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1999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汪铭山此时没办法计较那么多,一把将司徒清的右小腿裤管掀了开来,到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被狗咬的牙印。
  “没有伤口啊。”汪铭山开口说道。
  听到汪铭山的话,司徒清这才停止了惨叫,赶紧看了看自己的小腿肚子的位置,确实没有发现什么被狗咬的伤口。
  “咦?刚刚明明被那条死狗咬了一口啊,怎么伤口又没了?”司徒清奇怪的自言自语道。

  仔细感受了一下,腿上确实没有痛感传来,难道刚刚那条狗并没有咬自己?
  那自己惨叫半天是为了什么?
  汪铭山也无语至极,要不是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汪铭山甚至都会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碰瓷来的。
  司徒清看了看自己的裤管子,上面还有一些大黑残留着的口水,看起来恶心至极。
  “汪叔叔,你看,这就是那条狗留下来的口水,它刚刚确实想要咬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没咬了,我被吓到才会叫出声。”司徒清指着裤管子对着汪铭山说道。
  汪铭山知道司徒清这是要讨个说法,汪铭山也正准备这样做,除开讨好司徒家族这个原因而言,司徒清是汪铭山邀请到这个茶楼来作客的,被人恐吓了作为东道主的汪铭山自然要上前讨说法。
  汪铭山这才站起身来,目光审视着我的全身,似乎想要从中看出我的身份。
  毕竟魔都就这么大,能够在八仙茶室出现的人肯定是在魔都之中有权有势的人,汪铭山得分清楚局势才好开口。
  但是汪铭山却没有从我的外表看出什么,这才一脸严肃的对着我开口问道:“敢问这位朋友叫什么名字?”
  因为汪铭山不怎么介入魔都几大家族的斗争之中,所以他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
  汪铭山不认识我,不代表这里的人都不认识我,八仙茶室也有知道我身份的人,再看到汪铭山的态度,心里开始为汪铭山默哀了。
  “张成。”我笑着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听到我的话,汪铭山轻轻的皱了皱眉头,他只觉得这个名字听起来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但是却一时半会儿记不起来了。

  没有想明白我到底是谁,再加上身后的司徒清催促,汪铭山脸上阴晴不定的看着我说道:“朋友,你纵狗咬人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说法?”
  汪铭山在魔都很有名气,算得上是一个明星企业家,自认为面子非常大,所以没必要在我面前低声下气。
  而且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汪铭山要是不在我身上讨一个说法的话,岂不是让汪铭山很没面子?
  “首先,我没纵狗,是大黑自己跑过去的。而且,他似乎并没有被大黑咬到吧?怎么能叫做纵狗咬人呢?”我笑眯眯的看着汪铭山说道。
  大黑这家伙越来越阴险,竟然还学会吓人了,给它一点时间,这家伙不得扶摇直上九万里啊?

  汪铭山眉头一皱,他没想到我竟然会是这么个态度。
  汪铭山自认为他在魔都的名气不低,能够到达这个层次的人,想必不会不知道他的身份吧?
  但是我却依然不给汪铭山面子,并没有想要道歉的想法,难道我并不认识他汪铭山?
  或者说,我知道但是我根本不怕他汪铭山?
  汪铭山当然是不会相信后面一种想法的,在他眼里,我只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而已,这种年纪的人最容易看走眼了,所以汪铭山根本不需要害怕我身后是否有着不惧怕他的能量。

  “但是这条狗是你带进来的,这里是茶楼,是能够带宠物进来的吗?”汪铭山冷哼一声对着我说道。
  汪铭山知道,如果不将这件事情解决好的话,司徒清肯定有情绪,到时候没准自己想要与香港司徒家族合作的想法真的就得泡汤了。
  还好的是,汪铭山认为这场小闹剧我是不占理的一方,无论怎么看,汪铭山要讨一个说法都是说得过去的。
  “聚仙阁哪里有规定是不能带宠物来的?而且大黑并不是我的宠物,如果你愿意的话,将它看作我的朋友也可以,你不愿意就当我没说。”我耸了耸肩开口说道。

  一般来说公共场合都不允许带宠物,这属于潜规则一类,但是聚仙阁茶楼确实是没有明确规定这一条的,毕竟现在的有权有势的人都养宠物,并且都喜欢整天将自己的宠物牵着到处走,万一出这么一条规定将那些客人惹恼了人家不在聚仙阁消费了怎么办?
  我倒不是无理取闹,我承认我带大黑过来确实是我的不对,但是那个司徒清说的话实在是难听,所以我决定给他一个教训。
  没想到教训是给了,倒是将汪铭山给牵扯了出来,他一上来就要我给个说法,我自然是不可能那么容易妥协的,毕竟汪铭山与夏家之间有着联系,也就相当于是我的对手。
  给对手道歉?
  对不起,我张成的这个道歉还真没那么廉价。
  听到我的话,汪铭山的脸色冷了下来,因为是有名的企业家,此时的汪铭山还真有一副上位者的风范。
  “那也就是说朋友你要胡搅蛮缠了?”汪铭山声音冷淡的说道。
  “我倒不是胡搅蛮缠。”我笑着说道。

  “可能你也清楚吧,刚刚是这位西装男先对我的大黑口出不逊的,我家大黑在这里谈情说爱又没惹到他,他凭什么对着大黑大吼大叫?你让他先给我家大黑道个歉,我再给他道歉,你觉得怎么样?”
  我话说完,大黑还坐在我身边趾高气扬的瞥了司徒清一眼,然后不屑的转过了头。
  司徒清简直快发疯了,先是被这条狗无视,然后又是恐吓,现在这条狗竟然还鄙视自己!这狗到底是不是狗啊?
  要不是想着自己的身份,司徒清都想要上去找大黑理论一番了。
  听到我的话,全场的人都诧异的看着我,各自脸上带着精彩的表情。

  跟狗道歉?
  是有多无聊的人才能心生这个想法啊?
  汪铭山脸色铁青,他觉得我这是在侮辱他们,而司徒清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他是堂堂司徒家的公子,怎么可能给一条狗道歉?
  “你简直是在无理取闹,我怎么可能会跟一条狗道歉?”司徒清气得脸色通红,指着我开口说道,不知道是被我气到了还是什么,司徒清此时竟然在浑身发抖。
  “你看你看。”我对着汪铭山耸了耸肩摊开手说道。
  “他一点知错的觉悟都没有,还怎么让我给他道歉?”
  怪不得这家伙刚刚一副看乡下人的样子看着我呢,感情这家伙是从存在了百年的香港司徒家族里面走出来的,有着这重身份,确实有足够资本看谁都是乡下人。

  “简直是可笑,我汪铭山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是头一回见让人给一条狗道歉的。”汪铭山怒笑道。
  日期:2016-04-24 08: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