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571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其阳点点头道:“猜测会是这么一个情况,但是基本的一些事实我们会了解到的,此外,杨春华是否有其他问题?如果有,这个事情就好办了,他否认不了。”
  姚业大道:“我们还没有接到有关他其他问题的举报,没有这方面的线索,当前也只有围绕他与邢远彬之间的关系问题展开调查,看一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疑点。”
  陈其阳道:“那我们就先围绕邢远彬展开调查,这个邢远彬是一个企业主,因为十万块钱举报杨春华,确实是非常蹊跷,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疑点,我们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但是也不能冤枉一个好干部,姚书记,最近一些日子就要麻烦你帮忙了,工作上离不开你们江夏市纪委的支持。”
  姚业大立刻笑道:“陈主任,你看你说的,客气了。”
  加更一章!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网上的舆论
  叶平宇参加了几次省委常委会,对于省委会上的情况,他也是有所了解了。夏伟仪与高家采两人的步调基本一致,会上也没有人反对他们两人的意见,整个情况看上去是非常和谐的。
  但是叶平宇也是发现了一些问题,那就是安西省本地的常委虽然没有反对夏伟仪和高家采两人的意见,但是也没有积极支持他们两人的意见,让他感觉到,气氛有些沉闷,不那么活跃,冯深在中央党校学习还没有回来,不知道他回来以后是一种什么情况。
  夏伟仪和高家采两人自然也是觉察到了这个问题,他们两人的到来,很可能让本地的干部感受到了一种危机,因为他们两人来到之后,采取了远离他们的政策,而且省长也不是他们本地出了,而是从外面调过来的。而原来,他们的省长一般都是本地出,省委书记是外调的。
  现在省委书记和省长都是外调的,冯深本来有望接李步刚的位子的,结果没有成功,这样的情况无疑会让他们感到一种危机感,觉得中央对安西省的政策在变。
  现在除了夏伟仪和高家采两人是外调的干部外,只有叶平宇属于外调干部,在这种情况之下,夏伟仪也只有依靠叶平宇来做一些事情,此外,他和高家采两人也是事必躬亲想法推动工作开展,然后熟悉本地干部,争取建立新的干部队伍。
  叶平宇与夏伟仪也谈完了话,达成了一些共识,现在就是如何找准突破口,然后形成一个自上而下的合力,从而让安西省的局面发生了一个大的转变。
  之前,叶平宇并没有把目标完全对准江夏市,只是曹明霞的事情让他注意到了江夏,现在他与夏伟仪谈完之后,便要把主要的精力对准江夏市了。
  梁学军去了江夏半天,只拿下了江门县的副县长张喜栋和曹明霞,却没有对王有才本人怎么样,这让他很不满,但是出于工作上的关系,他不好表示什么,但是梁学军已经不在他所信任的人之列,现在已经不让他分管江夏的事情,他让马坤和苗东宇两人来分管,但是这两人的工作也让他感到不满意,因此现在他把希望寄托在陈其阳身上。

  陈其阳在江夏市呆了有一个星期,把那个邢远彬暗中叫过来问了一番话,邢远彬一看到纪委的人来找他,便是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说他给杨春华送了多少钱,还请他吃了多少顿饭,毫无顾忌地控诉着杨春华。
  陈其阳并没有亲自去问他,但是他在旁边观看,却是感到邢远彬的诡异之处,作为行贿者来说,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如此没有任何顾忌地来控诉受贿者的,因为作为行贿的一方也是会面临着刑事上的指控,如果这十万块钱杨春华确实收了,那么他也要受到刑事上的追究,受到刑事上的处罚,现在邢远彬却丝毫没有这种顾忌,他背后的目的是什么呢?
  由于邢远彬本人不说,其他人是不好知道这里面的情况的,最多只能是一种猜测,邢远彬背后一定有人支持,但是这个人具体是谁,以及如何支持的,他不得而知,不然就不好解释一些事情。
  猜测是不能当作证据使用的,除非是邢远彬配合,把事情的真相讲出来,然而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是不可能把真相讲出来的。
  陈其阳感到也比较头痛,叶平宇让他来调查清楚这个事情,还杨春华一个清白,但是邢远彬直接控诉杨春华收受贿赂,而杨春华则是予以否认,一个说有,一个说没有,这怎么办?
  陈其阳把调查的对象指向邢远彬说行贿杨春华的动因。邢远彬说,当初只所以会行贿杨春华是因为他当时需要办一个采矿许可证,杨春华给他提供帮忙了。
  一听说这个事情,陈其阳安排人去调查这个事情,发现邢远彬确实办过这样一个证,但是在去年给吊销了,也就是在关闭邢远彬厂子之后。
  对于这样一个情况,陈其阳不敢排除邢远彬办理采矿许可证与杨春华无关,但是也不能就此认定与杨春华无关。随着进一步的调查,陈其阳发现,杨春华的确与邢远彬在此之前有过交往,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考虑其他因素的话认定杨春华收受这十万块钱也是可以的。
  但是太多的疑点让他下不了这个结论,而且他也没有再发现杨春华有其他经济问题的可能性,仅仅以这来历不明的十万块钱来认定杨春华违纪,似乎不大合适。
  如此一来,要怎么来定性这个问题呢?陈其阳感到了为难,一方面他想着把整个事情调查清楚,不负叶平宇对他的期望,但另一方面他也要慎重,不能轻易下结论。
  此时,外面的舆论开始朝着不利于杨春华的方向发展,虽然陈其阳是秘密来到江夏的,但是似乎在这里根本没有什么秘密,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晚上就有人知道了,这里的保密工作做的太差了,他感到连姚业大也不好再信任了。
  各种不好的消息都传到了杨春华的耳朵里,虽然说他当面向叶平宇澄清了自己,但是似乎这一切并没有得到解决,省纪委下来调查之后,反而让更多的情况扑朔迷离起来,明明没有的事情,不断给杜撰出来,然后报到省纪委调查组那里,如果这样下去,调查到最后恐怕会坐实他的受贿事实。
  陈其阳也渐渐发现了这样一个情况,那就他暗中找某个人来进行求证的时候,往往说的都是不利于杨春华的话,三人成市虎,如果很多人的证言对杨春华不利,那么最后即使杨春华极为否认也没有用了。
  隐隐约约感到有些不对劲,感觉有人在利用他这个秘密调查组欲置杨春华以死地,他在这里呆得越久,越对杨春华不利,全城的风言风语,就有可能将杨春华打倒在地。
  陈其阳感到了这种存在的可能性,虽然叶平宇让他把事情调查清楚,但是他不能让别人给利用,并且让一些人给蒙蔽,而且如果叶平宇知道这种情况,也会感到不对头的。
  日期:2016-12-17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