  三位法官认真看完投影仪上的内容,审判长道:“证人,你要对刚才说过的话和递交的这些证据负责。”
  “审判长,我对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负责,并保证这些证据经我手传递后,没有任何增添或改动。但我不能保证证据的出处,以及证据是否客观,不过我对这些内容深信不疑。”陈文明回答的很严谨。
  审判长点点头,没有再说话,而是与另两名法官小声商议起来。

  与此同时,书记员向陈文明索要相关证件复印件,并让陈文明在快速打印出来的证词上签字确认。
  经历了刚才这一幕意想不到的事情,所有村民都面露喜色,惊喜于竟会有这样的证据,惊喜于陈文明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好事。虽然还不知道最终的判决结果会是什么,但他们相信有了这些证据,结果一定不会太糟的。于是大家互相小声嘀咕着,声音中掩饰不住的兴奋与喜悦。
  杨二民紧抿嘴唇,眼中噙着泪花,把目光投向观众席。在观众席上,他看到了那个大个子,看到了对方脸上淡淡的微笑,也看到了对方眼中一如既往的坚定与自信。
  有喜就有悲,原告和旁听席众人为这突如其来的利好消息激动不已,被告席上的连莲却是面色冷峻。但她并没有像刚才那样大声喊叫,而是微微低头,把双手放在桌下。虽然众人都在关注这些证据,虽然她做的足够隐秘,但还是有一个人发现了她发短消息的动作。不过那个人只是面含微笑,心中冷哼: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肃静。”审判长适时敲击了法槌,现场安静下来,他继续说道,“由于又有新的证人和证词出现,今天开庭到此结束。请证人随时保持联系方式畅通,以便于我们了解、征询一些事情。随后,我们会对相关证据进行重新认定,并进行合议,然后报审判委员会裁定,择日重新开庭或直接判决。”语毕,审判长率先离去。
  审判员、陪审员紧随其后,走了出去。

  被告代理人连莲没有理睬任何人,直接踩着“咔咔咔”的节奏,走出了屋子。
  原告代理律师在和杨二成打完招呼后,也离开了第三审判厅,只有杨二成和众村民还没有离去。众村民想要在这个地方继续回味一下刚才的过程,体会一下其中的种种复杂滋味。于是大家高兴的大声议论着,品评着,回忆着整个事情跌宕起伏的过程。
  “苍天有眼呀,老天开眼了。”所有村民忍不住感叹着。
  日期:2017-05-02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