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46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聿明感觉到了迫在眉睫的危险,他直接赶到远征军司令部找到了罗卓英,提出以第二○○师和新二十二师全力保卫东枝。因东枝一旦失守则腊戍危机,远征军的退路将被切断。但罗卓英还在坚持所谓的曼德勒会战,拒绝将大队人马东调。最后勉强同意将第二○○师运往东枝,其余部队继续专注于曼德勒会战。
  4月21日,日第五十六师团兵分三路,一路沿公路北上,一路向东直逼雷列姆,最后一路直奔东枝。此时第六军已成一盘散沙,连军长甘丽初身边也只剩下600人。甘丽初将这些人交给参谋长林森木去阻击敌人,自己则到后方收容遍地的溃兵。林森木还算不辱使命,带领这些残兵将日军的攻击迟滞了二十四小时,随后率残部潜入丛林。该部在日军背后东躲西藏向北寻找回国的道路,用了一个多月时间才潜回云南。

  4月23日,日军逼近腊戍的最后门户东枝。此时甘丽初身边只剩下百余人了,根本无力阻止日军北进。无奈之下他只好下令炸毁东枝的物资后撤退。日军在缅甸独立义勇军的配合下轻松而下东枝。之后留下少许部队把守,大队人马继续快速北上直取腊戍。
  东线战局急转直下。23日晚,重庆电令入缅参谋团转告远征军司令部,尽快破坏从雷纳姆至腊戍的公路,迟滞日军的进军速度。林蔚立即命令驻腊戍新二十八师第八十二团抽调第一、第三营前往执行破路任务,同时通知驻腊戍各机关立即撤往国内。作为滇缅公路的起点,腊戍各种物资堆积如山,破坏物资的命令同时下达。日军尚未到来,腊戍已是浓烟滚滚,一片狼藉。
  此时被英军假情报误导辗转奔波了500公里的第二○○师终于赶到了东枝,来回折腾浪费了宝贵的三天时间,这在战机稍纵即逝的战场无疑是致命的。形势严峻使得所有大人物包括史迪威、罗卓英、杜聿明都赶到了第一线。
  到达东枝的戴安澜随即部署攻城。尽管已经疲惫不堪,但第二○○师依然不辱使命。戴安澜亲临一线指挥战斗,身边副官孔德宏负伤、卫兵樊国祥阵亡,可见其指挥位置之靠前。由于日军大部队北上腊戍而去,驻守东枝的只是小股部队,25日傍晚18时,第二○○师克复东枝。
  第二○○师攻占东枝竟未抓到一名俘虏,当地人都以沉默来对待中国人,拒绝向戴安澜提供任何消息。此时杜聿明接到了两个截然相反的命令。入缅参谋团的林蔚要求杜聿明立即向北追击直取腊戍的日军,确保腊戍。而远征军司令官罗卓英则命令杜聿明立即西返,参加策划已久的曼德勒会战,两个方向可谓驴头不对马嘴。就在杜聿明彷徨踌躇之际,林蔚的命令又到了:“应遵照远征军司令官命令行动。”于是杜聿明只好命令新二十二师、第九十六师以及军直属部队一起返回曼德勒参加会战。

  尽管东枝得而复失,日第五十六师团完全没了后路,但渡边正夫始终牢记,自己的终极目标就是腊戍。完全置后方而不顾的渡边集中全部汽车,径直以每天110公里的急行军直扑腊戍,前锋第一四八联队距腊戍已不到200公里。4月29日是日本的“天长节”,是天皇裕仁的41岁生日,渡边拟以攻克腊戍作为孝敬天皇的生日大礼。此时速度胜过一切,渡边甚至下令停止运输补给,将车辆全部用来运输兵员,所有补给必须从远征军那里夺取。

  渡边这阴毒之招真正找到了远征军的死穴。在他们对面,第六军已溃不成军,第五军主力几乎全被调去参加根本无法实施的曼德勒会战,前方腊戍竟只有新二十八师第八十二团防守,还有两个营被派出去破坏公路。城内只有剩下第二营及第六十六军直属特务营、搜索营等,实际上与空城无异。
  要说蒋委员长还的确有战略眼光。尽管远在千里之外,但4月25日在得知日第五十六师团北上去向不明的消息后,蒋介石立即意识到了潜在的风险。4月28日,他紧急致电林蔚:必要时可以放弃曼德勒作战,集中新二十八师全力防卫腊戍,确保远征军后方安全。但由于腊戍危机,入缅参谋团已开始撤离,这些军政大员以每天200公里的速度连续不断地跑了五天,一直到千里之外的保山才停下脚步,奔逃之中根本没有接发任何信息。蒋介石这一至关重要的电文也就失去了作用。

