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63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快,萧博翰就再次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你今天真漂亮!”
  据说女孩子的耳垂是比较敏感的区域,萧博翰对着她的耳朵轻轻说话的时候,借机在她耳垂上微微的吹了几口气,汗。

  他盯着她的脸看,在这之前他还真的没有仔细看过她,衣服将她的脸蛋映衬的更加白皙,眼睛是双眼皮,而且眼睛还是大大的那种,睫毛很长。
  然后萧博翰的嘴就轻轻的附上了她的小唇,那个吻真的很甜蜜,嘴里还会有一股淡淡的味道,萧博翰用手轻轻地抚了一下她的长发说:“薛萍,我挺喜欢你,今晚你是属于我的!”
  当一个男人把女人揽在怀里,看着她的眼睛,眼里面烟波流转,然后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女人们肯定会认为这里边一定有爱,萧博翰能清楚的看到她眼里朦朦胧胧的爱意。
  但萧博翰知道,这不是爱,只是一种冲动和占有。萧博翰再次抱紧了她吻了过去,她被动的接受着,男人都有一股占有欲,萧博翰也是凡夫俗胎,他想要的更多,双手也将她抱得更紧。
  萧博翰记得曾经看到过一句话:在接吻时,睁着眼吻你的人不是真的爱你,只是想和你做。
  萧博翰偷偷的睁开了双眼,薛萍闭着的眼睛让他心里很是放心,他想她应该是真的喜欢上自己了吧?

  “你想跟我做吗?”突然之间,萧博翰就听到了薛萍这样一句问话,萧博翰万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句,平时干这种事都是自己主动的,猛地这样被动,弄得让他极其不习惯,有一种将要被强的感觉。
  萧博翰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她的手被滑了下去,然而她并没有停止,又跟了上来,还露出迷人得笑!忽然间她又变得很野性,将自己的裙子一下子扯了下来,又把黑色的纹胸仍在了沙发上,顿时萧博翰傻眼了……萧博翰感觉身上有一团火正在燃烧,前所未有的渴望通过下面传遍他的全身,他一个恶虎扑食扑向了她。
  萧博翰和薛萍们两个都很珍惜这次,做得也很投入,等到做完的时候已经凌晨2点钟左右了。
  萧博翰看了看躺在自己怀里的薛萍,像一个婴儿躺在母亲怀里放心的熟睡着,暗黄色的灯光轻轻地铺了她一脸,看上去朦朦胧胧的,给了萧博翰一种很梦幻很安静的感觉,只有她匀速的呼吸声萦绕在萧博翰的耳畔,让萧博翰久久的不能入睡!

  又看了一眼薛萍,萧博翰决定悄悄地离开,,萧博翰轻轻的抽出了她头枕着的胳膊,给她掖了掖被角儿,她睡得真的很甜,脸上浮现出了微微的笑容,她一定在做梦,梦里应该是和自己幸福的在一起吧?
  萧博翰轻轻的在薛萍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痕,自言自语的轻声说了句:“我走了....。”
  走到外面,吹了吹夜风,萧博翰头脑也冷清了许多,想想刚才的情形,内心还是一股无法掩饰的激动,迈着落寞的步子,午夜的街头,天空飘着细雨,深秋的冷风夹杂着雨丝落在萧博翰的身上,让人体味到一种深秋的萧索,昏暗的路灯将他寂寞的身影拉的长长的。
  在萧博翰回到恒道总部的时候,院子里执勤的几个弟兄给他打开了大门,都是吃惊不小,怎么他一个人回来了,连保镖都没有带啊,这.......这要是出点事情怎么办?
  萧博翰却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这些弟兄们的表情,他还在回味刚才和薛萍那缠绵温柔的情景。
  是啊,这个女人其实很不错的,对自己够体贴,也够用情的。
  但萧博翰一点都没有想到,就在不久之后,这个女人就会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不过让萧博翰高兴的是,没过多久黑岭矿场的所有手续都解决了,那个贾局长在最近也是特别的热情,和萧博翰也一起吃过两次饭,在饭桌上,有一次他看似无意的问萧博翰:“你和葛市长关系挺好啊。”

  萧博翰当时一点都没有喝醉,很明白他这话的用意,萧博翰就漫不经心的说:“葛市长和我也算是忘年之交,他一直很关心我。”
  就这简单的一句话,从此之后,这个贾局长对萧博翰更是毕恭毕敬,并且他还回去告诫了史正杰,对史正杰说:“这个萧博翰不是等闲之辈,以后你也要小心一点,不要没事找事,我们斗不过他的。”
  史正杰听了当然是搓气的很,眼看着自己就能把黑岭矿山收回来了,这样一下子有冒出一个什么葛副市长来,他这心里的恨啊,但有什么办法呢?
  他还没有嚣张到敢和葛副市长去较量的程度,所以也就只能乖乖的把所有应该交接的手续都给黑岭矿交接过户了,黑岭矿也真正的成了萧博翰一个来钱的企业。
  风平浪静的就快到了年底,萧博翰又要忙活了,送礼,请客,发红包了成了他最近一个阶段的主要任务,而恒道旗下的各个企业也逐渐的从蒙铃事件中缓了过来,大部分的企业在年底都交上了一份不算太差的答卷。

  萧博翰也少不得要到下属的企业去看看,去开开会,去发发奖,去讲几句,就在这百忙之中,萧博翰还到了一趟蒙铃那里,因为萧博翰很想念蒙铃,他一想到蒙铃一个人在山里孤苦伶仃的情况,他就感到伤心和落寞,不去看看她,这个春节肯定是过不好的。
  蒙铃也是一样的思念着萧博翰,山里已经很冷了,学校也放了假,萧博翰刚刚离开了这里,房间里,床上,椅子上,这到处的到处都有萧博翰留下的气味的回忆,蒙铃舍不得出去,整天都呆在房子里。
  现在她跪在床上,在整理着照片,照片是这次萧博翰来的时候给她专门带来的,里面除了蒙铃自己的一些相片,还有她和萧博翰在一起的照片,照片很多,把一张大床铺的满满的。这一张是她和萧博翰在柳林市河边沙滩上照的——她用手在沙地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心的图案,她和萧博翰站在图案的中间,俩人拥抱着照了一张,诗意而又浪漫。
  那一张是在柳林市的一个农家乐照的,山风吹起她的长裙,舞动她的长发,萧博翰搂着她的腰,伸着象征胜利的手指,一脸幸福的笑。
  一张又一张,在她的眼里连成了流动的画,流动着幸福,流动着快乐……她的泪水大颗大颗地滚落,打湿了每一张照片。突然她又想起了什么,擦了一下眼泪,从床上跳下来,在房间里找了一瓶胶水,又回到床上。
  挑了一些她认为满意的照片,一张张贴在床头后面的墙上,白墙上很快显示出一个心的图案。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她很镇静,只是在贴那一张张照片时,那泪水就如同泉水般的涌出,以至于把有些照片贴得扭扭歪歪。
  她渴望着能把这些美好急记忆都永永远远的留着,但蒙铃同时也知道,这已经很难做到了,昨天萧博翰又一次的提出了让他到国外去,甚至于,萧博翰还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说她在这里萧博翰很担心,担心最终蒙铃还是会让警方找到,因为有句老话叫着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