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76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依旧是霸道犀利的左手刀。
  而右手的天之从云,却始终没有出鞘。

  这一战,极为凶险,他要求胜,就必须要冒险,这右手刀,非得到最关键凶险后,才能用出。
  如此,才有一线机会取胜。
  陆羽单刀对七人,借着一颗大还丹,体力气血恢复了巅峰,他挥刀的动作,轻盈迅猛了不少。
  刀势宛如层叠之水、倾斜而下的瀑布,一层一层,绵延不尽。
  明明只有一个人,一旦冲起来,却像九天而下的流瀑,千军万马冲锋才能有的洪流,浩浩荡荡,无可阻挡。
  一人对七人,现在却已经丝毫不见狼狈和艰险,而是变得无比从容和惬意。
  “长刀所向、我本无敌!”
  陆羽爆喝。
  声势逐渐壮大,攀升到最巅峰、最鼎盛。
  他开始压着“柳生七天狗”打!
  “好猛烈的刀法!”
  “好霸道的气势!”
  “好凌厉的手段!”
  观战的柳生宗瀚脸色铁青,接连说了三个“好”字。
  这三个好字,意味着他心里受到了天大的震撼。

  原来,这才是陆羽最顶峰的实力。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九天之上的仙神转世,还是九幽魔域的妖魔投胎?
  这样的刀法,真的是人间之刀,是凡人能够使出来的么?
  柳生宗瀚看着,竟是心惊胆寒,身体颤栗不已。
  突然,一声脆响。
  天之从云炸出刀鞘!
  陆羽左手“妙法村正”,一出刀便是他自创的第一门刀法——《春秋刀法》。
  刀法的仁义之道。
  右手“天之从云”,刀鞘脱离到身后,“天之从云”的刀锋,辉映着阳光,雪亮的刀身,晕开了数十朵冰雪之花。
  这一式,霸道绝伦,用的正是那一式《岱宗如何》。
  刀法的王霸之道。

  左手以妖刀施仁义,右手以草雉斩泰山。
  王道和霸道,在这一刻,在陆羽手中,分别通过左手刀和右手刀,矛盾又和谐的共存。
  此景此景,千古未有,蔚为壮观。
  “七天狗”中的每一人,都没有办法接下来这种惊世绝伦的刀法。
  每个人,眼神里面,都浮现出最深沉的恐惧。
  他们踉跄而退。
  陆羽得势不饶人。
  追。
  接下来陆羽共计劈出一十六刀,一气呵成。

  每一刀皆是自己心血精华所在!
  是自己对于刀道的理解和尊重。
  十六刀后。
  当陆羽终于后撤时,七天狗手上的太刀,已经全都断成了两截。
  地上,摆着七截刀刃。
  整个武厅,又变得安静了。
  死一般的静寂。
  呼。
  吸。

  陆羽胸廓轻轻起伏着,调整着呼吸。
  御堂纱织看着这个手持长短双刀潇洒而立的华夏男人,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侧脸。
  他在笑。
  一半是微笑,笑得从容。
  一半是狞笑,笑得嗜血。
  “降还是不降?”
  他淡声道。
  一名真正刀客的刀,只会斩向更强者,而不会挥往更弱者。
  七天狗的刀,已经废了。
  已经不值得他继续挥刀。
  所以他停手了。
  七天狗面面相觑,虎口全都撕裂,血液一滴一滴往下落,滴答滴答,地上开始出现斑驳血迹。
  他们看向了柳生宗瀚。
  他们的合击之术,已经被陆羽破掉。

  这个魔神一般年轻人,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战胜。
  但没有柳生宗瀚的命令,他们不敢降。
  柳生宗瀚脸色铁青。
  寂静无声的武厅,空气似乎都已经凝滞了。
  他看着自己和哥哥花了二十年调教出来的七天狗——柳生家族最锋锐的七把刀。
  大概沉默了一分钟,柳生宗瀚吐出四个字。
  “宁为玉碎!”
  宁为玉碎。
  下一句是什么?
  不为瓦全。

  据说当年美军在太平洋杀的日军节节败退,日军参谋部提出了一个垂死挣扎的计划,名字就叫“玉碎”。
  即为要日本士兵和人民用肉体去硬拼盟军的飞机、舰艇、坦克和大炮,以此来为天皇“效忠“。
  其中日军中飞行员组成的神风敢死队,飞机不携带任何弹药,而是以飞机本身撞向美军飞机,最为出名。
  玉碎计划后来自然是失败了。

  败在了美国人投向广岛和长崎的两颗原子丨弹丨上。
  而此刻,柳生宗瀚跟“七天狗”说出了“玉碎”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七天狗”心里,自然清楚。
  这是宗主已经决定放弃他们了。
  要他们殊死一搏,为了宗门而死,为了荣耀而亡。

  因为他们不能输。
  他们输了,新阴流颜面丧尽,前后两代圣女,都将成为陆羽门下走狗。
  柳生宗瀚这个新任宗主,也只得切腹自杀。
  “宗主,您的意志,将得到我们的贯彻。”
  七天狗的首领对着柳生宗瀚鞠了一躬。
  七人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了豁出一切的决绝和狠戾。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
  当一个人决定放弃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时候,往往能够爆发出远超自己极限的力量。
  唯有向死,方能还生。
  七天狗的气质,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他们握紧了手中的断刀,眼眸变得血红一片。

  陆羽眼神变得凝重起来。
  他真真切切得感受到了,七个人身上,那种暴虐疯狂之气。
  “长青,这是燃烧生命力的战法,跟你在和原随云打的时候,采用的方法差不多,不过这群日本人更极端,他们没有你对天道的理解,所以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这一战过后,这七人必死无疑,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能发挥出平时近乎三倍的战斗力。你没不要跟这群疯狗打下去,见好就收吧。”
  魏文长的传音又来了。
  这是意识到了危险程度,直接劝陆羽放弃。

  “放弃么?”
  陆羽眯着眼睛,想着魏文长的话,揣摩分析着场上的局势。
  要收的话,只能认输。
  输了,就得把赌注给柳生宗瀚。
  四把刀倒是没什么,再怎么珍贵,也是身外之物。
  关键是,这一战,可是赌了脑袋的。
  当然,有魏文长在,既然他开口要自己退下,拿他当然不可能看着日本人把他脑袋割了去。
  只是魏文长若是出手,那就算他陆羽先坏了规矩。
  那这日本一行,还说什么要斩断日本武士界的未来,要砍尽富士山的樱花树,要替东南武林的同僚复仇?
  日期:2016-10-11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