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6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是,你这黄口小儿,也敢跟宗翰宗主坐而论道。斗茶之道,没有一个静字,何来心境去品茶?你之茶道,已经失去了根本。或者说,你根本就不懂什么叫茶道!”
  陆羽嘴角上那抹冷笑更浓了,说道:“笑话,你门认为柳生宗翰刚才所说真是他的茶道?”
  其余日本武士一愣,有个武士有些震惊的问道:“难道不是?”
  陆羽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柳生宗翰问道:“柳生宗翰先生,你确定你刚才所说的就是你的茶道吗?”
  柳生宗翰的心突然开始往下沉,额头上开始冒汗了,但是脸上却依然勉强装出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道:“没错,这就是我的茶道。”
  “哼,胡说八道!”陆羽突然冷哼了一声,沉声说道:“宗翰先生,你刚才所说的并不是你的茶道,而是你们日本茶道流派里千家第十五代掌门人千玄室的茶道!柳生宗翰先生,你有些着相了。”
  说完,陆羽轻轻叹息一声,轻轻摇摇头。

  而此刻,柳生宗翰的脸色已经完全变了,看向陆羽的目光中充满了震惊和愤怒,但同时还带着一丝惭愧。
  柳生宗翰反应很快,只是片刻之后,他却呵呵笑了起来:“你说得没错,我刚才所说确实跟千玄室先生的茶道有些共通之处,在我看来,天下茶道流派众多,而只要你认可,那么别人的茶道也是你的茶道。对我们新阴流茶道流派而言,我们的茶道理念和里千家的茶道理念是一脉相承的。你说我抄袭,这是无稽之谈,不是我着相,而是你有些着相了。”
  陆羽闻言笑着摇摇头,脸上露出了不屑之色。很显然,对于柳生宗翰的这种解释,他并不认可。
  柳生宗翰反击道:“姓陆的,你有些咄咄逼人了,不知道你的茶道又是什么?你该不会也抄袭我的茶道吧?”
  陆羽笑了:“宗翰先生,你放心,我的茶道和你的茶道完全不同。”

  “我认为,茶道是一种文化的传承和融合,而茶则是这种文化传承、融合的一种载体,是具体的茶事实践过程,同时也是茶人自我完善、自我认识的过程。”
  “有些人认为茶道是一种高雅的文化,我不认同,我认为,茶道可雅俗共赏,不同地位、不同信仰、不同文化层次的人对茶道有不同的追求。贵族讲“茶之珍”,意在炫耀权势,夸示富贵,附庸风雅。文人学士讲“茶之韵”,托物寄怀,激扬文思,交朋结友。佛家讲“茶之德”,意在去困提神,参禅悟道,间性成佛。道家讲“茶之功”,意在品茗养生,保生尽年,羽化成仙。普通百姓讲“茶之味”,意在去腥除腻,涤烦解渴,享受人生。”

  “我认为,品茶人通过品饮而悟道,这种过程就称作茶道。或者简单的讲,品饮者对茶的觉悟,称作茶道。因为品茶的人不同,所以对茶的觉悟也不同。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品茶觉悟的过程,就是对文化的传承、融合、认知的过程。所以我说,茶道,是一种文化的传承与融合。”
  陆羽说完,柳生宗翰露出了深思之色。
  他沉吟片刻,淡声道:“你这年轻人理解的茶道,倒是有几分意思。不过茶道可不仅包含道理,不知道你懂不懂行茶令?”
  “略懂。”陆羽意味深长一笑。
  “坐酌冷冷水,看煎瑟瑟尘。无由持一皿,寄与爱茶人。”
  柳生宗翰行了一首茶令,挑衅的看着陆羽,“你既然说深谙茶道,可知道这首行茶令的出处?可能对上?”
  “白居易的《山泉煎茶有怀》。”陆羽想也不想直接说道,“宗翰宗主可能不知道,我师父给我取名叫陆羽,这两个字在茶道上意味着什么。其实这是茶圣的名字。我既然敢叫这个名字,又怎可能不懂茶?宗翰先生,且听一首茶圣陆羽的《六羡歌》。”

  陆羽吟诵道:“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
  “满火芳香碾前萤,吴瓯湘水绿花新。愧君千里分滋味,寄与春风酒渴人。”柳生宗翰争锋相对,又对了一首。
  “这是唐人李群玉的《答友人寄新茗》。”陆羽笑了笑,“这首行茶令,好归好,用来对茶圣之诗,却是输了几分意境。”
  “莫非你能找到更好的?”柳生宗翰问。
  “行茶令里面,有首诗确实能盖过茶圣的《六羡歌》,你们日本人虽然仰慕我华夏文化,不过毕竟华夏文不是你们的母语,不知道也很正常。”陆羽答道。
  “哪一首?”
  “一七令。”
  陆羽开始吟诵: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乱岂堪夸。
  这首诗,那是元稹所做,从一言到七言,又叫宝塔诗。
  当陆羽吟诵完这首宝塔诗之后,不柳生宗翰震惊不已。
  关于茶的诗句,他看过不少,甚至还能背诵不少,但是对于这首塔诗,却很少有人注意到,现在,陆羽吟诵完之后,他被这首塔诗的精致与意境给震撼住了。

  此刻,柳生宗翰看向陆羽的目光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轻视,他已经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虽然看起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是对方既然能够吟诵出这首结构奇特的塔诗,而且还是元稹的诗句,这就说明一点,那就是对方对于华夏传统文化的涉猎恐怕相当精深,否则的话,这样一首塔诗又岂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找得到的呢?
  不过柳生宗翰也不愿就这么认输,说道:“你既然用元稹之诗,那我还是用一首白居易之词来对吧。蜀茶寄到但惊新,渭水煎来始觉珍。满瓯似乳堪持玩,况是春深酒渴人。”
  陆羽想也不想,立刻应对了一首刘禹锡的《尝茶》。
  柳生宗翰随之对了一首皮日休的《茶中杂咏》。
  两人你一首我一首的比拼,其他日本武士此刻已经有些傻眼了。
  柳生宗翰一个日本人竟然对华夏的茶诗如此精通,这也就罢了,更没有想到的是,陆羽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竟然丝毫没有认输妥协的意思,竟然和柳生宗翰打了一个旗鼓相当。而陆羽看起来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按理说这个年纪的人对华夏传统文化和诗词应该不是很精通才对。
  接下来,两人又比拼了8轮之后,柳生宗翰坐在那里,满头大汗,任凭他绞尽脑汁,再也想不出一首与茶有关的诗词。
  而这个时候,陆羽却轻描淡写的说道:“你认输吗?”
  柳生宗翰脸上写满了不甘之色,却只能苦笑着点点头:“我认输。不过你还能再吟诵几首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