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560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都是国宝,这……这能是用钱来衡量的吗?”
  孙连达真的有些生气了,他这辈子不和古董商来往的原因,就是对方身上的铜臭气太重了,只要谈到钱,他们甚至能把自己祖宗坟里的东西给扒出来卖掉,就和现在面前的这个小胖子差不多。
  “老哥,别生气,这小子压根就分不清古玩和文物之间的区别……”看到孙连达气呼呼的样子,余宣拍了拍他的肩膀。
  “余老,这古玩不就是文物吗?有什么区别?”
  三炮开口问道,三炮在古玩市场也厮混一段时间了,他知道,只要不是私自出土的东西,都可以在市场流通买卖,这些东西即是古玩,也可以被称之为文物的。
  “那你们这些人干嘛叫古玩商人或者是古玩贩子?怎么不叫文物商人和文物贩子呢?”余宣闻言翻了个白眼,说道:“文物的范畴要更加广泛一些,很多文物是不能买卖的,老师我今儿就给你们上一课……”
  听到余宣的话,方逸不由竖起了耳朵,他虽然一直跟着两位老师学习古玩知识,但是对于古玩和文物的区分,也是不甚了解,方逸只知道有些文物是禁止买卖流通的。
  听着余宣的讲解,方逸等人脸上不时露出了恍然的神色,余宣讲的东西深入浅出,就连胖子这不学无术的人也是能听明白的。
  古玩和文物之间的区别其实是古已有之,民间收藏雅玩暂且不论,拿皇宫内苑的收藏来说,本来就有两者的明显区别。
  皇上后妃自己喜爱的骨董字画之类的物件,自然属于今天所说的古玩的范畴,但这些同样也能归类于文物的范畴之中,不过文物不仅限于这些东西。

  像是皇史晟存档的历史档案、证物遗迹,就是现在所说的文物,而人们出去旅游,经常会看到一些名胜古迹的入口处写有国家保护文物的字样,这些名胜古迹就是文物,它们是无法进行买卖的。
  另外一个区别就是,古玩首先看重的是它的玩赏性,突出了一个“玩”字,其价值还在于一个“古”字,也就是具有一定的时间磨砺和收藏价值。
  很多历史上曾经大量流行、出产过的工艺品,像是陶瓷、珠宝、器具等,这些工艺品并不能够代表整个历史或具有特殊历史价值,也并非证明某历史名人的经历生活,也不能代表历史中的艺术、工艺、科技的典型成就。
  就像是胖子他们村里祠堂中用以祭祖的瓷碗,三炮他祖奶奶年轻时用过的烟枪,琐琐碎碎,虽无出奇却也温润雅致,这些显然很难与文物牵上什么瓜蔓,但它们却是可以被称之为古玩。

  至于古玩又被称之为古董中的“董”字,其实就是“懂”,收藏者、玩赏者需要一定的辨识鉴赏能力,或者见于玩中获得、提高自己的鉴赏能力,古玩和古董这两者是相通的。
  而文物,却是不一定具备古玩的这些特性。
  打个比方说,朱元璋算是历史上的名人了,但是他的墨迹、或者他戴过的一个旧斗笠等等物件,基本上是没有什么赏玩或艺工艺价值的,谁都知道朱元璋是和尚出身,当了皇帝之后曾经把他当年的物件都归拢在一起给收藏了起来。
  但是这些东西,很难称得上是什么古玩,即便后人收藏了它们,也不是重其赏玩价值,只看重它们的历史意义、历史价值,这东西无论收藏在博物馆或个人家中,都应该属于文物类,在很多博物馆内都可以看到。
  古玩和文物最难界定的,应该是两者之间的重叠部分,具有两重性的物件。
  因为这些物件既有强烈的历史意义,又有非凡的艺术玩赏功能,像是顾恺之的画、王羲之的字、清朝的古月轩、明朝的宣德炉、商彝周鼎、秦玺汉碑,而现在众人面前的这幅画,也正是如此。
  “老爷子,您的意思是这画,既算是古玩,又算是文物了?”
  听余宣说了一阵子,胖子有些明白了,脸上顿时变了色,开口问道:“逸哥儿花了那么多钱买来的东西,那岂不是就砸在手里了?不是说不准买卖文物吗?”
  在古玩市场里,胖子最常看到的一个条幅就是打击走私盗窃贩卖文物,所以他心里一直都认为,文物是不能买卖的。
  不仅胖子是这么认为的,就是做了好几年古玩买卖的满军,此时也是一脸的疑惑,他以前所卖的一些够得上文物级别的物件,基本上都是私下里交易的,当然,这些物件大多都是新出土的东西。
  “谁告诉你们文物不能买卖的,除了青铜器一类的东西,只要是来历合法的物件,都能买卖……”
  看到胖子一脸不忿的样子,孙连达开了口,“继承的,从文物商店购买的,从经营文物拍卖的拍卖企业购买得到的,个人合法所有的文物相互交换或者依法转让这些文物,都是合法的,还别说,方逸你那大哥倒是挺有远见的……”
  按照文物法的规定,新出土和来历不明的文物,都是要归于国家所有的,方逸的这批古董要不是在缅甸的拍卖行转了一道手,那也会被归类于来历不明文物的范畴。

  但是现在有了那些拍卖证书,方逸的这些文物就可以在国内流通了,不管是上拍卖会还是私下里交流,都是不受文物法所限制的。
  “那就好,吓了我一跳,要是不能卖的话,那逸哥儿可就惨了……”听到孙连达的解释后,胖子不由拍了拍胸口,他们可是都知道,这些东西几乎让方逸花光了手里所有的钱。
  “没什么惨不惨的,不能卖就留在手上玩好了……”
  方逸对此倒是无所谓,他购买这批古董的目地,也并不是为了从中牟利,而是觉得属于中国的文物,应该还回到国内,而且彭家也不会收藏保存这些东西,再过上一些年,很多物件怕是都要损毁掉了。
  “好,好,好!老师没看错你!”
  听到方逸的这句话,孙连达连喊了三声好字,作为一个文物工作者,方逸的话无疑让他很是高兴,功利心太重的人,是无法在文物鉴定这个行当里走的太远的。
  “方逸,这幅画交给老师来修复,等修好了,是留是卖你自己决定……”
  孙连达并不是那种见到好东西就想着要捐献给国家的迂腐心性,这些物件都是方逸买来的,他自然有权利再卖出去,不过见到残破的文物,孙连达却是将修复的活给揽了过去,这也算是他的本职工作。
  “老师,这些字画都有残损,全都交给您吧……”听到孙连达的话,方逸连忙说道:“我正好能跟着您学习一下修复字画的手艺,卖不卖的以后再说吧……”
  “嗯,快点把字画都给取出来吧,封在箱子里很容易受潮的……”孙连达闻言点了点头,这次他也没袖手旁观,干脆跟着方逸一起来到阳台上,将装有字画的箱子全都给拿到了客厅里。
  “这……这些都是你从彭家买来的?”
  一个小时之后,当所有的木箱都被拆卸开来,那些尘封已久的字画呈现在孙连达和余宣面前的时候,两个老人的神情都有些呆滞,因为他们怎么都没能想到,往日里只能在京城博物馆或者是文物图鉴里看到的字画,竟然如此直观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日期:2016-10-09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