  第六十六军下属新二十八师本就是一支临时改编的部队,其接受的训练与野战军的要求相距甚远,战斗力自然无从谈起。除了在腊戍的第八十二团之外,该师其余两个团都被调去参加曼德勒会战,对于腊戍来说已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第六十六军中,最能打的新三十八师被调到西线干一些掩护英军撤退的无聊事儿。奉命增援腊戍的新二十九师也是刚刚组建,目前还远在云南的大理等待补充兵员物资,更加指望不上。可以说,第六十六军军长张珍现在基本是光杆司令一个。

  鉴于新二十八师独力难支,25日,远征军司令部紧急电令尚在云南大理的新二十九师,务必于28日之前到达腊戍。这是一个几乎无法完成的任务,两地之间相距千余公里,但事关重大,师长马维骥明知不可为也不得不为之,仓促之间制订了入缅计划。
  马维骥认为,哪怕只有一个连能够在28日到达腊戍也算完成了任务,至于能不能守住那里只能听天由命了。通过与地方部门交涉,马维骥得到了70辆卡车。26日在大理西城门外,70多辆汽车排成一队,新二十九师直属部队以及第八十六团的两个营紧急上车驰援腊戌。其余部队就站在路边就地拦车,拦住一辆就走一车人,——当时要是和现在这样随时可见堵一长溜车就好了。当前锋部队越过边境时,后卫部队还没拦到车。谁也不知道这支部队什么时间才能全部到达战场。

  后院大火冲天,前方却依旧浑然不觉。4月27日,远征军司令部按计划下达了曼德勒会战命令。此时缅甸的总体战局是:西线英军正在快速溃退,新三十八师在大度地执行着掩护任务,第九十六师在曼德勒阻击日军,第二○○师从东枝出发北上追击日军。第六军已被基本打散,其新二十八师、新二十九师在腊戍和滇缅公路一线布防,不知道司令部赖以会战的兵力到底在哪里。
  4月28日,新二十九师终于有一营人马到了腊戍。炮兵营长赵振全在巡视途中钻进林中出恭,突然听到远处有车辆行进的声音,伴以钢铁履带沉重的碾压声。大吃一惊的赵营长急忙探出头来张望,只见公路上尘土飞扬,一队坦克摆出战斗队形正急速向腊戍驶来。赵营长感觉不大对劲,这里是中方防区,如果盟军车队通过没有理由不通知友军。他拿出望远镜远远眺望,发现远方车辆上飘扬着日军的太阳旗。老赵惊叫一声,提起裤子顺着山沟小路逃走了。

  这天是周日,腊戍守军的命运可比赵营长悲惨多了。刚刚抵达的新二十九师先头部队尚未来得及展开部署,日军的快速部队已经发起了进攻。猛烈的炮火将不知所措的中国官兵纷纷抛进血泊中。更多的人听见枪响,不是拿起武器战斗而是争相钻出营房阵地,逃入山谷丛林向中国境内溃逃。
  29日,新二十九师后续两个团陆续赶到,紧急沿腊戍河构筑临时防御工事。但他们的机枪和迫击炮根本无法抵抗日军飞机、坦克的立体打击。第六十六军军长张珍将五门战防炮全给了马维骥,同时令新二十八师师长刘伯龙率残部构筑第二条防线。这些并未受过多少训练的新兵在日军潮水般的攻击下一触即溃,伤亡惨重。添油一般的后续部队来一车被消灭一车。到上午10时,日军已全面突破第一条防线,随后以坦克快速突击扩大突破口。下午17时30分,日军坦克冲进了第六军和新二十八师司令部。腊戍失守!

  当天,第六军军长甘丽初逃至畹町,同第六十六军军长张轸一起钻进装甲车一口气撤退到三百公里之外的保山。
  此情此景让老酒蓦然想起了马谡和街亭!很显然,远征军并非诸葛孔明,日军也绝不是司马仲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