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胖亭长喝了一杯酒之后,搂着村长说道:“老项,这个真不是哥哥为难你。你是不知道,我刚刚接到郡守大人的钧令。淮南王殿下刘长前来祭江,今天要在咱们这个镇子歇脚。一会郡守府就要来人,挨家挨户的盘查,所有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在此地逗留。要是平时你这俩祖宗住在这里都没有问题,就是今天不行……”
  “祭江?”村长脸上的表情有些错愕,扫了一眼归不归和吴勉之后,他继续对着胖亭长说道:“这时间也对不上啊,去年刚刚来过。算起来也应该是两年之后吧,今年又来算是什么?”
  胖亭长将嘴里的腊肉咽了下去之后,继续说道:“淮南王都不嫌累。你瞎操的什么心。对了,正好遇到你了。回去让你们村的人今天离江边远点,冲撞了王爷可不是闹着玩的。”
  “淮南王刘长……”归不归好像想到了什么。随后他笑嘻嘻的提着酒壶到了胖亭长的身边,亲自给他斟满了一杯酒之后,笑着说道:“亭长老爷。我们都是乡下来的不懂规矩,您老人家别见怪。跟您老人家打听个事,现在刘氏王族当中还有收留方士当作食客的吗?我有个远房侄子学过几年方术,想投奔在哪个刘姓王的门下混口饭吃。不知道您老人家有没有这个门路?”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也从怀里摸出来个黄澄澄的物件塞进了胖亭长的手里。
  金饼!看清了手上的东西之后,胖亭长的心便跳成了一个。他哆哆嗦嗦的将金饼塞进了怀里。不过手却在没有伸出来,一直在怀死死的握着那块金饼。
  “老祖宗,你问这个还真的问对了。”看在金饼的份上。胖亭长也不在和村长单论,他主动的把自己拉到了和项村长一个辈分上,稳了稳心神之后。他继续说道:“你要是问别的亭长,他们还真不知道这事。咱们这里的乌江就是当年西楚霸王自刎的地方,高祖登基之后颁下圣旨。每隔三年都要一位刘氏王孙代表高祖来此地祭江。开始几次还是太子殿下亲自来祭江,太子登基之后便是淮南王殿下前来祭江。”

  说到这里的时候,胖亭长缓了口气。喝下一杯酒之后,才继续说道:“最近这几次都是淮南王殿下过来祭江,你们是不知道。咱们这位淮南王生性喜欢黄老、方士之术。王府里面都是经常有方士进进出出,如果有亲近的方士就见,都不需要府内公人通禀。这几次来祭江的时候,身前身后也都是方士跟随。回家跟你侄子说,只要有真本事,淮南王殿下一定会重用。”
  听到胖亭长说完之后,归不归回头看了吴勉一眼。两个人对了一下眼神之后,他又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块金饼塞给了胖亭长:“亭长老爷,我们俩是从小地方来的。从来没有见过淮南王殿下这样的人物。您老人家看看能不能行个方便,随便给我们俩派个什么差事。让我们俩有机会也见见凤子龙孙这样的人物。”
  这时候,胖亭长做了难,这事情非同小可,如果其中有个一差二错的话,不但是这俩乡下人,就连自己的项上人头都难保。不过让他把已经到手的金饼吐出来,这位亭长老爷都是万万做不到。思来想去之后,胖亭长突然一咬牙。对着归不归和吴勉两个人说道:“那就给你们一个祖坟冒青烟的机会,记住了,你们俩是我的远房亲戚。官衙的人手不够我才带你们来帮忙的。我先去官衙替你们打声招呼,过半个时辰之后你们俩带着老项来官衙找我。”

  说完之后,胖亭长才擦了擦嘴。跟着村长和两个外乡人客气了几句,便离开了这座小小的饭铺。他走的时候一只手放在怀里,紧紧的抓着两块金饼,就差把金饼掏出来放在嘴里咬两下了。
  看着胖亭长走远了之后,吴勉才看了老家伙一眼,说道:“我们俩是一起被赶下山的,我一直守着你。竟然都没有发现你还私带了金饼下来。还是说你早就知道燕哀候要赶我们下来,提前已经准备好路费了?”
  “这些都是那俩徒弟孝敬我的”归不归冲着吴勉呲牙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把他们之前强上山的金器首饰都融了,融成了五块金饼随身携带,我不像你,身上这点术法说没有也就没有了。不带点什么傍身,心里就没有底。”
  看到这二人说起来没玩,村长凑了过来。陪着笑脸说道:“两位神仙,你们不是真的打算要见淮南王吧?要不咱们还是暂时避一下,等到淮南王祭完之后我们再回来。再往东一直走就是乌江县。我有个熟人在县衙当差,就算没有路引,我们可以找家客栈住下。”
  “今天就在这里住下了”归不归回头看了村长一眼之后,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神仙我那也不打算去了,这里挺好。还有件事要交代你,从此时起,你要紧跟我们二人。不可离开我们目力所及的范围之内……”

  这话说的村长心里开始没底起来,他咽了口唾液。缓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两位老神仙,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和我家霸王有关?还是昨晚的那个怪人?”
  “别瞎想,再把自己吓着。”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眼睛已经转到了吴勉的身上。他笑嘻嘻的说道:“最近一直都被广字辈的那几个人绕着,差点忘了还有和徐福平辈的方士了。当初我拜在那个老家伙座下的时候,方士一门里面虽然已经没有和他平辈的方士了。不过外面还有几个被踢出门墙的,我老人家就说像这样的人这么些年怎么一直没有动静。要不是突然想起来之前有诸侯喜欢养方士作为食客,老人家我都以为那几个老家伙都已经死了……”

  “和徐福平辈的方士……”吴勉沉吟了片刻,夹起来一块风干鸡。想起来刚刚胖亭长油腻腻的手,又将鸡肉放回到碟子里。顿了一下之后,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昨天晚上你就知道了吧?然后故意往广字辈几个人的身上引……徐福平辈的方士,确定你能惹的起吗?”
  “不是我,是你……”老家伙冲着吴勉呲牙笑了一下。趁着他没有发作,又继续说道:“你也太高看被徐福踢出门墙的那几个老家伙了,徐福是徐福,他们是他们。徐福座下加上记名弟子一百多,你说他们能都和广字辈的那四个人比吗?”
  归不归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气喝下去之后。又继续说道:“徐福那一代方士修成大神通的,也只有他一个人。和他一代的方士就是因为道行不够,加上后期不老药出世之后他们的体制又不适合。才相继凋零的。不过听过有几个被踢出门墙的,后来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又活了几百年。别以为活得久了道行就高,他们当中有人在外面冒用徐福的名号招摇撞骗,被广孝的那个徒弟灌无名遇到了。知道什么后果吗?那个我应该叫做师叔的人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要不是后来他师父广孝赶到的话。灌无名直接就送那个老家伙混下去轮回了。”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也不嫌腊肉和风干鸡都被亭长动过,在里面扒拉了几块瘦一点的肉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着。看着归不归越嚼越香的样子,吴勉还是没法对碟子里面的菜肴下口。直到老家伙将嘴里的吃食咽下去之后,他才开口说道:“你怎么就敢肯定那个人就在淮南王的随从当中?”
  日期:2016-04-24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