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1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倪秀云回过头去看梁健,看了一眼又问:“他怎么了?”
  沈连清摇头,道:“我不知道,他从刁书记办公室出来就这样了。”
  倪秀云皱了皱眉,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才迈开脚步向梁健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梁健像是突然从神游中回过神来了,站了起来,一转头看到倪秀云,惊讶住了。半响,笑问:“好巧,你怎么在这?”
  倪秀云也笑了:“我还想问你,你怎么在这?来晋中了,都不给我打个电话。”

  梁健回答:“我倒是想给你电话,只不过某些人电话号码换了都不说一声。”
  倪秀云愣了一下,脸上浮现出许多尴尬,讪讪解释:“前段时间手机掉了,原号码也补不回来,以前朋友的手机号码都没了。你把手机号码报一下,我再重新存一下。”说着,忙拿出手机,准备存梁健的号码。
  梁健也没多想,就报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给她。
  两人闲聊了没几句,倪秀云就说自己有事,梁健也不好打扰她,两人就分开了。梁健和沈连清往停车场走,倪秀云则回大楼。走没多远,倪秀云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倪秀云一接起来,不知道听到了什么,脸色一白,手一松,手机就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她浑身抖着,僵在原地,好半响才缓过神。她回头想去找梁健,可哪里还有梁健的影子。

  躺在地上的手机,还在通话中。
  回到太和,梁健去找了娄江源。罗贯中的那句话,梁健需要一个人商量一下。娄江源听到后,也是僵在了那里。
  “他说那句话什么意思?”娄江源问。梁健摇头。
  娄江源皱着眉头,神情凝重,沉思了半响,像是自言自语般地喃喃:“吴万博是他的人,他没道理对他下手啊?难道,吴万博手里捏了他什么把柄,他要杀人灭口?”
  这说法不是没可能,但如果是这样,罗贯中为何要在梁健耳边说这么一句话,难道真的是太过于自恋自大,觉得梁健肯定找不到证据?
  梁健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罗贯中虽然仗着权势甚是嚣张,但能在这个位置上,如此嚣张还能呆这么多年,必然也不是空有运气没有脑子的人。
  所以,梁健更倾向于,罗贯中很可能知道一些有关于吴万博死因的线索。同时他也知道,梁健肯定很想找出吴万博的具体死因,所以才会有那一幕的挑衅。

  正想着,娄江源忽然问:“你这一次去省里,是不是因为吴万博的事情?”
  梁健将刁一民的意思简单说了一下,娄江源听后,皱着眉头,表示这件事背后恐怕不简单,应该是有人给刁一民施了压。
  但刁一民已经是省书记了,要给他施压,除非是上面。只是,吴万博是个什么角色?能惊动上面给刁一民施压?
  总之,想来想去,总是有那么些想不通的地方。索性,两人也就不再去多想了。娄江源问梁健:“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梁健说:“还能怎么办?能拖就先拖着,等不能拖了再说吧。”
  “也就只能这样了。”娄江源说道。
  这边两人正说着能拖则拖,那边就有人想借此机会煽风点火,想伸手在梁健背后推上一把。当初那么多人被关在那个会议室里整整一个晚上,冷倒是不冷,可心里的煎熬一个个都记得清楚。最后,还心不甘情不愿地送出去几十万。虽说,不见得个个都有这个胆子敢报仇,但也不见得个个都甘愿这么认了。
  这些人一出来之后,就收到了吴万博的死讯。梁健虽然极力封锁消息,但这些人本身就在这个圈子里,想打听总还是能打听到一些,几个人东一打听西一打听,再碰到一起拼凑拼凑,这事情大概的情况也就出来了。

  吴万博的事情,本身就可大可小。当天晚上纪委的行动,若真要查,是掩盖不了的。如果真有人存心要将这事情往梁健和纪委书记禾常青身上泼,那梁健恐怕也是要惹上一身的臊味,好不到哪去。
  这些人也是抓住了这个点,感觉到报仇的机会来了。对于他们来说,自从梁健上位,他们就一直有种憋屈的感觉,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可以将梁健给撬掉,又怎么能轻易放过。
  于是,有人打着慰问的名号,去看了吴万博的家属。当时,吴万博的家属被明德又是告知可能是他杀又是苦口婆心的好言相劝,最终才答应先回家等消息。等了几天,一直没什么消息传来,心中已然开始着急。这个时候,有人出现,挑上几句,结果可想而知。
  吴万博家属再次出现的时候,是带着媒体一起出现的。一辆印着‘做百姓口舌’五个字的白色面包车横在了政府大门口,吴万博的妻子,还有妻子的弟弟,吴万博的老父母,先后下了车,然后跟下来的是媒体的摄像师,记者等。

  保安一看到摄像机,就知道事情不对,有些慌了。门也不敢开,忙躲到了值班室,跟办公室打电话汇报。
  办公室问清了大概情况后,立即又向上面汇报。消息一层层递到梁健这边,已经五六分钟过去。门口已然围了不少人。
  梁健站在窗口,看着大门处,忽然有些愤怒地感慨,从他上任到如今,才半年时间左右,这政府大门口都已经被人围了几次了?现在这些人,为什么总喜欢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诉求?
  可稍一冷静,却又对这些人产生了一丝理解,当然并不是认同。或许是他们的工作机制出了问题,所以导致现在百姓一有问题都喜欢上丨访丨闹事,喜欢将小事搞大,大事搞得更大。
  沈连清走进门,梁健转过头吩咐他:“你去通知值班室,让他们把人带进来,带到三楼会议室安排好,另外通知一下禾常青同志,让他带上那天晚上去带吴万博的那三位同志一起到会议室来。”
  沈连清立即出去安排。
  二十几分钟后,梁健和沈连清到达会议室。吴万博的那些家属都已经等得不耐烦,正在里面哭闹。见到梁健进去,记者一下就迎了上来,被沈连清挡了回去。梁健走到位子上去坐好,刚坐下没多久,禾常青也带着人来了。
  梁健朝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等他坐好后,梁健看着下面低着头抹眼泪的吴万博妻子,还有被吴万博父亲扶着的脸色苍白的吴万博母亲,心里忍不住有些恻隐。不管吴万博做过些什么,总归是一条人命,这剩下的孤儿寡母,还有两位老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
  梁健在心里叹了一声,开口:“既然你们今天都来了,那么想说什么都说了吧。能回答的我肯定回答。”
  吴万博的妻子啜泣着不说话,母亲闭着眼睛,气息微弱,像是随时要晕过去,得靠父亲扶着自然也不说话。倒是吴万博妻子的那位弟弟,也就是小舅子开了口:“我姐夫意外发生到现在也有个把星期了,你们不管怎么样,总得要给个说法。总不能让我姐夫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待在太平间里,连入土都不行吧!”
  小舅子开口倒也没有胡搅蛮缠,梁健心里微微松了口气,道:“你们放心,说法我们肯定会给你们的。我们和你们一样,也想尽快查清楚这件事,还吴万博同志一个公道。公丨安丨局的同志已经好几天都没休息了,一直都在查这件事,我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日期:2016-06-01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