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562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假的都能卖七八千万,这……这真的要卖多少钱啊?”
  见钱眼开的胖子,此时眼睛都快长到阎立本的那幅画里面了,这画在他眼里,基本上就是和一座金山差不多了,如果不是方逸的东西,恐怕胖子此时都有抢了就跑的心思了。
  “阎立本的真迹在民间根本就见不到,价格无从估量……”
  余宣摇了摇头,这幅阎立本的画是一幅宫廷人物画,也正是阎立本最为拿手的作品,画上面密密麻麻盖满了历代名人的印章,乾隆皇帝更是很不要脸的在上面还题了几个字。
  不过这些名家铃印和题字,也为这幅画增色不少,按照余宣的估算,如果方逸真的拿出来拍卖的话,那底拍价最少都要五千万起,就是拍出一两亿的价格来都不足为奇。
  仅仅是这一幅画,就能让方逸收回他购买这批文物所有的成本,这自然是孙连达和余宣暗叹方逸好运气的原因了,他们老哥俩在古玩行文物界厮混了一辈子,也没遇到过这样的好事情。
  “我要是不当这馆长,今儿就不要脸一把了……”
  看着摆在面前的这张张字画,赵洪涛都差点没能把持得住,之前拿了那尊金佛他还以为占了方逸天大的便宜,但是见到这些作品后赵洪涛才知道,自己所选的那金佛,无论从价值还是艺术造诣上而言,都只是最不起眼的一件。

  “你能不要脸,我们老哥俩可不行……”
  听到赵洪涛的话,孙连达苦笑着摇了摇头,要是万儿八千块钱的物件,他和余宣收也就收了,但这些字画的价值无一低于百万,孙连达不可能去占弟子这个便宜的。
  “我可以不要脸的,逸哥儿,你要不再赏我一幅画吧?”胖子舔着一张脸凑了过来,不过他的这张脸显然不值钱,还没凑到方逸身边就被一巴掌给推开了。
  “有你什么事啊……”方逸推开了胖子,开口说道:“老师,这就当是弟子孝敬你们二位的,你们就选上一件吧……”

  “拜师礼你早就给过了,方逸,东西我们老哥俩是不能要!”看到方逸还想再劝,孙连达摆着手说道:“不过你的这些字画修复工作,都要由我来负责……”
  除了文物鉴定的专业之外,孙连达最擅长的就是字画类文物的修复了,这些古画有些残破的很厉害,看在孙连达眼里,自然是心疼不已,要不是时间地点不对,他恨不得马上就开始进行修复了。
  “老师,您就是不说,这些东西也要交给您的,我明儿就送到您那去……”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这是之前说好了的事情,加上方逸也没有什么保管处理字画的经验,这些东西放在他手上,说不定残破的更加厉害。

  “别,就在你这里修复,这地方也够宽敞……”
  孙连达摇了摇头,眼睛看向了赵洪涛等人,开口说道:“今儿的这些东西,你们看在眼里也就是了,不要往外传,一个字都不要传出去!”
  “老师,我们知道厉害的!”
  胖子和三炮对孙连达的话还有些不明所以,但满军和赵洪涛却是马上明白了过来,俗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要是被人知道方逸手上有这么一批珍贵的古董,那方逸怕是就永无安宁之日了。
  且不说鸡鸣狗盗之辈会惦记着方逸的东西,就是官方恐怕也会窥觑不已的,讲究一些的人会劝方逸将东西捐献出来,而不讲究的怕是各种手段都会使出来,逼迫方逸把东西给捐献出去。
  “好了,把剩下的东西都清理出来吧……”
  得到了满军和赵洪涛的保证,孙连达摆了摆手,他未必相信两人的话,在今天之后,孙连达会劝解方逸去银行租赁一个保险箱,将一些东西先给藏匿起来。

  “好,那咱们继续……”
  虽然孙连达只是点到为止,但方逸心里也多少明白了一些,当下也没多说什么,将阳台上的木箱一一拆卸开来。
  一件件精美的陶瓷器和青铜器还有杂项类的玉器等手玩把件,都被逐一摆在了客厅里面,偌大的客厅在摆满了这些东西之后,却是连个下脚的地方都不多了。
  有了三炮的那件雍正珐琅瓷器,对于后面所出现的清代官窑瓷器,孙连达等人也都有了些免疫力,但几十件精美的清代官窑瓷器摆在面前,也是让他们震撼不已,这简直就能开上一个小型的清代官窑瓷器博物馆了。
  之前被方逸关注的那尊三足鼎,被余宣鉴定为清早期的一件宫廷仿品,价值并不是很高,余宣估摸着也就是两三万块钱的样子。
  不过和三足鼎打包在一起的一个很不起眼的一个香炉出现的时候,却是让余宣激动不已,当余宣花费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鉴定完之后,一向沉稳的余宣,竟然抱着那个香炉说什么都不愿意撒手了。

  “老师,您这是怎么了?”
  看到余宣抱着个香炉的样子,方逸不由奇怪的问道,刚才从箱子里开出来那么多珍贵的陶瓷青铜器,也没见余宣摆出这幅模样来,这和孙连达看到那些字画时的样子有一比了。
  “方逸,你刚才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余宣抬起头,眼睛里分明有些血丝,今儿接连看了那么多东西,着实把他和孙连达累的不轻,但是当余宣看到怀里的这个物件之后,所有的劳累却是都烟消云散了,此时在他的心头,只有兴奋两个字。

  方逸闻言愣了一下,看到余宣抱着那香炉的样子,顿时明白了过来,开口说道:“老师,您是说让您二位和满哥各取一个物件的话?”
  “没错,就……就是这句话……”
  余宣重重的点了点头,可是当他和孙连达对视了一眼之后,脸上却是露出了苦笑的神色,摇晃了一下脑袋,说道:“老哥,我让您笑话了,活了这么大的岁数,我今儿居然也看不开了……”
  “不怪你……”
  孙连达看着余宣,说道:“我这辈子做的大多都是文物鉴定和修复的工作,老弟你和我不一样,你本身就是个收藏家,见到好东西自然是会动心的,换成我怕是也会如此……”
  “唉,丢人,丢人了……”
  余宣长叹了一口气,将用双手捧在怀里的那个香炉给取了出来,很是凝重的放在了桌子上,说道:“此生能有幸见到这物件,我就应该知足的了,方逸,你把这东西收起来吧,我怕自个儿再看下去,真的就拔不出来了……”
  “老师,不就是个香炉嘛……”看到余宣那一脸难舍的样子,方逸说道:“老师您既然喜欢,就拿去好了,这玩意儿就算是再贵重,那也不及咱们师徒间的情份啊!”
  方逸从小就没有父母,一直和老道士相依为命,直到下山之后,才在孙连达那里感受到了一种亲人的关怀,要说和余宣的关系,原本是隔了那么一层,远不如与孙连达亲近。

  但是经历了缅甸之行后,方逸得知余宣先是深入野人山寻找自己,又和家里的世交子弟几乎断绝了关系,他这才知道,一向喜欢和自己开玩笑的余宣老师,对自己的爱护之情未必就在孙连达之下。
  人缺什么就想拥有什么,所以在方逸看来,和两位老师的亲情,和胖子三炮满军甚至赵洪涛的友情,远不是金钱所能相比的,别说方逸不知道这香炉有什么来头,但就算是这香炉是方逸所有物件中最珍贵的,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送给余宣。
  日期:2016-10-10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