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1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倒还不算什么,最让人头疼的,是有的人占了便宜也就算,而且根本不感激你。
  甚至还会有人不但不感激你,而且还觉得理所应当,甚至对你这般出风头而心存忌恨——倘若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事儿可就让人蛋疼了。
  不过当陆左抛出黑手双城来的时候,海常真人却是第一个反对。
  他说别人不知道,小陈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他一说话,立刻就有许多人附和,看得出来,有不少人跟黑手双城的关系都不错,不管怎么说,他们都不信黑手双城会害他们。
  更有人对着陆左,直接指出,说陈志程以前对你们可算不错,你们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儿来呢?
  瞧见他们那一脸的不屑,我在旁边,顿时就觉得心中有几分憋闷。
  难怪依韵公子不肯过来,看来是有先见之明的。
  陆左也不言语,任由这帮人七嘴八舌地说着,好一会儿之后,众人感觉到了异常,下意识地停止了讨论,看向了陆左,他方才说道:“如果不是黑手双城,那么空间通道又是谁封了的呢?”
  布龙真人有些诧异地说道:“那封闭的空间,难道不是地底的无名怪兽弄的么?”
  旁边的杂毛小道忍不住笑,说不管如何说,我们的人里面,肯定是有内应的,要不然那些剑主也不可能这么恰当时机的介入其中,而且后面的一些列事情,都有人故意的成分在,这一点,你们应该要保持独立的思考能力,好好想一想。
  布龙真人犹豫了一下,说会不会有可能是民顾委的陈应龙主席?

  陆左一脸严肃认真地说道:“陈主席可是死了的,你别往一个死人的头上泼脏水。”
  布龙真人说这就是对方的阴谋,想来一个死无对证,让我们无从查起,然后相互怀疑,乱了阵脚,最后再想办法将我们一网打尽……
  陆左忍不住了,嘴角一挑,说真人好强的联想能力……
  他这话儿是讥讽,然而布龙真人仿佛听不出来一般,居然还谦虚了两句,弄得我都想翻白眼了。

  好在旁边的善扬真人是个明眼人,看出了陆左等人的不耐烦,于是中止了这个话题,说这件事情十分复杂,等出去之后,好好查一下这件事情背后的一系列事情,包括是谁在推动天下十大的评选,以及为何会把候选人弄到这儿来考核等等事情弄清楚,说不定答案也就出来了。
  海常真人点头,说善扬道兄这话儿说得对,当务之急,是我们得先离开这个地方,回到现实世界之中去,方才能够将事情查个清楚。
  其余人纷纷出言称是,显得有些焦急。
  听见众人避重就轻,准备施展出中国人的中庸之道,来把这事儿和稀泥,陆左的表情没变,不过我能够感觉到他的不满来。

  既然是不满,他也不搭理这一茬儿,不得已,海常真人不得不厚着老脸跟陆左询问起来。
  陆左摸了摸下巴,没说话,而旁边的杂毛小道则开口说道:“禁锢住这岛屿的,是那头地底之下的远古神魔无名,现如今它把我们制服拿下之后,那捣乱的力量已经不见了,只不过隔离既成,故有的力量存在,想要打破,十分艰难……”
  屈胖三没有等他把话说完,直接开口说道:“目前有两个方法,第一,就是等待我们这里面的人,有人修行出足够打破空间禁锢的能力,重建空间通道;第二则是选出三个具有牺牲精神的强者,破碎空间,引爆节点,让空间破碎,我们就能够掉落大海,重回世间。”
  啊?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众人都愣住了。
  这般死一样的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有人艰涩地问道:“打破空间禁锢的能力,目前为止,谁有希望修行出这般的境界?”
  听到这问题,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心目中修为最高的江湖宿老,也就是海常真人和善扬真人。
  然而两人却都不约而同地摇了头。
  海常真人说道:“即便是地仙,也未必能够有这般强力的手段,我不如也。”
  善扬真人虽然没有说话,不过却也默认了他的说法。
  这时那人看向了提出这个问题的屈胖三来,那家伙这回倒也没有卖关子,而是指着旁边的王明,说若是给他十年时间,必能修行出那般的手段来。
  啊?

  这时大家方才认真打量起话语不多的王明来,而王明则平静地点了点头,说我应该没问题。
  海常真人心悦诚服地说道:“若是王明,我觉得也可以。”
  有了他的点头确认,这事儿便已经敲实了,而直到此刻,大家方才听出了这话语里的弦外之音来。
  那就是十年之后的王明,或许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强大。
  这个事儿听在耳里,着实有些刺耳。
  要知道,在场的这些人里,个个都是不知道修行了多少年的老前辈,如今却给一个年轻人反超,着实有一些不好听。

  也有人对那十年之期有些不满意,说在现实世界还有诸多急事,恨不得现在就走,哪里能够等得了十年?十年之后,黄花菜都凉了……
  屈胖三笑了笑,说这不是还有第二个方案么?
  接着他举了好几个例子,譬如普陀山的海天佛国,比如青城山,比如邪灵总坛,等等。
  这些地方,洞天福地被打破了,人们便跌落在了离那洞天福地通道最近的地方,尽管动荡,还有许多不可预测的可能,但却是最快回到现实世界的途径之一。
  不过员峤岛要比例子里面的地方要大上许多,即便是找到了节点,布置了引爆法阵,也得有人主持。
  最主要的,就像是中药的药引一般,需要有人自愿牺牲自己,引爆节点。

  听到这话儿,大家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好一会儿,海常真人问道:“真的需要三人之多么?”
  屈胖三说我的计算就是如此,这还是最低的标准,如果有所意外的话,还需要更多的人。
  这时那西北马家的马烈日问了,说那谁去呢?
  听到这话儿,陆左笑了,杂毛小道也笑了,王明和我,还有我们这一堆的人都笑了。
  唯有屈胖三没有笑。
  他平静地说道:“大家这一路走来,也看到了,当你们在前进基地里面安享宁静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这儿拼死,给大家除却了无数的隐患,不但诛杀了五名剑主,杀了被你们放走的户田尹,击杀了成百上千、几千的异兽之外,最主要的,是将那头远古神魔都给诛杀了,而为此我们付出了最为惨烈的代价——惠华师太战死,大通禅师和古二爷双双残疾,陆言、平沙子甚至我们几个,全部重伤垂死……”

  说完这些,他平静地看着周遭众人,说若是选第二个方案,那就需要毫无贡献的各位,有人站出来了。
  他说完这话儿,众人又是一阵沉默。
  事实上,这样的沉默已经持续了好几回,不过这一次结束得比较早,有人在后面嘀咕了,说凭什么让我们来啦?天塌下来个高儿的顶着……
  听到这话儿,屈胖三的目光穿过人群,看向了对方,说阁下是前来争那天下十大的,如何这般胆小?
  日期:2016-10-09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