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7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眉头微皱:“你说清楚点。”
  “好的。”曲刚点点头,摊开了手中一个小笔记本,看着上面的内容,“播放完录音之后,法官让被告进行质证,被告律师提出质疑,否定了这份录音。他的理由是:一、何喜发是合同一方当事人,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因此证言不具备公正性与客观性;二、此份录音经过了剪辑,那么被剪掉的部分是什么,这明显就是断章取义;三、何喜发因故不能到现场,也无法说话,但不排除是受到胁迫做了伪证。四、何喜发确实向被告借了钱,至今未还,何喜发分明是想通过做伪证赖帐。

  被告律师讲完以后,原告律师进行了反质证。原告律师和局长早上说的那些理由差不多,只不过他更多的使用了法律术语,也讲的更全面一些。经过两位律师这么一辩论,我们这些旁听者觉得似乎都有理,就连法官也是不时低声商议和讨论着。就在这时,被告律师拿出关键法宝——鉴定报告。
  这套鉴定报告,是对两份合同的鉴定。在把鉴定报告递给法官之前,被告律师对鉴定单位进行了说明,还提供了鉴定公司的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公司资质、鉴定经办人资质。从投影仪上,我看到这是一家省城的公司,在业界非常有名,而且那些执照都有效,资质也符合要求。紧跟着被告律师照着投影仪上的图片,宣读了这套鉴定报告的内容。鉴定报告共两份,一份是对原告提供合同的鉴定,一份是对被告提供合同的鉴定。

  对原告合同的鉴定结果是:合同两页正文都留有多人指纹,第二页按有红印泥的指纹共有二十一个,这二十一个指纹各不相同。第一页指纹中,有十三个指纹与第二页红手印中的十三个能够分别吻合。两页合同用纸不同,第一页纸的克数是七十克,第二页是八十克。
  对被告合同的鉴定结果是:合同两页正文都留有多人指纹,第二页按有红印泥的指纹共有二十一个,这二十一个指纹各不相同。第一页指纹中,有二十一个指纹与第二页红手印中的二十一个能够分别吻合。两页合同用纸相同,都是八十克,而且经过化验,两页纸的相关技术数据相同,应该是同一批次纸张。另外,原、被告合同第二页的二十一个红印泥指纹能够一一对应吻合。”
  楚天齐很吃惊:“什么?怎么可能?不会是弄错了吧?”
  曲刚双手一摊:“我当时也有这种想法,可是被告律师及时进行了说明。他说这两份合同在鉴定前都有编码对应,而且合同上有双方代表的签字确认,这些签字可是在递交给法院之前签的,肯定不会有错。
  被告律师接着说,他质疑原告合同造假,质疑第一页那些指纹是在造假时弄上去的,村民造假有这个条件。两页只有十三个指纹能对上,也间接证明了造假的嫌疑,说明造假时二十一人没有全部在场。而反之,被告却没有这个让村民配合造假的条件,那么村民两页的指纹只能是在签约当时留下的。被告律师还指出,原告两页合同所用纸张克数不同,也说明原告造了假。”
  原告造假?怎么可能?可事实竟然这么清楚,楚天齐也不禁心里打起了鼓。
  见楚天齐好长时间沉默不语,曲刚又说了话:“局长,就这些。还有事吗?”说着,站了起来。
  听对方如此一问,楚天齐道:“哦,对了,那最后是怎么判的?判了吗?”

  曲刚收住脚步:“说是改日宣判。不过原告律师提出请求,请求再次对合同签定。法官经过考虑,同意原告这种请求,但只给了五天时间,过期不候。被告律师马上提出了质疑,质疑原告会造假。经过一番协商,各方都同意鉴定,但这份工作由法院来做,费用由原告承担。”说到这里,曲刚补充了一句,“有这个必要吗?白浪费钱而已。”
  楚天齐点点头:“是这样啊。”
  曲刚一笑:“局长,要是再开庭的话,咱们就不用去了吧?假如被告把咱们也扯进去,说是咱们支持了原告造假,那可就不好了。”
  楚天齐盯着对方:“你也认为村民造假?”
  “不是我认为,而是事实就在那摆的,不由得不信呀!”说着,曲刚又摊开双手,耸了耸肩。
  “你忙去吧。”楚天齐挥了挥手。虽然他没有回答对方那个问题,其实已经相当于默许了。
  “好的。该吃饭了。”曲刚自语着,走出了屋子。
  楚天齐头向后仰,靠在椅背上,长嘘了一口气,心中暗道:怎么可能呢?
  楚天齐可记得当时和村民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他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时他刚到单位上班一周,周末随便去乡下转转,想要了解一些情况,就遇到了村民用石头堵路。于是楚天齐下车,向杨二成等人了解了情况。在讲说事情经过的时候,杨二成可是多次抹泪,其他那些人也是好多都眼圈发红。
  通过这几年从政,尤其是从小生长在乡下,楚天齐知道那些老农民可是很朴实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不会去干堵路的事。至于说村民造假并讹诈公司他更不相信,何况那可是好多人合伙,怎么可能?
  当时正是基于深信杨二成等人讲述,同情他们的遭遇,楚天齐才想到了要帮助他们。为了帮他们,他想出了好多种办法,通过赵六找到了何喜发,并在省里直接救了何喜发一次,何喜发也才愿意老老实实的配合。
  忙了半天,却得出了一个“村民合同造假”的结论,楚天齐想不通,也觉得没法接受这个现实。他不禁疑惑:是哪里出了问题?应该不是自己的判断。
  想了想,楚天齐翻出手机上存储的一个号码,拨了过去。号码是高强的,他想向这个政法大学的高材生咨询一下。高强很有学识和眼光,当年在玉赤饭店,只是通过一个人的几个反常表现,就判断出了那个家伙是瘾君子的。
  手机里传出一个标准的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楚天齐轻叹一声,放下了手机。
  “笃笃”,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回了一句:“进来。”
  屋门推来,厉剑走了进来。他轻轻关好屋门,快步走到办公桌前,把手中抓着的手机向前一递,低声道:“杨二成的电话。”
  楚天齐稍微一楞,接过手机,放到耳边:“你好,我是大高个。”
  “大高……”手机里传出男人的声音,然后停了一下,才又再次响起,“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个好官,我们都相信你,也请你相信我们,我们说的都是真的。我杨二成对天发誓,要是我们撒谎的话,就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
  既然对方已经识破自己身份,那也没什么隐瞒了,楚天齐略微一想,说道:“我当然相信你们,否则也不会帮忙。只是现在这个情况,确实不好办呀,谁都不是万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