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2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村长之后,笑嘻嘻的对着吴勉说道:“太巧了,昨天晚上那人过来闹了一下,今天淮南王就来祭江了。如果是按着正常的日子来也到罢了,老人家我活的年头太久了,别的不知道,巧合的事情太多就不是巧合了。”
  归不归和吴勉的话从头到尾都没有避讳村长,听的项村长冷汗之流。要不是项羽的魂魄在他的身体里面,现在他已经找机会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又在饭铺里面待了一会之后。归不归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随后对着吴勉说道:“差不多了,要去拜访一下亭长老爷了……”从饭铺出来的时候。已经看到大街上有官兵开始盘查过往的路人。好在村长认得带兵的哨长,说这两位要去见亭长,才算躲了过去。
  差不多半柱香的功夫之后。由村长带路,两个人到了镇子的官衙门前。正要往里走的时候,就见胖亭长从里面出来。几个人差点撞到了一起。见到了他们三个人之后,这位亭长老爷先是带着他们到了墙角,看到四外无人之后,胖亭长低声对着面前三个人说道:“刚刚给淮南王殿下打前站的卫尉老爷到了,我推说接到钧令的时间太短,手头凑不齐那么多迎驾的人。找了几个远方亲戚来充充场面,卫尉老爷默认了。记得……”

  说话的时候,胖亭长指着归不归说道:“你年纪到这儿了,算是我们家太公。白头发的小哥辈大,就当我的一个远房堂叔。老项,咱们俩还按着结拜的规矩来,你是我的结拜兄弟……”
  听到自己比吴勉大了两辈,归不归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直线。好在吴勉难得的没有当场发作,竟然默认了胖亭长编的这个辈分。
  进了官衙之后,又陆陆续续的有人进来。不过这些人却是正经本地的乡绅。可能是这些人进来之前胖亭长交代过,见到有外乡人在这里,也没有人觉得差异。归不归是自来熟的性格,凑到了那些人当中说说笑笑的,没有多久就混的好像熟人一样。
  一直等到了中午,众人有人快马传来消息,淮南王马上就要到这里。随后。亭长老爷和卫尉一起,带着这些准备迎驾的乡绅一起到了镇子口。等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就见远房的尘土飞扬,归不归和吴勉凭着术法,已经看到尘土当中慢跑过来十几匹马,后面还有百十来名膀大腰圆的军士。马队中间是两架并排着由各自两匹马牵引的马车,两架马车上面涂满了漆画,看着就不是一般老百姓用得上的。

  半晌之后,马队终于停在众人的面前。等到尘土飞过之后,其中一架马车上的车厢中走下了两个身穿黑色斗篷的黑衣人。这两个人从上到下一身黑,斗篷罩住了面容。有人从斗篷里面看进去,却只看到黑洞洞的一片。这些人里面只有归不归和吴勉知道。两个个人用方士隐去了自己的相貌。
  这两个人盯着迎驾的人群看了一圈之后,相互对了一下眼神。其中一个人走到另外一架马车旁,恭恭敬敬的对马车上的人说道:“殿下。我们已经到了乌江口的镇子了。请殿下明示,我们是直接去吴江口,还是在此地歇脚?”
  “祭江是晚上的事,不急……”说话的时候,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从马车上走了下来。下来伸了个懒腰之后,对着两个黑衣人说道:“在这里休息一下。让他们去准备晚上祭江的事宜。对了,这次别让他们准备什么饭菜了。都是一些干巴巴的东西,看了我就咽不下去。”
  这时候。亭长和卫尉两个人已经小跑着到了马队前,只是给军士挡住不敢靠前。有人通禀之后,年轻人摆了摆手。说道:“不见了,本王这一路颠簸的累了,谁也不见。让他们回吧。准备一处干净点的房子让我休息就好,闲人就不要打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马车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殿下。还是见一下的好。这些官吏和乡绅都是专门在这里迎架的,殿下应该以君子之礼报之。”说到这里的时候,车厢的轿帘被人挑开,一个看着有六十多岁的白须老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倒是我想的不周全。”看到这人之后,年轻的淮南王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回头对着跪在外面的亭长和卫尉两个人说道:“起来吧,你们等的也辛苦了。带着本王去见见这里的乡绅父老,这里面还有几位上岁数的,难得这么大的太阳天……”
  这几年一直都是淮南王前来祭江,也都是亭长和卫尉服侍的。什么时候见过这位殿下这么客气过,两个人感恩戴德的在头前带路,带着淮南王向着迎驾的乡绅那边走过去。那位白须老人和两个黑衣人紧紧的跟在淮南王的身后,两个黑衣人应该是护卫之类的角色,不过这位白须老人是什么来历,就让人猜不透了。
  本来依着规矩,迎驾的人跪着听几句淮南王的客气话,也就算过去了。不过今天淮南王突然改了章程,他拦住了要下跪的乡绅,微笑着说道:“都别跪了,难得你们这份心思。前几次本来来祭江的时候,时间匆忙也没有和诸位乡绅说上几句,今天的时辰还早,本王索性好好看看大家……”
  淮南王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白须老人目光如鹰一般,在这些人的脸上扫了一圈。看其他人的时候,目光只是一扫而过,直到看见吴勉和归不归的时候,目光彻底停在两个人的脸上……

  和白须来人对望的时候,归不归和吴勉完全就是两种态度。老家伙嘿嘿一笑,还冲着白须老人挤了挤眼,外人看来两个人之前的交情比定不浅。而吴勉的目光好像刀子一样,和白须老人对视的时候都带着‘火花’。两个人相互瞪了一阵子之后,竟然是白须老人主动避开了吴勉的目光。
  淮南王客气了几句之后。在众乡绅的簇拥之下,向着馆舍那边走去。这时候,那位白须老人拦在了吴勉和归不归,村长三个人的身前,这次他不理会吴勉和村长直接对着归不归说道:“老朋友,你看着面善的很。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归不归听了咯咯一笑,推了白须老人一把,嘴里说道:“这个你真找错人了。老人家我的年纪大了,玩不起这调调了。”
  白须老人没有想到这个老家伙会这么回答,他有些无奈的又看了归不归,说道:“在我的面前你还要装疯卖傻下去吗?归不归,我们有小两百年没见了吧?为什么每次见你,你都是如此的轻浮。这配得上你方士一门大宗师的身份吗?”
  归不归抓了抓他没有几根头发的秃脑袋。有些尴尬的冲着白须老人笑了一下,说道:“知道我叫归不归了,就应该知道老人家我的年纪太大了。见过的人实在太多,我们都两百年没见了,实在想不起来你是哪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