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7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有了合作关系,和聚财公司也就熟了,他们也经常请我喝点酒,送我点吃的喝的。我看那些东西值不了几个钱,也就收下了。时间不长,过年了,儿子媳妇都回了家,大伙一块喝酒。在打开聚财公司送来的一个酒盒时,我发现里面放的不是酒,而是五万块钱。趁家里人没看见,我马上把这些钱放好,又换了一瓶酒。
  第二天,我拿着那个放着钱的酒盒去找聚财公司领导,问他们是怎么回事。那个副总说,知道我大儿子想买车还缺点钱,说这是借给我的。见对方说的很诚恳,当时确实正为儿子买车钱不够而发愁,我就借上了这笔钱。就这样,后来又跟他们借钱贴补两个儿子付房款首付,还买了手机,我跟孩子说这钱是我和别人合伙做买卖挣的,不过没跟他们说是什么买卖。
  去年九月底,聚财公司找到我,要我给他们打收条,打这几次借款的总条。我不想打,他们就拿出了几份录音让我听,说我如果不打的话,就告我受贿,我只好给他们打了条。又过了一个来月,他们就向我催债务,而且还加要利息,月息五分,利滚利。我哪有钱还呀,他们就提出让我和他们一块做局,把合同第一页换了。那种情况下,我万般无奈,接受了他们替换的那张纸,但我却留了一手,事后把原合同第一页纸偷偷藏了起来……”

  “好咧,有了这个就好办了。”曲刚伸手按下停止键,站起了身,“我马上把这个给律师送去。”
  “好,可别丢了啊。”楚天齐笑着说,“那样你可就闯大祸了。”
  知道对方是开玩笑,曲刚便也调侃道:“局长,要是把它丢了的话,我这身警服就白穿了。”说完,走出了屋子。
  上午九时,许源县法院第三审判庭,靠山村村民诉聚财公司一案正在开庭,这是第二次开庭。
  开庭现场,法官、原告、被告、旁听者全都屏息凝神,专心听着一盘录音磁带,这盘磁带已经播放了一段时间。

  虽然屋子稍大了一点,但由于现场非常安静,录音机里传出的声音很清晰:“……合同条款关键内容被换,换成了‘乙方给每户提供一间房子免费居住,其余两间房子由乙方临时垫资建设,逐年从租金扣除’。另外,乙方所提供的家具、电器,也变成了乙方垫资建设,也需要从租金中扣除。我知道我作了孽,坑苦了乡亲们。
  做了亏心事,我整天担心吊胆的,既担心事情败露,无法面对乡亲,更怕聚财公司翻脸无情收拾我,心里慌的厉害。去年十一月的时候,离支付第二年租金的日子越来越近,村民开始找我问这事。我便去找聚财公司询问,他们答复到时就支付,我又把他们的回复告诉了村民。该支付租金的日子到了,聚财公司没有支付,超期了二十多天,还是没有给钱。在这期间,我多次去问聚财公司,他们的答复都是暂时没钱,让村民缓一缓。

  有短处在人家手里把着,我也不敢说什么,只好和村民撒谎。我告诉村民说,聚财公司领导在半个月前找过我,说是马上就会给钱,只不过可能周转的要晚几天,还说看到了聚财公司做的领款表格了。为了消除村民疑心,我自掏腰包买了十多吨煤,给每户分了一千多斤,说成是公司为了表示歉意免费送的。前一阶段我也听说了,聚财公司还曾经向村民追要过这些煤钱,最后又以所谓的照顾村民,不再提了。

  就这样,我是左推右瞒,糊弄着过一天算一天。我知道早晚要露馅,就盘算着怎么办,最终想到了‘逃跑’,分步骤逃跑。春节前两天,我让老婆去了儿子家带孩子,这是实情,媳妇也没怀疑就去了。正月十五一过,我是每天早出晚归,说是去和聚财要钱,其实大多数都是去了别处,当然也有几次到了聚财公司。我这么做,是为了让村民放心,也是为了让聚财公司放心,以此掩盖自己想要‘逃跑’的事实。

  忽然有一天,聚财找到我,说是借村里公章用用,我问他们干什么,他们只说是开一个证明。我一听就知道没那么简单,开证明可以直接让我开呀,为什么非要公章?我没有提出这个疑问,而是推说‘新换公章’没有回来。前几天确实换公章了,不过那时候我已经拿上。他们当时也没有特别盘问,只问几天能回来,我说最慢十天,最快一周。
  事不宜迟,当晚我就琢磨着办法,定出了借“脑梗发作”出逃的计划。为了做的像,我是整夜的练习流哈喇子,练习右手不听使唤的样。又经过一天准备,第三天在小*姨子家喝酒的时候,我就假装犯了病。当时喝酒现场就有村民,村民看我犯了病,都说是高血压闹的,嘱咐我安心看病,我连襟帮腔说是‘因为村民很快就能领到钱,激动的’。就这么的,由小*姨子一家陪着,我坐着假救护车跑了。

  想起当时村民的嘱咐,想起后来村民去县城看望我时扑了空,我就后悔的跌出了心,我不是人哪。就像评书里说的,我是良心丧于困地,可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呀。在外面躲避的日子,怕碰到熟人,更怕有人专门找我,我是白天不敢出门,把自己反锁在屋里。就是晚上出去,我也是买完粮食或菜就回去……”
  曲刚坐在旁听席上,听着何喜发的录音,心中颇多感慨。他奇怪局里那个小年轻,为什么只到了局里五个月,就好像什么也知道,什么都尽在掌握似的。何喜发那可是刻意逃跑的,可楞是被这小子找出来,还拿到了这个录音。不知是这小子智商、情商超牛,还是手底下密探太多,反正他知道的也太多了。曲刚坚信楚天齐有密探,而且也锁定了几个人,但还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
  本来今天曲刚不想来旁听,不想没事找事,更不想任楚天齐摆布,但既然已经被对方套上了这个套,也只能是采取稳妥的办法摆脱。他今天在早上提出那些问题,其实就是暗示难处,也暗示没有必要旁听,可那小子给提供了录音,自己就没有不来的理由了。
  看着大家聚精会神倾听的样子,看着被告一方冷竣的表情,曲刚心中也很惬意。如果因为这份关键证据而让原告胜诉的话,那毕竟也是自己的功劳,自己也脸上有光,县里和局里可都知道自己是这事负责人。看来和那小子合作,还是能获得好处的。
  难道我就任由那小子摆布?曲刚陷入了沉思。
  看了看手表,已经十一点半,按说开庭也该结束,曲刚也该来汇报了。只是不知道自己剪辑过的录音,能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
  说曹操曹操就到,曲刚回来了。

  看到曲刚进屋,楚天齐就问:“怎么样?”
  刚一问完,楚天齐就感觉不妙,因为曲刚的脸阴云密布,好像都快绿了。
  果然,未曾开言,曲刚先长叹一声,坐到了椅子上。然后拿起一支香烟点燃,曲刚才说道:“估计够呛了。”
  “怎么回事?法庭不采信那份录音?还是有其他状况?”楚天齐追问。
  “当然没有采信。一开始听包括听完的时候,法官们好像对那份录音很认同,我看他们当时都微微点头,旁听的人更是窃窃私语认可那份录音。可是等对方说出反驳理由,尤其拿出反驳证据的时候,法官们支持了被告。不只是他们,现场所有人态度都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反转,就连我也是这么想的,因为村民造假了。”说到这里,曲刚停顿一下,摇了摇头,“想不到呀,真想不到,他们怎么会干这种事,我都快被他们……算了,不说了。”

  日期:2017-04-28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