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1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吴万博妻子忽然抬头,哽咽着问:“公丨安丨局那边之前说,吴万博是他杀的,是真的吗?”
  梁健犹豫了一下,这一刻,刁一民的话忽然浮现在脑海里。他这一丝犹豫,让下面的人本就摇摆不定的心,忽然彻底倒向了另一面。
  媒体记者抓住了这个可趁之机,立即插进话来:“梁书记,我听说,吴万博同志出事的那天晚上,你们纪委有个行动,正好要带走吴万博同志问话对吗?”
  梁健有些意外,那天晚上纪委行动的事情,除了那天晚上的当事人清楚之外,另外知晓的人并不多。虽然已经确定肯定有人走漏了消息,不然吴万博也就不会死,但梁健没想到,就连媒体都已经知晓了这件事。
  梁健看了眼禾常青,禾常青神情严峻,微微摇头表示不知情况。
  梁健的沉默,或许让记者有种胜利感,开始乘胜追击:“梁书记不说话,就表示默认了对吗?那么请问,吴万博同志的尸体,是不是纪委的同志第一时间发现的?”

  这些事情,本应该都是属于机密的。
  梁健心里有股怒火窜了起来,但当着记者和摄像头,得忍着。他点点头,道:“是的。”
  记者立即又问:“那么,请问你们现在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吴万博同志是他杀的吗?”
  梁健看着记者,他看到他眼睛里有一种得意的神采,仿佛在为梁健即将到来的全盘皆输而提前喝彩。梁健的心底里一下子就警惕起来,正好这时,禾常青插进话来,道:“目前有关于吴万博同志意外死亡的事情都由公丨安丨局那边全权负责,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如果你有什么疑问,可以去询问公丨安丨局。”
  禾常青的话虽然有推托的嫌疑,但这个时候,无疑也是解了梁健的围。可这个记者,明显是有备而来,听到禾常青的回答,仿佛是没听到一半,只盯着梁健问:“如果你们没有什么确凿证据,凭什么就能这么肯定地认为吴万博同志是他杀的呢?”
  话到此刻,梁健已经能够肯定,眼前的这些人今天不仅仅是来者不善,更是带着某种目的来的。
  想着,梁健微微偏头时忽然瞄到坐在一旁的摄像师架着摄像机,摄像机上镜头上方有红光在闪。梁健转头叫过沈连清:“不是先前说了,进来要把摄像机关掉吗?”

  沈连清转头看了眼那摄像师,没说话。梁健继续说道:“广豫元那边有消息了吗?这个记者是哪个媒体的?”
  沈连清摇头:“还没消息。”
  “等会结束的时候,别急着让他们走,问清楚了再放行。”梁健低声说道。沈连清皱了皱眉,道:“这样会不会不太好?万一这个记者出去乱说?”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我们是请他坐一坐,又不是扣留他,他说什么?”
  沈连清明白过来,点了点头,退了下去。梁健跟沈连清说话的这当口,记者忽然将目标转向了坐在禾常青旁边的那三位最先发现吴万博尸体的同志。记者似乎很清楚,这三个人是什么人。
  “请问,你们三位是当时最先发现吴万博尸体的人,对吗?”记者的问题一出口,梁健就意识到,他让禾常青将这三人带到这里,将他们暴露在镜头之下,是一个十分不明智的决定。但事已至此,若是此时梁健将这三人从镜头面前带走,恐怕更是成了欲盖弥彰的证据。
  三人看向梁健和禾常青。禾常青也看向梁健,梁健微微点头。禾常青开口回答:“是的。”
  记者又问:“那请问,当时你们发现尸体的时候,旁边有其他人吗?或者有监控等录像设备吗?”
  记者的目的已经很明显。
  梁健和禾常青相视一眼,禾常青牛头就对记者说道:“不好意思,这些暂时还都属于保密资料,不能透露。”
  等禾常青话说完,梁健站了起来,道:“我还有个会议要开,现在这个案子已经移交给公丨安丨局,如果还有什么疑问,可以去公丨安丨局那边询问。当然我也希望媒体朋友能够帮忙尽快把这件事情查清楚,而不是胡乱报道,带来一些不必要的影响。”
  梁健说完就走,那个记者拔腿就要跟上去。
  明德的迟疑,让梁健心里没有多少把握。

  果然,两天过去,梁丹的事情,明德那边还是没有丝毫进展。梁丹再一次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明德把能查的监控都查了,还是找不到梁丹的踪迹。她似乎是有着天大的神通一般,每次都能这么悄无声息从明德他们眼皮子底下逃走。
  两天过去,梁健已经不能拖下去,可心底里的不甘心还是存在的。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项瑾给他打电话了。项瑾很少会在上班时间给他打电话。
  梁健有些意外地接起,寒暄了几句后,项瑾忽然提到:“最近工作上是不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
  梁健愣了一下,问:“是有一些,你怎么知道?”

  项瑾笑了笑,道:“爸爸跟我说的,爸爸让我给你带句话。”
  梁健的精神一下子就绷了起来。项部长怎么也知道了吴万博的事情?他还没来得及深想,就听得项瑾说道:“爸爸让我跟你说,该放手的要放手。当领导,要分得清楚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作为一个市委书记,最重要的还是要发展经济,维持地方稳定。除了这两点,其余的都是小事。”
  梁健沉默了片刻,答:“我知道了。”
  “行,话也带到了。你先忙吧,我不打扰你了。对了,今天唐力喊爸爸了。可惜太突然,我没准备。下次我录下来给你听。”

  “真的吗?”梁健有些激动,沉重的心情,也被这一句话,变得轻松了不少。
  挂断电话,梁健坐在办公室里,一会想象着唐力这第一次喊爸爸是在什么样的场景,一边又想着项部长让项瑾带给他的那句话。
  刚才没来得及深想的事情,这会儿都好好地琢磨了一遍。可是,越琢磨,梁健就越是想不通。这吴万博到底‘何德何能’,竟然不止省里着急,就连上面的人都开始操这个心。
  但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吴万博的这件案子,哪怕梁健再不甘愿,到这个时候,也该放手了,否则梁健就真的是不懂事了。
  吴万博案结案的消息一放出去之后,网上很多人,都对吴万博这个意外死亡的结果,表示怀疑。那天晚上的纪委行动,早已不是秘密。甚至,关于行动内容都被以歪曲事实的手段传了出去。一时间,纪委和梁健都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承受着各种口诛笔伐。梁健和纪委成了逼死吴万博的凶手,而为了推脱责任,所以,吴万博成了‘意外死亡’。
  网上的舆论倒不是让梁健最头疼的,吴万博的声誉在外一直不怎么样,好好财,也不是只有少数人清楚。网上大多数人也不过是凑个热闹一样,过了这把新鲜瘾,也自然就不再关注这件事了。但,吴万博的家属就不一样了。
  显然,他们不能接受意外死亡这个结局,亦或者说,人已经死了,若还不能抓住这最后一点利用价值,那他们岂不是亏死了。
  日期:2016-06-03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