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7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夜晚带班和白天上班期间,身为享受副科级待遇的看守所所长,竟然和陌生女子在酒店进行龌龊勾当,难道不该接受调查?现在已经有证据表明,乔晓光涉嫌接受他人财物并吞没单位款项,难道不该接受审查?对于这样一个人,还在进行无原则的维护,这是你一个副局长该做的事吗?”
  张天彪脸上神色尴尬无比:“孟组长,你这要是不说,我还真不知道。乔晓光的确可恨,应该接受相应的调查和惩罚。不过,如果领导不让把何喜发关到拘留所的话,也就不会有这事了。是不是应该把这个因素也考虑进去?”
  不等孟克说话,楚天齐抢先开了腔,不过他不是对着张天彪,也不是对着孟克说,而是把头转向曲刚:“老曲,当时关于何喜发的安置,我原话是怎么说的?”
  曲刚想了想,长嘘一口气:“你说让我给何喜发找一个合适地方。”说着,他把头转向张天彪,“天彪,我和你也是这么说的,是你说要把何喜发关到看守所的。”
  “是吗?”张天彪咬牙道。心里话: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你老曲算是完蛋了。
  孟克再次说了话:“这两次被动的事情,有的班子成员既是麻烦制造者,也是主管领导,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不是该回避一下啊?”
  “你……”张天彪喊出一个字,然后无奈的站起身,向外走去。他心里暗骂着:一根筋,你他娘的也是帮虎吃食。
  待张天彪出去后,孟克接着说:“何喜发被打,也反映出看守所领导班子力量薄弱,甚至存在渎职和不作为现象,建议进行调整。副局长张天彪在上丨访丨现场言语不当,致使矛盾激化,也造成了我们现在工作被动。同时他对何喜发被打一事,也负有不可推卸的经办与领导责任。纪检组建议,勒令张天彪在全局大会上做深刻检查,并提请组织部门对其职务进行调整。另外,……”

  好不容易等到孟克话音落下,曲刚忙道:“局长,我可以说两句吗?”
  楚天齐点点头:“当然可以,大家都是要发表意见的,既然你想先说,那就先说好了。”
  曲刚说了声谢谢,发表起自己的看法来:“我认为……”
  会议室里,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现在可是切蛋糕的时候,谁也不想让自己那份被别人拿走,而且还想着多得一些呢。

  常务副局长办公室。
  曲刚坐在椅子上,叼着烟卷,用力吸着。
  张天彪在地上来回走动着,他走过的地方满是多半截的烟蒂。
  曲刚皱着眉头道:“天彪,别转悠了,转的我直眼晕。”
  张天彪没理这个茬,而且故意加重了走动的声音,步伐也快了好多。
  “你别转了,行不行?”曲刚厉声道。
  张天彪终于停下来,冷默的看着对方:“曲大局长,真是耗子扛枪窝里横,就知道拿自己兄弟出气。不,你现在已经不拿我们这些人当兄弟了。”
  曲刚无奈的说:“天彪,怎么这么说话?我那不也是万不得已吗?再说了,谁让你……”
  “曲大局长,我替你说吧。”张天彪不耐烦的打断了对方,“你肯定会说,要不是你张天彪在上丨访丨现场说话不当,要不是你张天彪把人关到看守所,要不是乔晓光不争气,就不会这么被动。”

  曲刚赶忙插了话:“天彪,确实是这么回事。要不是……”
  “要不是,要不是,怎么那么多‘要不是’?”张天彪再次抢过了话,“我承认乔晓光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我也承认我自己有时说话不注意。可你就没想想?何喜发跑了好几个月,怎么就回来了?他姓楚的怎么就能巧遇对方?我是想明白了,靠山村的事他早就知道了,去**市其实就是找何喜发。县政府挑我说话的毛病,把那个破事甩给我们,其实正好合了他的心意,可你不但被人当枪使了,这事还成了你我的把柄。人家为了各方讨好,把你踩在脚下,你可不要也让弟兄们做了人肉梯子呀。”

  曲刚叹了口气:“哎,天彪,话不能这么说,看事情要看长远,要……”
  张天彪再次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还是我替你说吧,你肯定要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忍两、三年,等姓楚的走了,位子就空出来了。可你想过没有,两、三年会发生多少事,到时你还有那个机会吗?而且你发现没有?现在人家已经开始夺权了,正在一步步的剪掉你的羽翼,我张天彪今天的下场,很可能就是你曲大局长明天的遭遇。他本来早就想调整人事,这次只不过是借机生事而已。”
  “天彪,即使人家是借机调整人事,可这机会也是我们送人家的。再说了,我在会上尽力争取,最终不是也没递交调整你职务的申请吗?天彪你放心,只要有我曲刚在,只要我手里有了权利,一定不会忘了这帮兄弟的。”曲刚说这话时,声音非常低沉。
  “曲哥,我相信你的为人,知道你不会不管我们,可也得有那个实力呀。本来我们身旁就有一匹狼,那个老白毛时刻都想咬我们一口,现在又来了一个不吐骨头的猛虎,我们还能有好日子吗?曲哥,好好想想吧。让我在全体干警面前做检查,我还有什么脸呀,哎。”叹了口气,张天彪步履沉重的走出屋子。
  身子猛的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曲刚自语着:“难道我错了?”

  现在曲刚之所以配合楚天齐,主要是因为牛斌有令,而且斗了几次也没斗过那个小年轻。更重要的是,他想着把小年轻熬走,到时顺利上*位。他认为借调干部也就在这儿待个两、三年,在此期间好好与其合作,既巩固实力,到时也能得到小年轻的推荐。可经张天彪这么一说,他却含糊起来,一时不知怀柔政策是否有错,也不知以后该怎么办了。
  新的一天开始,一周又快过完了。
  曲刚今天到局里比较早,因为今天是星期五,是山林租赁纠纷一案二次开庭的日子。在上周五,楚天齐曾和曲刚交待过,要曲刚去旁听这次开庭,当时曲刚爽快的答应了此事,但今天他却不想去了。他之所以想反悔,也是有原因的,只是要如何巧妙推掉此事,还需要考虑一番。
  牵头处理山林纠纷一事,既是情势所逼,曲刚也有自己的算盘。
  六月十八日那天,是靠山村村民上丨访丨的第二天,当时由于各种原因,导致村民和曲刚发生了对峙。后来楚天齐赶到,现场情势才有所缓和,曲刚也得以脱身,去参加县领导召开的专题会议。

  在会上,县领导让公丨安丨局牵头处理此事,并给扣了一个帽子:张天彪说话恶劣,导致上丨访丨群众情绪激动,矛盾激化,县公丨安丨局脱不了干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