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75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假设牛金香或者说冯成贵给胜了,你又有什么办法?”
  “山人的妙计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估计牛金香整薛若曦最大的可能是背后动刀子,比如写检举信、造谣什么的,反正搞臭一个女人是很容易的。它开茶楼干这事轻而易举,随便露一句,第二天全县都知道了。等他们杀得天昏地暗的时候,咱们再找人透露冯成贵和牛金香开茶楼的那些事……嘿嘿,那时候冯成贵有口难辩,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死)了,加上张东健对他平时的印象,冯成贵死定!”

  “老公,我看你怎么都比冯成贵还奸?”用手指一戳他额头,骂道,“奸人中的奸人。”
  刘志宽长长叹一口气,“唉……这也是逼得没办法,谁愿意动这些脑筋啊。这世道简直是逼良为娼,我好歹这些年在努力工作,他们呢?什么也没干,全在搞自己的事,谋自己的私利。现在要升职了,我却样样落人后面,你想得通我反正想不通。”
  嗯……我们单位也一样,做私事的比干公事的人多,发牢骚的人比干正事的人多。”
  “这是现实,我们没法改变的时候就努力适应吧。”
  二人叽叽咕咕,越说越远,反而把眼前的事放在了一边。
  的确如刘志宽预料,一早,教育局就传出一条有关薛若曦的奇闻丑闻,刘志宽不得不佩服牛金香传播谣言的功夫,时间拿捏得恰到好处,技巧炉火纯青。严格说这是一条旧闻,十二年前刘志宽还在大学里学习的时候,红河县查处了一件腐败案件。这些年查出的腐败案很多,但这件案子尤其引人注。
  案件的起因的红河教育局局长行贿受贿案,数目不大,一百多万,现在哪个县区的教育局局长不贪过百十万?只不过大多数没查出来罢了。
  案件的背后是局长个人生活腐化堕落,局长有一怪癖,凡是和他有过实质性关系的女人,都会被他亲自操刀剃掉下面的毛,然后粘贴在一个精致的笔记本里以资纪念。当时县纪委办案时,考虑到女性的隐私问题,被查出的女人名单被保护了下来。
  想不到是,这众多女性中就有薛若曦。她从一个镇中调进县城中学,知道局长的爱好,主动献身后如愿以偿。以后凭着自己的努力进了教育局。薛若曦工作简历清清楚楚,唯有在镇中到县城的调动过程中时间发生了位移,前后错开了十个月,现在看来,颇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这件事风一样传开了,冯成贵并没有采取措施。
  刘志宽一早就知道了。他有早到习惯,每天都是第一个到达办公室的人,像往常一样,他抹桌子、洗杯子忙得正热乎,办公室刘若因大姐神神秘秘溜了进来,寒暄没两句就低声道:“刘局长,你知道吗?那女人原来……哎呦,我都不好意思说。”
  刘志宽听得没头没脑的,殷勤的招呼她坐下,问道:“大姐,你说的那女人是谁啊?”
  “还能有谁?薛若曦呗。你知道她是怎么起来的吗?啧啧,陪教育局局长睡觉,还被人把……那个毛剃了。平时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想不到是个没脸没皮的角色。”
  刘志宽看着她幸灾乐祸的脸色,突然明白牛金香已经在行动了,心里也是一阵兴奋,可面上极力保持着平静,“这个可别乱说,薛局长不会干那些事吧?”
  “不会干?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现在的女人,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不会干?甭说脱裤子,更恶心的事都有人干呢。”
  刘志宽摇摇头,“呵呵,不管怎么说,我相信薛局长是不会做这些事的。”他为了表示自己不相信,继续抹桌子,拖地。
  刘若因见他兴趣不高,讪讪的走了。她前脚一走,刘志宽就在后面呵呵的开心笑了几声,这下薛若曦不羞死也会气死了。
  为了避嫌,他一直呆在办公室里看文件,也不串门。
  下午上班才知道,薛若曦在纪委书记贾珍园的办公室哭诉了一上午。贾珍园请示张东健后成立临时谣言清查小组。贾珍园让一个副书记亲自挂帅,到了教育局分头挨个找人问话。

  再说,秦书凯跟李峰谈话后没几天,洪老板的工程队浩浩荡荡的从普水县开拨到了红河县开发区的地盘上,大队伍进驻后,立马开始建设临时住宿的板房,并且在规划园区管理大楼的位置前后开始打桩建围墙,一副拉开架势要大干一场的模样。
  秦书凯通过跟周德东联系,知晓手下一帮得力干将已经随着洪老板的建筑工程队一起来到了红河县,心里总算是放下心来。
  周德东的人来了,林家安的人也在李老板的地盘上安营扎寨,有了这两股力量撑腰,自己的手里就算是有了给你屠家五虎叫板的底牌,屠家五虎里头的那个黑势力老虎就别想在自己面前继续张狂。
  洪老板的建筑队开进来后,屠德隆立马收到消息,一听说建筑队已经在开发区东边的中心地带围挡准备施工,屠德隆一下子有些急了眼,这怎么了得,自己跟秦书凯之间还没有最后摊牌呢?

  开发区的土地全都是从老百姓的手里花费钱款征用过来的,既然现在这块地政府占用了,难道不该给开发区政府一点补偿款?
  还有前两年因为招商引资的缘故,不少企业都是签订了合作协议的,要在开发区的地块上建工厂和生产车间,这些都是遗留问题,政府自然不能不管不问。
  现在倒好,秦书凯一出手就把东边最好的一块地给占用了,自己却丝毫不了解其中任何内情,这样下去,东边的局势岂不是越发不可收拾,自己以前的一些施政措施全都要受到影响?
  屠德隆夹起自己的公文包直奔秦书凯的办公室,他要找秦县长好好的说道说道,不讨要个说法,肯定是不行的。
  秦书凯见屠德隆气势汹汹而来,心里不由冷笑,这厮看来是沉不住气了,他倒是要看看他又想跟自己玩什么花招。
  尽管两人眼神里都带着刀剑上场谈话,表面上该有的客套程序却一个不缺。
  秦书凯让秘书给屠德隆倒水拿烟后,笑眯眯的问道,这是哪阵风把屠书记给刮来了?屠书记可是我这里的稀客啊?

  屠德隆见秦书凯一副消遣自己的口气,心里惦记着正事,不想跟他争口角之快,笑道,秦县长,今天过来主要是有几件工作上的事情要向秦县长汇报一下,打扰之处,还请见谅。
  秦书凯依旧笑道,屠书记客气了,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
  屠德隆于是直接抛出了第一个丨炸丨弹,关于开发区原本征用土地的补偿款费用问题。
  屠德隆说,秦县长,开发区现在的规划被调整了,这既然是从上到下批文全都齐全的,我就算是反对调整也没什么用,因此作为开发区的一把手,我希望能把规划调整后的一系列遗留问题解决,首先就是土地补偿款的问题。
  当初,我们开发区征用老百姓的地是有价的,也是有其他用处的,现在既然秦县长已经把洪泽湖资源共同开发区的项目占用了我们原先的计划用地,这笔土地补偿款自然不该再由开发区的财政上来掏,自然是该遵循谁受益,谁掏钱的原则。
  日期:2017-05-01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