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005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了这种毒药,用蛊也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苗疆的蛊我可是尝试过它的厉害的。
  当然我也可以一个人拿着苗疆令去苗疆找上那些个老毒物帮我这个忙,但是我打心底对苗疆那个地方犯怵,感觉在这个地方多待上一秒就能够同时尝到各种蛊的厉害似的。
  所以我才想到了玉玉,作为苗凤凰的孙女,如果让玉玉去苗疆帮我弄到一种能够控制人的蛊,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吧?
  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要应付公孙蓝兰这个女人,早知道刚刚就不对公孙蓝兰做出那种事情了,要不然公孙蓝兰应该不会太为难我吧?
  我不知道的是,即使没有刚刚的那件事,公孙蓝兰也早就打定主意要让我吃点苦头了,只不过现在这份苦头更大而已。
  “你放心,绝对不会太过分。”公孙蓝兰笑眯眯的说道。
  我诧异的看了公孙蓝兰一眼,这才再次问道:“那你倒是说说是什么条件啊。”
  “陪我去趟东北吧,我在那边有生意要谈,需要一个人的陪同。”公孙蓝兰像是漫不经心的一般说出来。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我眼睛不禁再一次眯了起来。
  “然后又需要我的陪同?”我眯着眼笑道。

  公孙蓝兰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阿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次去欧洲的时候你也是用这个理由来忽悠我的吧?你可是说过去欧洲绝对没有任何危险的,结果没有我爸和易湿赶到,我恐怕都回不了国。”我对着公孙蓝兰说道。
  我突然想到之前公孙蓝兰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她说过找我有事情谈,难道就是想要忽悠我去东北?
  也就是说,无论我提不提出找玉玉帮忙这个请求,公孙蓝兰都会提出这个条件?
  想到这里,我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子。
  怎么就不先等公孙蓝兰提出来这个要求的时候,我再提出用玉玉来交换?那样我与公孙蓝兰两人此时的位置岂不是互换了?我才是掌握主动的那一方?
  “上次是去欧洲,确实危险了一点,一些事情我也没有猜到。欧洲那么危险你都挺过来了,国内的东北你倒是怕了?”公孙蓝兰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意对着我说道。
  我没有立即表态,而是指着自己的头对着公孙蓝兰说道:“阿姨,你说这是什么?”

  “脑袋。”公孙蓝兰想也不想便回答道。
  “它不是猪脑袋。”我对着公孙蓝兰说道。
  “对于我来说,欧洲与东北有什么区别吗?阿姨,你这忽悠人的功夫怎么一天不如一天了?”
  东北是什么地方?那是夏家的地盘,夏家在那边是土皇帝般的存在。
  夏家老爷子的长子夏长江与我爸有着根本没办法化解的仇恨,而且夏长江在自己的地盘上还没办法拿我爸怎么样。
  如果我踏入东北一步的话,恐怕立马就会成为夏长江父子的目标,到时候我被夏家绑架以此来要挟我爸怎么办?
  然而我现在并不明白,公孙蓝兰此番找上我,正是夏长江的意思。
  当然,公孙蓝兰心里早已经就有了这个想法,自从知道夏婉玉怀上我的孩子的那时起。
  “所以说,你要找我办事情的话,就得答应我的条件。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就当我没说过这番话。”公孙蓝兰带着无所谓的语气说道。
  “阿姨,我没你聪明,但是你也别当我傻好吧?”我没好气的说道。
  “我只是叫玉玉帮我一个小忙而已,你却让我去送命,你认为我会答应?大不了我不找玉玉了行吧?要去东北你自己一人去!”
  上次去欧洲就差点被这个女人给坑惨了,这次又让我去东北,这老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急什么?”公孙蓝兰瞥了我一眼开口说道。
  “大不了我们再商量商量条件?”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商量个毛!上次去欧洲之前你答应我的条件呢?上哪去了?我怎么到现在都没看到?”我冷哼一声说道。
  “刚才你不是已经拿到了吗?”公孙蓝兰对着我说道,眼神深处却飞快的闪过一丝恨意。
  刚才?

  我愣了愣,我这才想起公孙蓝兰说的是什么意思,也没有多想便开口说道:“刚刚那个能算得上你答应我的条件么?而且刚才爽的是你好吧?我又没……”
  感受到公孙蓝兰杀人般的凌厉目光,我不由得将即将出口的话给咽了下去,赶紧改口说道:“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去东北这个条件我绝对不答应!”
  如果我真的胆子大到敢跟这个女人一起去东北,一个不注意恐怕就会落入夏家父子的手里,到时候他们二人会让我好过?
  而且公孙蓝兰这女人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她将我忽悠去东北,谁知道到时候公孙蓝兰会不会突然反水?
  听到我的话,公孙蓝兰难看的脸色这才渐渐的恢复,只不过眼眸之中的冷淡却怎么也挥散不去。
  我不禁摸了摸鼻子,看来这次是彻底将公孙蓝兰这个女人给惹到了。
  “我知道你不会同意,我给你看一样东西,我想你应该感兴趣。”说完公孙蓝兰便起身,在一个柜子里面掏出一份像是文件一样的东西。
  何仙姑茶室属于一个套间形式的,客厅卧室什么东西都应有尽有,而拥有八仙卡的人就相当于在聚仙阁拥有了一套布置得古色古香的房子。
  公孙蓝兰将文件丢给了我,我疑惑的看了公孙蓝兰一眼,然后便翻开了文件。

  还没翻两页呢,我的目光就彻底离不开了。
  因为这份文件里面记载的是夏黄河失踪之前的各种异常与线索。
  等待我看完这份文件,这让我更加疑惑了。
  我倒不是疑惑夏黄河是怎么消失的,而是在疑惑公孙蓝兰这个女人将这个东西拿给我是什么意思?

  夏黄河的死活与我有什么关系?而且这里面只不过是一些蛛丝马迹罢了,也没有查出夏黄河具体是怎么消失的。
  这女人,不会是拿错东西了吧?
  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一般,公孙蓝兰对着我开口说道:“你放心吧,我没有拿错文件,我是专门给你看这个东西的。”
  “那你给我看这玩意儿干嘛?我觉得这个你自己研究下去或者给夏婉玉更有用吧?我确实对夏黄河怎么消失的不感兴趣。”我将文件合上,对着公孙蓝兰疑惑的问道。
  公孙蓝兰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张成,你觉得夏家现在与你最大的矛盾在哪里?”
  我奇怪的看了公孙蓝兰一眼,没有明白公孙蓝兰的意思。
  不过我还是仔细想了想,斟酌了一下用词,这才对着公孙蓝兰说道:“夏家以前连同蒋家将张家从魔都赶了出去,而我想要将夏家赶出魔都。”
  日期:2016-04-25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