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73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生宗瀚犹豫起来。
  新阴流有价值的东西很多,在他看来,比陆羽脑袋值钱的东西也有不少。
  不过要他拿出来换,哪个他都舍不得。
  为什么方才愿意用《杀人刀》、《活人剑》和《无刀之卷》三本秘籍来换呢?
  其实他也有自己的考量。
  即便陆羽赢了,这三本秘籍,其实就只是秘籍,没有配套的练法和指点,其实毫无价值。

  陆羽一个华夏人,单凭秘籍,能学会三本日本刀谱么?
  显然不太可能。
  真被他把这三本秘籍赢了过去,说不定还会反过来,限制了他以后的修为进步速度。
  “这么着吧,柳生宗主,我觉得这个女人就不错,我要是赢了,你就把她送给我,我要是输了,把我头上这颗脑袋,割给你便是。”

  陆羽笑了笑,手指游离着,然后指向一个女人——御堂久美子。
  新阴流现任圣女。
  后者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和服都包裹不住的挺翘****,开始剧烈的上下起伏。

  蔚为壮观。
  没有人想到,陆羽居然愿意用自己头上这七斤半的项上头颅,跟柳生宗瀚换一个女人。
  御堂久美子,新阴流的现任圣女。
  事实上,新阴流的圣女,手上全力不大,但在宗门的地位极高。

  新阴流前任圣女御堂纱织做了陆羽门下走狗,已经是对新阴流的奇耻大辱了。
  现在陆羽居然还敢打新阴流现任圣女的主意,对于新阴流的人来说,陆羽这个提议,狂到没边了。
  杀人诛心,概莫如是。
  “支那猪,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打我们圣女的主意!”
  “支那猪,我要杀了你!”
  一群日本武者嗷嗷叫着,已经被挑拨到了极致。

  “我又不是第一次打你们圣女的主意,你们的前任圣女,不已经是我门下一条走狗了么?我们中国人喜欢好事成双。”陆羽淡声道。
  柳生宗瀚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陆羽看着他,继续道:“怎么,宗主不敢赌?”
  柳生宗瀚没有说话。
  陆羽笑道:“你又拿不出让我心动的东西,又不敢跟我赌,还想要小爷头上这七斤半。真是个天大的笑话,我说柳生宗主啊,咱能别扯了么,别把裤衩给小爷扯掉了。”
  陆羽说完,摇了摇头,“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明日正午,我会去登富士山,劳烦柳生宗主帮我昭告全日本,但凡是三十岁以下的青年武者,我陆羽欢迎他们来拦我来杀我,来一个,老子就杀一个。来两个,老子就杀一双。什么时候,全日本的青年武者,都被老子杀怂了。或者整个富士山的樱花树,都被小爷砍完了,这事儿就算完。”
  他捡起地上那把“千鸟雷切”,抛给魏文长,魏文长一把接过,抱在了怀里。
  “老魏,这里不好玩儿了,咱走吧。要看我耍刀,明天有的是机会。”陆羽说道。
  魏文长点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就要走。

  “且慢——”
  柳生宗瀚终究还是开口了,拦住陆羽。
  因为,他不能让陆羽就这么大摇大摆的从这里走出去。
  这样的话,新阴流,就会成为整个日本武术界的笑柄。

  堂堂日本剑道四大流派之一,江户时代日本剑圣柳生但马守宗矩留下来的传承门派,居然拦不住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华夏武者,这跟被人在脸上拉泡屎撒泡尿再扬长而去有什么区别?
  打人还知道不打脸呢。
  陆羽这一下,打得何止是他们的脸,简直连新阴流上上下下、列祖列宗的脸面都给扯了下来往上面吐口水了。
  “年轻人,我跟你赌!”柳生宗瀚冷声道。
  “宗主,不可!”

  “宗主,这要是输了,我们新阴流的千年声誉,可就毁于一旦了!”
  “宗主,您可要三思啊。这个支那猪,摆明就是杀人诛心,要把我们新阴流,永远钉在耻辱柱上面呢!”
  日本武者里面也有懂事理的,开口劝柳生宗瀚。
  “诸位,若是让这姓陆的就这么走了,我们的脸,只能丢的更大!”
  柳生宗瀚眯起了眼睛,摆摆手,“诸位无需多言,我意已决,若是输了,所有后果,我柳生宗瀚一力承担便是。”

  “柳生宗瀚,你说的倒是好听,真输了,你承担得起么?”
  说话的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看起来在新阴流地位极高,不过敢当面质疑柳生宗瀚的宗主权威,应该不是柳生家的人。
  “爷爷,你要救久美子。”
  御堂久美子看着老者。
  老者叫御堂斋,是御堂久美子的爷爷,也是新阴流一个掌握实权的内门长老。
  柳生宗望死后,便是他代表御堂家站了出来,跟柳生宗瀚整过宗主之位,只是棋差一招,输给了柳生宗瀚。
  不过他倒是真的有质疑柳生宗瀚宗主权威的资格。
  毕竟柳生宗瀚刚上位不久,屁股还没有坐热乎,位置也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牢靠。
  现在柳生宗瀚要牺牲自己的孙女,御堂斋自然就站出来了。
  柳生宗瀚扫了御堂斋一眼,然后冷眼看着御堂久美子,冷笑道:“久美子,你是宗门的圣女,现在宗门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你连为了宗门牺牲自己的决心都没有?”
  “这——”御堂久美子没有回答。
  御堂斋冷笑道:“宗主,久美子当然有为了宗门牺牲自己的决心,不过那是为了宗门,而不是为了你柳生家。久美子怎么说也是宗门的圣女,凭什么要为你柳生家的错误买单?”
  柳生宗瀚眼神又是一冷,盯着御堂斋,“御堂斋长老,你什么意思?”

  御堂斋毫不退让,冷笑道:“宗主这不是明知故问么。当初针对华夏东南武林的战略,我们御堂家本来就是反对的。只是宗望宗主一意孤行,才造成眼下局面。为了此事,我御堂家已经牺牲了不少子弟。宗主你心里应该清楚。现在宗主还想牺牲掉久美子,真当我御堂家是你柳生家的附庸么。”
  “大胆!”
  柳生宗瀚怒喝一声,拿出一块腰牌,上面写着“但马守”三个小篆汉字。
  “御堂斋,你可认得这个令牌?”他冷笑道。
  御堂斋拱拱手,说道:“这是我新阴流的‘剑圣令’,是柳生但马守宗矩剑圣的令牌,我怎么会不认得。”
  “御堂斋,你既然认得这块令牌,就应该知道,谁拥有这块‘剑圣令’,就在宗门里,拥有无上权威,你居然敢质疑我的命令?”柳生宗瀚冷喝道。
  “御堂斋不敢。”
  老者御堂斋微微低下头,“老朽只是希望宗主能稍微给我御堂家一点尊重。”
  “你想要什么尊重?”柳生宗瀚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