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6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装束的历史缘由,陆羽倒是知道,在日本的江户幕府时代,社会上武士盛行,民众普遍崇尚武士道精神,当时的日本武士的打扮就是头顶一个发髻,然后在额头缠一圈白布条,身着和服。
  从那个时代起,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就成为日本的国民精神传统而流传至今;现在的人不可能再梳发髻了,于是只留下了在头上缠个白布条的习惯。
  日本人自称是大和民族,大和魂就是大和民族应有气概的意思。扎布条则是为了宣扬斗志,基本上除了眉心一个大红点看起来十足膏药布之外,还有的会写上繁体的“必胜”两字。
  明白缘由归明白缘由,第一次见到这么古怪的装扮,陆羽别的都觉得没啥,就是觉着好笑,看起来真他妈滑稽,他心想。
  哪有人在额头上贴他妈一个狗皮膏药的啊。
  他没憋住,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支那猪,在宗望宗主的灵位前,你还笑的出来!还不跪下,忏悔你得罪过,我们还可以赐你一个全尸!”
  正在此时,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人骂道。
  “宗望宗主的灵位?”
  陆羽眯起眼睛,仔细看着,正前方位置,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上面摆设着水果整鸡等祭品,在上方,果然是个灵牌,正是新阴流前任宗主柳生宗望的。
  “妈拉个巴子,我是觉着这帮人的装束,怎么这么奇怪,跟小爷平日里见到的武士服不一样,原来全是丧服,怎么,这是想在这里杀了老子,以告慰柳生宗望这死鬼的在天之灵?”
  他心里想着,面对小胡子的叱问,眉宇间,倒是丝毫不见慌乱。
  站在门外,陆羽也不急着进去,抱着手臂,淡声道:“去你大爷的,小爷我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华夏男儿,会给你们一群倭狗下跪?倒是你们,怎么的一见到老子就长跪不起?我可丝毫担待不起。”
  跪坐本是日本人沿袭的华夏古礼,不过从舒适的凳子被发明后,跪坐就在华夏渐渐销声匿迹了,倒是日本人更加不知变通,还一直沿袭了过来。

  现在形势看来,所有日本男人全都跪着,就只有陆羽站着,倒还真是如他所言,一见他就长跪不起。
  此话一出,等于同时挑衅了屋中几十个日本武士,顿时八嘎之声络绎不绝,不少人眼眶的泛红,就要拔刀而起。
  这帮武士终究还是没有立刻动手。
  坐在正中,一个仪表卓越、气度不俗,留着长髯的中年男子摆了摆手,笑道:“诸君,稍安勿躁。”
  想来此人极有权势,他一挥手,果然其他毛毛躁躁的日本武士们都淡定了下来,低眉垂首,闭目养神,对于陆羽,视而不见了。
  陆羽打量着这个中年男子,看面相,倒是跟死在他手里的柳生宗望有五六分相似,如此的话——
  他拱拱手,淡声道:“阁下就是柳生宗翰?”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挥挥手说道:“陆君原来是客,且进来饮茶。”
  “却之不恭。”
  陆羽点点头,示意魏文长和御堂纱织就呆在门外。
  他自己独身一人大踏步走了进去,刚一进屋,里面闭目养神的武者,全都双眼圆睁,眼冒杀气看着他,看这架势,似乎一言不合,就要拔刀将他砍成肉泥。

  陆羽却是视而不见,眉宇间神色更是浑不在意,大咧咧到了柳生宗翰面前,撇撇嘴耸耸肩,有些不满的说道:“柳生宗翰,你这人好生不知道礼数,小爷大老远来,茶水未见一杯也就罢了,怎么练凳子都没有一把?”
  “支那猪,就凭你也配坐凳子?”
  一个挑衅的声音传来,又是刚才那个出言不逊的小胡子。
  “老子如何没有资格?”陆羽眯着眼看着他,目光幽澈逼人,如两道闪电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小胡子冷不丁被陆羽一看,只觉浑身毫毛都炸了起来。
  此刻陆羽在他眼中,可真如怒目天神一般。
  “我,我——”他一时结巴起来。
  陆羽懒得理会他,只看着柳生宗翰。
  “来人,给陆君搬凳子。”柳生宗翰拍了拍手。
  不多时候,边有人搬来一把太师椅,陆羽大喇喇坐下,好整以暇看着柳生宗翰,丝毫不见紧张不说,竟是有些反客为主的意味。
  “陆君,你可是要喝茶?”柳生宗翰冷笑着问。
  “一路走来,口干舌燥,当然要喝。”陆羽点点头。
  “很好。”柳生宗翰点点头,拍拍手,吩咐道:“上茶!”

  话音落下,便迤逦进来四个和服美女,往那里一站,摇曳生姿。身材俱是娇小玲珑,皮肤说不出的白皙,面孔精致。便是穿着和服,都可以看得出玉腿修长,酥-胸饱满,四位美女,梅兰竹菊,各有特色。让人赏心悦目。
  四个和服美女,分别捧着茶具,便开始分工泡茶,工序繁琐,动作却带着一种奇特美感。
  不多时,一个美女捧着一杯茶,半跪在陆羽面前,说道:“陆君,请用。”
  “支那猪,当心毒死你!”那小胡子又叫嚣道。
  陆羽不以为意,端起这杯茶,浅浅抿了一口,只觉茶香沁人心脾,果是好茶。
  “陆君,你既在喝茶,可知道我们日本的茶道?”柳生宗翰问。
  “日本茶道之精髓,当在和敬清寂四个字上面。”陆羽回道。
  “陆君此话不错,难道陆君也是我们大日本茶道精神的仰慕者?”柳生宗翰问。
  陆羽毫不犹豫摇了摇头。

  他接着说道:“宗主这话说的,你们日本所谓的茶道,不都是跟我们华夏学的么,只是我们华夏人没你们那么矫情,什么玩意儿都要捣鼓成这个道那个道,但比饮茶的话,华夏人还真是你们的老师,就是茶叶,不也是从我们华夏传到你们日本的么。”
  柳生宗翰冷笑道:“陆君此言差矣。茶叶是从你们华夏传过来的不错,但轮茶道,我们大日本才是当世无双,大日本的茶道,才是真正的茶道,你们华夏人饮茶,不过是暴殄天物罢了。”
  “宗主这意思,可是想先跟我论茶?”陆羽问。
  柳生宗翰整理了一下颔下美髯,眯着丹凤眸子,反问道:“说起来,我还没有问陆君,陆君千里迢迢,从华夏入我日本,不知道所为何事?是因为宗望宗主死在你得手上,专门前来忏悔你得罪孽,还是仰慕我大日本的文化,前来拜访学习?”
  陆羽耸耸肩,盯着柳生宗翰:“你真要听?”
  “当然。”柳生宗翰点点头。
  “都不是。”陆羽唇角微翘,“柳生宗望死有余辜。死的好,死的妙,死的呱呱叫,我忏悔个屁。至于你大日本的文化,在我眼中更是一文不值,不值一提。我仰慕个屁。我此行的目的——”
  陆羽说到此处,整个道观里面的气氛,已经变得极为凝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