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1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话儿,无论是大通和尚,还是古二爷都为之动容,说真的?
  屈胖三在旁边佐证,说是真的。
  我也说道:“不知道你们认识一个叫做洛小北的女孩子没有?她的外公是王新鉴,前代的邪灵左使。”
  古二爷说道:“如果不知道?天王左使且不说了,洛小北可是当今最为著名的法阵师,当初她姐姐洛飞雨也是因为她,方才叛出的邪灵教。”
  我点头,说洛小北出邪灵教,一只手臂曾被斩断,但是服用了那物,手却已经长回来了。
  古二爷问道:“那物哪里有?”
  我拱手,说在下知道一地,回头离开这儿,尽力帮两位找寻。
  听到这话儿,原本脸如死灰一般的两人莫不是喜笑颜开,十分激动,说有劳陆言小哥了。
  屈胖三和我劝慰住两位重伤之人,稳定情绪,然后又问起后面的事情,才得知上面这儿抵住了一波又一波的进攻,屈胖三用无数黄金和珠宝重新布置在圣心殿中的“十方俱罗大恐怖阵”,最终也是悉数溃败,最终进入了正面相搏的境地。
  在无尽兽群的攻击之下,七位剑主发挥了极为恐怖的战斗力,大通和尚和古二爷都是在那个时候受的重创。

  事实上,不止这两人,其余人也都到了极限之处。
  并不是他们不强,只不过那些异兽源源不断,实在是杀之不绝,众人都有些疲乏了。
  而在这样的拼杀之中,也有五位剑主殒命于此。
  无论是陆左,还是杂毛小道,又或者王明,都是当世之间的顶尖强者,即便是在这样巨大的压力之下,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这帮剑主到底还是轻了敌,方才会送去性命。
  就在大家觉得有些难以为继的时候,突然间那些异兽潮水一般的退下,而随后没多时,我们也出来了。
  事实上,战斗也是刚刚结束,大家都来不及收拾。
  大殿之中,除了我们这一块儿还有一些空地,其余的地方,已经被无数的尸体给堆积,小山一般。
  圣心殿的顶儿之上,不知道破出了多少的洞,我还瞧见了许多雷击的落点,一片焦黑。
  显然杂毛小道也使用过了神剑引雷术。
  这上面的战斗,远比我们下方更加激烈,若不是有陆左、杂毛小道和王明这三人当定海神针,只怕早就崩溃了。
  陆左倒也是个沉稳的性子,谈完了自己这边,方才问起了我们的情形来。
  事实上,从我们带着平沙子出来的时候,他脸上的疑惑就有了。
  平沙子在,就说明了我们之前的计划落了空。
  因为平沙子若是使出了天人五衰,就不可能活着出来。
  天人五衰这种玉石俱焚的顶级手段,可不是开玩笑的,你想退,未必能够退得出。

  事实上,如果真的施展出了,我和屈胖三也未必能够退出。
  那是在搏命。
  而此刻异兽退却,说明无名那边是搞定了,但平沙子没有死,说明没有使用天人五衰。
  那么到底怎么回事呢?

  不光是陆左,在场的所有人都十分好奇。
  我没有开口,留给屈胖三来说。
  毕竟他才是大腿。
  然而屈胖三在我与他两人之时,对我毫不留情的讥讽,但当着众人的面,却极为给我面子,微微一笑,说这一次,还真的得亏了陆言,若不是他,只怕我们大家可就都死了。

  呃……
  这一顶高帽子戴上,众人惊诧的目光望过来,我顿时就好像是三伏天吃了小雪糕,那叫一个美。
  屈胖三说我之前的时候,觉得陆言应该不够格跻身天下十大,但这回我觉得不管如何,那里面都得有他一个位置。
  杂毛小道没有陆左那般能忍,说到底怎么回事,你别卖关子,赶紧说啊。
  屈胖三说别担心,那杂种给我们控制住了,再也使不出幺蛾子。

  陆左不愧是苗疆蛊王,眼睛一转,立刻就把握到了关键的东西,看着我,说陆言,是小红起了作用,对吧?
  我可不敢像屈胖三那样故弄玄虚,点头说对,它现在正包裹着无名的本源力量,无名已经不足为无惧了。
  听到这话儿,陆左使劲儿一拍大腿,兴奋地说道:“嘿,真是太好了。”
  屈胖三在旁边浇冷水,说高兴得别太早了,我们现在未必能够离开这里,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无名在泯灭之前,跟我们说过,就算是弄了他,也未必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

  所以屈胖三才会说如何离开这里,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但是对于陆左来说,没有了博望峰下的远古神魔,我们的生存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而如果是这样,在有一个稳定环境的情况下,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慢慢来商量。
  毕竟另外一个最大的敌手,也就是那一帮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剑主,在这儿也撂下了五具尸体。
  这一次的进攻,按理来说应该是决战了,即便是那帮人再隐藏实力,也会祭出最强的力量来,否则无名绝对不会答应。
  也就是说,那帮剑主的损失,已经到了基本上失去战斗力的境地,只要不落单,问题应该就不算大。
  形势一片大好。
  确定了这一点之后,屈胖三跟大家具体地聊起了下面的情况来,讲到了户田尹的出现,讲到了平沙子的遇袭,讲到了我的拼死,讲到了他的定锤之音,最后讲到了聚血蛊小红的逆转战局,以及此时此刻的情形……
  在场的,除了我们五人巨头之外,还有平沙子、依韵公子、元晦大师、大通和尚和古二爷一群人。
  他们并不知道我拥有聚血蛊的事情,但是身为江湖上成名已久的老一辈,都知晓一件事情,那就是曾经天下修行三圣地之一的苗疆万毒窟,当时的创始人,就是拥有着一条聚血蛊,方才能够成就那般的伟业。
  这件事情,稍微有一些常识的江湖老油条都能够知晓,而也是这个时候,他们方才晓得,原来陆左的徒弟,并不只是他的附庸和影子。
  那家伙也是一个狠角色。
  屈胖三没有避开这些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生死之战中结交下来的友谊。
  要知道,活下来的候选人那么多,但是愿意跟着我们留在博望峰这里,守着那远古神魔无名的,却只有他们这几个。
  不管是一开始与我们有嫌隙的平沙子,还是最早针对我们苗疆蛊苗的元晦大师,此时此刻,对我们的态度都是大为转变,这并不仅仅只是生死交战中彼此互救时留下的恩情,还有对于彼此理念的认同和归属。
  道不同不相为谋,只有认可了彼此的理念和人品,方才会在这样凶险的战斗中并肩。
  在众人奇异的目光之中,我既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和认同感,也感觉到了疲倦,之前的战斗,对于我来说,损耗实在是太大了。
  倦意如同潮水一般,一波一波地朝着我脑海里席卷而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