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000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汪铭山感觉我这都不能算是在侮辱司徒清了,我这是在侮辱他们两人。
  真把自己当成傻瓜了?
  “在我心里,大黑是我的朋友。再说了,狗又怎么了?人惹到狗了还不能跟狗道一个歉了?真当自己人类的身份就天生高贵一等啊?”我没好气的说道。
  虽然大黑只是一条狗,但是这家伙在关键时刻可是帮过我不少次,所以我说将大黑当作朋友,确实是心里话。
  我的话说完,大黑亲昵的在我的裤管子蹭来蹭去,依此来表达它心中的高兴。
  在场的人不由得惊呆了,这条狗还真成精了不成?还听得懂人话?
  若不是现场情况不对劲,有人都想上前跟我谈交易大黑的请求了。
  虽然大黑大了点,丑了一点,但是这么大一条听话的狗牵出去不是给自己长面子吗?
  走一走游一游,看谁不爽咬两口。
  这种生活多么惬意啊。
  汪铭山的脸再次黑了下来,凌厉的目光看着我的脸庞没有立即说话。
  良久,汪铭山眼中闪烁着些许精光,冷哼一声说道:“像是你这种将狗当作朋友的人,恐怕素质也跟狗差不多吧?刚刚这两条狗在光天化日之下干着苟且之事,难道你也是这种人?”
  汪铭山不知道的是,他这番话没有把我惹生气,倒是把另一位给惹生气了。

  公孙蓝兰原本是没准备出面的,她可不是什么爱凑热闹的女人。
  而且因为我刚刚的动作,公孙蓝兰现在还在气头上,心里还在盘算着该怎样才能够让我受到的教训更大。
  虽然没有走出何仙姑包间,但是外面的对话都传入了公孙蓝兰的耳朵里。
  汪铭山刚刚所说的那句话明显是在针对我所说的,进入了公孙蓝兰耳朵里却是刺耳无比。
  光天化日之下干着苟且之事?
  刚刚我对公孙蓝兰的动作在这女人眼中确实是‘苟且之事’,这让公孙蓝兰心中又羞又愤。
  完事之后的公孙蓝兰本来就在气头上,汪铭山这句话显然是再次点燃了公孙蓝兰心中的火药桶。
  虽然公孙蓝兰知道汪铭山并没有说自己,但是公孙蓝兰心中很生气是事实,刚刚受过刺激的公孙蓝兰哪堪再受到这样的刺激?所以想也没想便气冲冲的走出了何仙姑茶室。
  “哟,这不是汪总吗?多日不见,威风倒是越来越大了。”公孙蓝兰眯着眼看着汪铭山开口说道。
  突然出现在我身后的公孙蓝兰将我给吓了一跳,回头看了公孙蓝兰一眼,我不禁有些奇怪。
  我感觉公孙蓝兰与刚刚好像有些不同,似乎比刚才更加明艳动人,看上去更加妖孽了。
  公孙蓝兰的出场明显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了公孙蓝兰的身上,这种等级的美人平常可是没机会见到的。
  汪铭山也不例外,看到公孙蓝兰出场,先是被公孙蓝兰的美艳给狠狠的惊艳了一番,但是看清楚公孙蓝兰的面目之后,汪铭山不由得心中一咯噔,暗叫不妙。
  汪铭山不认识我,但却认识公孙蓝兰,而且非常清楚公孙蓝兰手上有着怎样的能量。
  大西北的第一美人,关中公孙家族的实际掌门人,这个女人似乎一身都是荣誉。

  而且从公孙蓝兰刚才的话语中,汪铭山明显听出了浓重的敌意。
  这样的一个有着逆天身份的人,汪铭山可是不会轻易与她为敌的。
  但是公孙蓝兰怎么就对自己这种态度?平时他可没惹上这女人,没道理对自己敌视啊。
  汪铭山突然想到,我不会是公孙蓝兰养的情人吧?
  刚刚因为气愤的原因,汪铭山并没有想过我是从哪个包间出来的,难道我真的是从何仙姑茶室出来的?那么自己心中的想法还真有可能啊。
  此时的汪铭山当然没有心思去八卦这个问题,看着公孙蓝兰的眼神之中有些畏惧,但是想到自己是占理的,没必要怕了这个女人,这才直视着公孙蓝兰笑着开口说道:“这不是公孙小姐吗?什么风将你给吹到这里来了?”
  汪铭山是商人,对于交际这一套当然是信手拈来,他要弄清楚公孙蓝兰是不是站在我这边的。
  随便结仇显然不是一个成功商人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我一直在这里喝茶呢,倒是听到汪总的长篇大论,特意出来瞻仰一下。”公孙蓝兰看着汪铭山冷笑着说道。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再联系到之前汪铭山说的话,我这才反应过来这女人为何如此气愤了,心中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
  长篇大论?
  感受到公孙蓝兰的阴阳怪气,汪铭山有些蒙逼了,心想这个女人是不是没事找事儿啊?
  汪铭山并不知道我刚刚对公孙蓝兰干过什么事情,所以并没有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有哪个地方说错了。
  但是汪铭山心中更加肯定我是公孙蓝兰包养的小白脸的事实了,要不然公孙蓝兰怎么会无缘无故跟自己作对?
  “不知道王某哪个地方惹到了公孙小姐生气了,我不过是想要这位张先生给司徒公子道个歉而已,难道这有什么不对?”汪铭山开口说道。
  汪铭山说话的时候故意把‘司徒公子’说得很重,他知道公孙蓝兰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但是香港司徒家族的人可不是好惹的,汪铭山把它搬出来就是为了压一压公孙蓝兰的锐气。
  公孙蓝兰哪能不明白汪铭山的想法,心中不由得冷笑了一声,对着汪铭山说道:“汪铭山,你将司徒家族搬出来是什么意思?你是司徒家族的人吗?”
  汪铭山脸色微变,他没想到公孙蓝兰如此妖孽,竟然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目的。

  更让汪铭山没想到的是,公孙蓝兰竟然直接戳破了这层窗户纸,根本不留情面,这女人果然跟传说中的那样不好惹的啊。
  “公孙小姐,我并没有什么意思。你这位朋友纵狗恐吓到了司徒公子,理应让他出面道个歉不是?”
  汪铭山没有再拿出纵狗咬人的罪名,毕竟司徒清确实没有被咬到,再加上我刚刚的那番胡搅蛮缠,让汪铭山也有些头疼。
  所以汪铭山机智的将罪名偷偷的换成了纵狗恐吓。
  “司徒公子……司徒公子?”汪铭山喊了两声自己身边的司徒清。
  司徒清这才将视线从公孙蓝兰那张如同妖孽一般的脸庞拿开了,感受到汪铭山在呼喊着自己的名字,这才下意识的开口道:“啊……汪叔叔,你说什么?”
  公孙蓝兰那成熟女人的气息,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大杀器,更何况司徒清这样自制力很弱的年轻人?
  看着司徒清的样子,在场所有人都纷纷一笑。
  这就是司徒家族走出来的人?不会是骗子吧?
  汪铭山的脸色也有些不对劲,但是想着司徒清的身份,汪铭山自然是不会跟司徒清发火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